作者:钟煜豪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10/9 9:28:24
选择字号:
放牛娃肖清和回母校北大任教,博士论文后记一度刷屏

 

此前担任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的肖清和回母校工作了。

根据北京大学哲学系网站近期公布的资料,肖清和自今年8月起任北京大学哲学系长聘副教授。值得一提的是,肖清和的博士论文后记讲述了自己从一个放牛娃到北大博士的历程,曾引起刷屏式转发。

  ?

肖清和,1980年5月生,安徽潜山人。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2006年参加北京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联合博士培养计划,2009年分别获得北京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曾获香港中文大学第五届宗教与中国社会研究优秀博士论文奖(2010)、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2011)。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基督教哲学、中国基督教史、汉语基督教文献学、明清思想史等。

2009年毕业后,肖清和先后担任过上海大学历史系讲师、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等,2019年3月任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后于2022年9月至2023年8月担任上海大学文学院党委委员、(挂职)副院长。

2021年,肖清和写于2009年的博士论文后记曾走红网络。这篇引起舆论关注的后记来自其论文《“天会”与“吾党”:明末清初天主教徒群体之形成与交往研究(1580-1722) 》,作者讲述了自己本是一位放牛娃,从安徽潜山一个小山村出发,最后考入北大。

肖清和在文章中写道:“在我上学的22年(1987-2009)中,充满了坎坷与风雨。7岁时,母亲想让我上一年级,因为交不起钱,只好先上幼儿园,荒废了宝贵的一年时间。12岁时,家里勉强让我上到五年级。差一点因为交不起考试费用,而失去参加小升初考试。班主任老师来我家做工作,可是,实在没钱。结果,班主任老师代我交了钱。我考了全乡第二名。然而,这个成绩丝毫没有给我带来喜悦。相反,却是无尽的痛苦。因为我不知道我家从哪里弄到学费。”

“人是没法选择自己的出生的。”肖清和写道:“还有一件很屈辱的事,现在想起来,真的让我很痛苦,甚至对人性本善都产生了怀疑。那时我还很小。另一邻家妇女因为和我母亲吵架,结果拿起掏粪的粪勺盖在我头上。在农村来说,这种做法是很恶毒的。其用意也很明显,是希望我永远晦气,永远也不会长大。”

“因为这些背景,再加上这次事件,母亲想到了离婚。我记得,母亲坐在门旁一边哭,一边抚摸我的头。她说以后就没有人照顾你和弟弟了,你长大了,要多照顾弟弟。那时,我11岁。母亲走了。留下孤零零的我,还有6岁的弟弟。”

幸而肖清和的母亲并未放弃,顶着周围人的怀疑、敌意与仇视,与改嫁后的丈夫一起坚持让作者继续上学。“母亲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她不能死,她要忍,她要坚持,因为她要让我上学,她要让她的两个孩子好好活着。”作者写道。

“上天眷顾可怜人。我竟然被北大录取了。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北大在安徽招的23个文科学生里的最后一个。我还从别人那里知道,我们县重点中学有个复读的学生分数比我还高,但没有被北大录取。我是打心眼里感谢那一年北大在安徽的招生老师。是这位老师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肖清和感慨:“我考上北大的消息传到了小山村。村里人不知所措。或许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我会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也不会想到从小受到晦气的我会有这么好的成绩。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情况往往就是这样。村民们变得比谁还快。他们马上给我家送礼,还张罗了要送我上学,见面了还时常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要知道,在考上之前,我几乎没在他们家吃过一次饭。那种感觉真是太讽刺了。”

文末,肖清和愧疚写道:“直到今天,除去在香港的两年,我在北大整整生活了8年。期间,欢乐多于泪水,幸福多于痛苦。但是,一想到家里的情况,忍不住还很痛苦。尤其是想到自己还没有能力让母亲安享晚年,心中甚是愧疚。”

据钱江晚报当时的报道,有知名学者推荐说,这篇后记曾在博士生圈子流传甚广,“其在底层社会所经历的种种人性之恶和苦难中的点滴温暖,曾经让许多与他有相似命运的莘莘学子产生过强烈的共鸣。”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研究阐述钙钛矿量子点最新进展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让屋顶变白是保持城市凉爽的最好方法 他们心里有一盘棋:“精准设计”水稻种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