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秋月 田瑞颖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8/26 20:15:55
选择字号:
3学者揭“大牛”造假反遭恶意诉讼!超2000人捐款支援

 

编译 | 沈秋月 田瑞颖

3位学者因对学术“大牛”提出正常的学术质疑,竟然招致巨额诉讼索赔。

这位学术“大牛”就是哈佛大学教授Francesca Gino。她是哈佛大学薪酬最高的教授之一。仅2019年,她就从哈佛大学和“相关组织”获得了接近100万美元的薪酬。(详见:丑闻!近150名合作者需重新评估过往研究

图片

Gino

今年6月,有3位学者在博客Data Colada上披露了Gino数据造假的证据。很快,Gino的多篇论文被撤,哈佛商学院也对其作出无薪行政休假的制裁。

随即,Gino竟以“涉嫌诽谤”的名义将学校和上述几位学者告上法庭,并要求赔偿2500万美元。这令学术界一片哗然。

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是一项既耗时又费钱的事情。这一过程就是Gino对3位学术打假人的惩罚。

更严重的是,如果Gino诉讼成功,将会重创自发学术打假的积极性。为了捍卫学术公平,众多网友在众筹平台GoFundMe上为他们的法律诉讼费进行捐款,不到2天捐款额就突破20万美元,目前已超30万美元。

图片8月26日Uri Simonsohn、Joe Simmons和Leif Nelson 的众筹额 图源:GoFundMe

3位学术侦探,来者何人?

从学者、学术侦探到被告人,他们到底什么来头?
这3名学者分别是西班牙拉曼鲁尔大学的Uri Simonsohn、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Joe Simmons和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的Leif Nelson。
据《科学》新闻报道,早在2021年,他们就提醒哈佛商学院,Gino的4篇论文中存在伪造数据的迹象,随后该校展开调查。
今年6月,《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周报》对此事进行报道,3名学者也在Data Colada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披露了关于Gino数据造假的证据。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文章是在哈佛商学院结束对Gino的调查之后,才对外公开的。
应哈佛商学院的要求,Gino被质疑的4篇论文,其中3篇已被相应期刊撤回,还有1篇将于今年9月撤回。
此外,学校还对Gino做出无薪行政休假的决定。
在过去20年里,心理科学经历了一场信誉革命,极大地改进了其方法和实践,Uri、Joe和Leif功不可没。
2014年,他们首次在论文中提出“p-hacking”一词。“p-hacking”是一种统计学上的不端行为,在学术界也被称为P值篡改,指的是研究人员在数据分析过程中,通过多次尝试不同的分析方法、数据子集或假设,来获取显著的p值,以便得出所期望的结果。
2011年,Uri、Joe和Leif在《心理科学》上发表了著名的文章:《假阳性心理学:未披露的数据收集和分析灵活性使得任何结果都可以被呈现为显著》,表明了当时心理学的标准报告做法可能会大大提高假阳性率,这也成为《心理科学》所发文章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
除了发表论文,作为Data Colada的创始人,这3位学者在过去十年里还经常在上面发表文章。Data Colada涉及统计学、研究方法和行为科学,偶尔还会发布有关已发表研究中异常数据的信息。
声援他们的学者认为,Data Colada过去对不可信数据的调查是彻底和严格的,最终会敦促论文被撤稿,“以这种方式纠正科学记录,是一项至关重要的贡献。”

学术打假面临法律欺凌

8月初,Gino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发布撤稿通知的哈佛大学和最早在Data Colada上披露其造假的几位学者提起诽谤诉讼,要求赔偿她的名誉、收入和职业机会等损失,共计2500万美元。
据悉,目前,3位学者没有无偿代理律师,他们的律师辩护费根据诉讼进展,可能在5万到60万美元之间,而他们的雇佣单位只同意支付部分法律费用。
不论诉讼是非曲直如何,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是一项既耗时又费钱的事情。正如第一修正案律师肯·怀特所言,“过程就是惩罚。”因为,被指控学术造假的人可以利用法律制度来压制批评者。
为了反对法律欺凌,捍卫合法的科学批评,在经过3位学者的同意后,众多支持者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心理学教授Simine Vazire共同为他们的诉讼费发起捐款。
倡议者认为,当下,对已发表论文并没有有效的学术造假审核机制,学界需要Data Colada团队等志愿者的自发努力,来帮助检测不可信的数据,“我们希望这种情况将来会改变,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支持那些从事这种无偿工作的人。”
他们表示,在揭露Gino数据造假的案件中,Data Colada投入了1000多个小时来检测不可信的数据,并以严谨负责的方式纠正科学研究。
得道多助。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捐款人数超过了2000人,捐款总额达到25万美元!截至8月24日,众筹超过30万美元。
倡议者们认为,在这段不愉快的时光里,这种支持对被告学者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心理安慰。
图片网友arturs kalnins留言说,保持坚强!如果打官司钱不够,我会捐出更多。

图片

另一位网友Joseph Hilgard借此表达了对Data Colada团队的感谢,“Data Colada的文章、博客、工具和对话,对我的科学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期待正义能得到伸张。”

Simine Vazire表示,根据粗略计算,目前捐款已经达到了目标,但仍可以继续捐款。这些资金将保留在GoFundMe账户中,供Data Colada在需要时使用。
而3位学者可以直接使用GoFundMe账户中的资金,如果他们找到了无偿代理律师,或者法律费用低于预期,或者基金会或主要捐助者介入资助他们的辩护,那些未使用的资金将会退还给捐助者。
参考资料:
1. https://www.gofundme.com/f/uhbka-support-data-coladas-legal-defense?utm_campaign=m_pd+share-sheet&utm_content=undefined&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utm_term=undefined
2. https://storage.courtlistener.com/recap/gov.uscourts.mad.259933/gov.uscourts.mad.259933.1.0.pdf
3. 2011 Psychological Science: Simmons, J. P., Nelson, L. D. & Simonsohn, U. Falsepositive psychology: undisclosed flexibility in data collection and analysis allows presenting anything as significant. Psychol. Sci. 22, 1359–1366 (2011)
4. https://datacolada.org/109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缓解肠易激综合征  饮食比服药更有效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