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BMC Veterinary Research 发布时间:2019/9/25 9:49:54
选择字号:
牲畜中不该被忽视的副结核病,来自48个国家的调查 | BMC Veterinary Research

论文标题:Control of paratuberculosis: who, why and how. A review of 48 countries

期刊:BMC Veterinary Research

作者:Richard Whittington, Karsten Donat, […] Jacobus H. de Waard

发表时间:2019/06/13

DOI:10.1186/s12917-019-1943-4

微信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7EJiXvvXYeG72OvTcrgyIQ

最近在BMC Veterinary Research 上发表的一篇题为Control of paratuberculosis: who, why and how. A review of 48 countries的研究,通过对全球48个国家牲畜的调查发现,为长期控制牲畜副结核病的计划提供资金和国际支持非常重要。在本文中,我们邀请领导并组建了一个国际专家网络的名誉教授Richard Whittington来介绍有关这种疾病的更多信息,调查的开展方式以及调查结果的启示。

图片来源:Pixabay

什么是副结核病?它是如何传播的?对动物和人有哪些影响?

副结核病又称约内氏病,引发这种病的细菌(鸟分枝杆菌,副结核病亚种)与在动物和人中引起结核病(TB)的细菌类似。副结核病主要影响肠道,而TB通常影响肺部。这个重要的差异也意味着副结核病主要通过粪便传播,而结核病主要通过咳嗽传播。

副结核病不仅会影响反刍动物(包括牛、绵羊、山羊和鹿),而且许多家畜和野生动物也容易感染该疾病。大多数牲畜在约两岁之前就会被感染,其中最主要的危险期是出生后的几周。

感染初期,细菌会穿透肠道内壁,然后通过血液和淋巴系统扩散到其他器官。细菌可随粪便和乳汁排出。在这种情况下,幼小的动物由于偶然接触到含有细菌的乳汁或者附着在奶头或牧场上的粪便而被感染。细菌在被称为巨噬细胞的特殊免疫细胞内大量繁殖,通过使巨噬细胞凝结而失去免疫活性。然后肠道变厚,导致肠功能出现慢性问题,体重减轻,最终使得10-20%的被感染动物死亡。

上图及右下:副结核晚期的水牛和山羊 (图片来源:ShoorVir Singh)。左下:大范围放牧的晚期副结核肉牛(图片由Richard Whittington提供)。

副结核病菌也能感染人。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细菌可能与克罗恩病(一种慢性炎症性肠病)的发生相关。虽然已经从克罗恩病患儿的肠道和克罗恩病患者的血液中分离出了副结核菌,但是仍然不确定这些细菌是否会引起克罗恩病。

您的研究收集了来自全球48个国家的大量数据,您是如何建立起如此庞大的研究人员网络来完成这项工作的?

这个研究小组的组建过程有点类似于“滚雪球抽样”,这种方法通常用于社会科学调查,有时候也能很好地找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稀缺”专家,从而扩大我的关系网络。按照我的猜测,其他的人会认识不同的专家,然后这些专家还会认识其他的人。当然,这个过程是受到严密监测的,我们会制定这个研究小组的纳入标准,并定期发布更新以保持一切正常。

在收集数据的过程中,我们要求副结核专家完成针对他们自己国家的调查,从而收集到那些国家的数据。在受邀并同意参与的专家中,有80%的专家成功完成了调查,中途退出率很低。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认为这一一个重要的议题,并且和我一样也会带着同样的问题。从课题萌生之初到最后论文的发表,我们一共花了约18个月。

副结核病领域专家在这项调查中承担了哪些工作?

在缺乏国家层面控制计划的情况下,副结核病在庞大的反刍动物群中的流行率和严重程度持续增加。在我们的这个研究中,约内氏病俨然成为了家畜们的“全球危机”。

毫无疑问,来自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人员对于我们的邀请都非常积极,并很乐意贡献出他们的力量,以下是他们对该项目的一些看法:

“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个项目,我将这个课题‘视如己出’”,而且我相信大家最后肯定能很好地完成这个项目”

-SørenNielsen

“对于常常与控制计划打交道的我们来说,共享信息的方式常常是不太正式的。很高兴现在谈论我们的工作时可以引用正式发表的文章了。”

- David Kelton

“在这样一个广博而又包容的团队中,和大家一起完成论文是一件最有趣不过的事了。虽然我们有不同的研究背景,但在控制副结核病方面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和不确定性。因此,我们相信在这个高度国际化的团队中,只有合作才能推动进步。每个人都非常乐意分享知识、信息和经验。”

- Maarten Weber

“对我来说,能够参与首个副结核病国际倡议并了解48个国家的现状是一次很棒的经历。在缺乏国家层面控制计划的情况下,副结核病在庞大的反刍动物群中的流行率和严重程度持续增加。在我们的这个研究中,约内氏病俨然成为了家畜们的‘全球紧急危机’。”

- ShoorVir Singh

“在向参与者介绍副结核病的控制时,最好是告诉他们已经做了哪些,以及通过不同的方法所得到的经验教训。这可能有助于简化新的控制计划,少走弯路”。

-Suzanne Eisenberg

您的研究发现,在将近一半的被调查国家中,有20%的牛群和鸡群感染了副结核病。这个疾病的治疗方法与其他牲畜疾病相比有哪些不同?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一般将传染病分为外来性的(在一个国家或地区中不会经常发生,但偶尔会出现)或地方性的(多数都发生在牲畜身上)。虽然每只牛羊都会时不时地感染一些常见病,但我们通常会有相应的治疗方法或疫苗来预防这些疾病,农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例如内部寄生虫病、梭菌病和乳腺炎)。

相比之下,副结核病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因为还没有针对它的治疗方法。它会慢慢积累,最后在畜群或羊群中达到很高的流行率。它可以在牛群和羊群之间一直相互传播下去,不会自行消失。随着时间的推移,生产的损失和死亡率会变得愈发严重。当然,这种情况会在好几年以后才会发生,因此这种疾病在早期不被注意,直到感染爆发。因此,在这个漫长的潜伏期内,许多牲畜贸易会如常进行,从而加剧了疾病的传播。

在控制副结核病的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障碍和有利因素分别是什么?

缺乏准确的诊断测试常常被认为是一个障碍,而相比之下更大的障碍来自于国家和国际层面的领导作用的缺失。许多发展中国家依靠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建议来决定疾病优先度和获知控制方法。而对于副结核病,目前还没有国际规范,从而让人误以为这种疾病“并不重要”。

对于副结核病发病率较高的发达国家来说,他们并不想有具体的国际指南,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继续向任何想要购买的国家出售活体动物。另外,现在的规定是只有进口国才要进行进口测试,所以实际上这种规定毫无意义。例如,患有亚临床感染的幼小动物可能会被检测成阴性,从而顺利地进入购买国。

图片来源:CGIAR Climate

推广疫苗使用能大大增强对副结核病的控制。现有的商业疫苗虽然很有效,但可能会干扰TB的皮肤测试。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一份国际指南,并开发出更好的结核病检测方法。

您的研究发现,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中,只有22个国家有正式的控制计划。这些国家对于没有控制计划的国家能提供哪些帮助?

鉴于每个国家具有不同的疾病负担、畜牧业实践以及地方上对动物疾病采用的各种控制方式,因此各个国家在控制计划的设计和经验方面是各具特点的。虽然如此,如果各方协调得当的话,我们就能获得非常丰富的专业知识。

我们迫切需要专家们制定出一套通用指南,每个国家可以根据各自独特的需求和做法对这套指南进行改进。在乳制品行业已经有了一项名为“ParaTB论坛”的倡议,它为各国之间的经验分享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希望也能针对其他类型的牲畜建立这样的倡议。

未来也有可能将副结核病控制与结核病控制联系起来。这两种疾病的控制都需要有人在农场进行大量的工作、对个体动物进行测试以及与农民进行互动,所以要利用好人力资源。

您提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疾病控制目标,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更是想要根除这个疾病。您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有可能实现吗?

当然有可能,但具体还要取决于几个因素,例如,牧群的贸易量。不管是实际情况还是建模预测,都证实根除是有可能的。瑞典似乎已经实现了根除并且再没有发生过副结核病的感染。这个国家通过使用这种监测策略已经收获了胜利的果实。事实上,挪威也离胜利不远了。还有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来保证将细菌抵挡在食物链之外,日本农场里的每头奶牛都必须进行检测。

图片来源:Pixabay

一些严格的长期性研究证实,对绵羊进行免疫接种已经非常有效地将疾病减少到了可忽略的水平(但不是零发生)。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最开始,先不要想着去根除它,而是要通过实施控制措施来减轻疾病的负担。虽然在一些国家根除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实是,根除疾病是一条漫长的道路。畜群之间的动物交易率如此之高,除非这个行业能进行改革并大力减少畜群间个体动物的贸易,否则是不可能根除疾病的。

对于没有正式控制计划的国家的农民来说,他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自己的牲畜?

虽然副结核病颇让人头疼,但它并不是农民关注的重点。农民应当接受正规的教育,了解在购买替代牲畜时应采取的预防措施。建议农民最好向具有资质认证的农场购买动物,因为这些农场很大概率上是没有副结核病的。不建议农民向资质不明的农场零散地购买所谓“测试阴性”的动物。然而,目前仅有少数国家开展了这些认证计划。

摘要:

Paratuberculosis, a chronic disease affecting ruminant livestock, is caused by Mycobacterium avium subsp. paratuberculosis (MAP). It has direct and indirect economic costs, impacts animal welfare and arouses public health concerns. In a survey of 48 countries we found paratuberculosis to be very common in livestock. In about half the countries more than 20% of herds and flocks were infected with MAP. Most countries had large ruminant populations (millions), several types of farmed ruminants, multiple husbandry systems and tens of thousands of individual farms, creating challenges for disease control. In addition, numerous species of free-living wildlife were infected. Paratuberculosis was notifiable in most countries, but formal control programs were present in only 22 countries. Generally, these were the more highly developed countries with advanced veterinary services. Of the countries without a formal control program for paratuberculosis, 76% were in South and Central America, Asia and Africa while 20% were in Europe. Control programs were justified most commonly on animal health grounds, but protecting market access and public health were other factors. Prevalence reduction was the major objective in most countries, but Norway and Sweden aimed to eradicate the disease, so surveillance and response were their major objectives. Government funding was involved in about two thirds of countries, but operations tended to be funded by farmers and their organizations and not by government alone. The majority of countries (60%) had voluntary control programs. Generally, programs were supported by incentives for joining, financial compensation and/or penalties for non-participation. Performance indicators, structure, leadership, practices and tools used in control programs are also presented. Securing funding for long-term control activities was a widespread problem. Control programs were reported to be successful in 16 (73%) of the 22 countries. Recommendations are made for future control programs, including a primary goal of establishing an international code for paratuberculosis, leading to universal acknowledgment of the principles and methods of control in relation to endemic and transboundary disease. An holistic approach across all ruminant livestock industries and long-term commitment is required for control of paratuberculosis.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进入建设关键阶段 低频射电天空发现神秘天体
等离子体燃烧实现惯性聚变 汤加火山爆发在地球另一端引发海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