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6/21 22:48:15
选择字号:
美国高校进入校长换届高峰期
“常青藤”盟校一半以上要换“掌门人”

 

6月8日,哈佛大学校长巴科突然宣布将于明年6月卸任校长一职。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哈佛校园。

而事实上,巴科并不是美国高校中唯一一位宣布明年离任的校长。今明两年,至少有6位美国知名高校的校长将要离任,八所“常青藤”盟校中,至少有一半要换校长。如此多的高校几乎同时进入校长换届期,引起了教育界的广泛关注。

哈佛校长突然宣布明年卸任

6月8日,哈佛大学校长巴科以《我的计划》(My Plans)为题,给全校师生员工写了一封信。信中,他出人意料地提出自己打算在明年,即2023年6月30日卸任校长一职。这一消息让该校师生感到十分突然。

该校师生对于巴科的离职消息感到惊讶,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其任期很短。哈佛校长的任期一般都比较长。而对巴科来说,加上其曾在哈佛最高管理层——校董事会的任职时间,他为哈佛工作的时长虽达到了12年,但他担任校长却只有短短4年时间。

要知道,巴科的前任福斯特校长2007年上任,直至2018年才卸任,任期11年,这属于正常任期。而巴科到明年离任时,任期仅有5年,与本世纪初因为言论不当而不得不辞职的哈佛原校长萨默斯的任期一样。由此,这两人并列成为现代哈佛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校长。

第二,未说明缘由。在巴科的离任信中,他并没有提及卸任的具体缘由。他在信中只是表示,放弃这样一份好工作从来没有恰当的时机,但对自己来说,当下的决定是正确的选择。

第三,对他的评价很高。在哈佛校报的采访中,大家对于巴科4年来的工作评价很高,尤其是对于他带领哈佛应对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困难与挑战,大多数受访者均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此外,对于他联手麻省理工学院抗衡并反对此前特朗普政府针对国际学生的政策,大家也表示印象深刻。

事实上,对于巴科任内的诸多政策,大家都给予了高度评价。

2018年,年届70岁的巴科被选为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4年中,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包括哈佛在内的所有高校都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而巴科带领这所世界顶尖高校迎难而上,革新了因疫情而彻底改变的大学运营模式,也顺利度过了特朗普政府后期所引发的政治动荡期,并在国家层面倡导了高等教育的正确方向与道路。

他是“一位熟练的水手”

在巴科宣布卸任的同时,哈佛董事会也发表告全校书,一方面确认巴科即将卸任的消息,另一方面也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在这个充满挑战和变化的时代,哈佛不可能要求一位更好、更有智慧、更有思想、更敬业、更有经验和更为人道的领导者了。

对自己这4年来的工作,巴科自己总结说,“通过我们集体的努力,找到了度过新冠疫情大流行时期的新道路。通过各种变革和措施,我们以各种方式使哈佛变得更好、更强大。”

在公告信中,哈佛董事会将巴科称为“一位熟练的水手”,认为他在这个动荡的时代,稳稳地掌握着舵柄,为帮助哈佛不断壮大作出了非凡的努力和贡献。

公告信着重评价了巴科4年来高水平的领导力,强调他作为领导者的品格和所兑现的承诺,使他在这个极具挑战性的时期成为了一位杰出的“掌门人”。

公告信称,巴科带领哈佛度过了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通过不懈的努力,使哈佛的教育、研究和服务等核心活动在难以想象的条件下向前发展;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哈佛如何更好地整合资源来塑造新的学术前沿,并帮助应对世界上一些最复杂、最重要的问题;他鼓励教育创新,并寻求扩大哈佛教育资源的影响力,不仅使校园内的学习者受益,也使其他学习者获益。

他呼吁哈佛变得更具包容性,将多样性视为卓越的源泉,并正视很多现实问题;他一直强调人员和思想跨界流动的重要性——无论是在哈佛的学院和系部之间,还是在更广阔的世界中跨越国界;他敦促所有人考虑,在整个社会普遍存在分歧和不和谐的时代,像哈佛这样的大学应如何树立榜样,鼓励不同观点的人就一些分歧严重的问题进行坦诚、相互尊重的讨论。

他一直在追问,哈佛该如何增强自身实力,哈佛的学术和人力资源该如何为世界变得更美好作出贡献;他通过自己的行动帮助哈佛的每个人思考,如何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更伟大的事业中。

换届高峰期来临

巴科并不是美国高校中唯一一位宣布明年离任的校长。事实上,美国很多高校都进入了校长换届期。

今明两年,至少有6位美国知名高校的校长即将离任。除哈佛外,还有宾夕法尼亚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塔夫茨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也就是说,八所“常青藤”盟校中,至少有一半要换校长。

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古特曼已经于今年2月辞去校长之职,并接受了美国总统拜登的任命,担任美国驻德国大使。2004年,古特曼在普林斯顿大学教务长的任上被遴选为宾大校长。从那时开始到2022年,她的任期长达18年,这使她成为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

达特茅斯学院院长汉龙在今年1月25日宣布,将于2023年6月卸任校长之职。他2013年上任,到明年刚好10年。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博林格尔在今年4月14日宣布,将于2023年6月卸任校长之职。他2002年上任,担任校长之职长达21年之久。这使他不仅成为了八所“常青藤”盟校中任期最长的校长,也成为美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

2月20日,麻省理工学院校长雷夫宣布,将于2022年年底卸任校长一职。他是2012年履新校长岗位的,到今年整整10年。

2月14日,与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同城的塔夫茨大学校长莫纳克宣布,将于2023年夏卸任校长之职。他从2011年担任校长一职,到明年离任刚好12年。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不少高校的校长在今年宣布即将卸任。

6月10日,普渡大学董事会宣布,华裔学者蒋濛将接替于2023年1月离任、已担任该校校长10年之久的丹尼尔斯。蒋濛是该校现任工程学院院长兼战略计划执行副校长。此次任命使蒋濛成为极少数担任美国大学掌舵人的华裔学者。

与此同时,阿默斯特学院、伍斯特理工学院和伊曼纽尔学院的校长也都宣布他们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卸任。

缘何同步进入换届期

美国高校具有相当的自主性,校长并无任期要求。但今年以来,如此多的高校几乎同时进入校长换届期,还是引起了教育界的广泛关注。大家普遍认为,造成今年大学校长频繁换人的主要原因如下。

首先是持续至今的新冠疫情大流行。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对全世界的高等教育产生了巨大冲击。当它刚刚出现时,谁也没料到它会一直持续至今,这远超人们的想象与预期。俄亥俄大学前校长麦克戴维斯现在领导着一个高等教育的猎头公司。他表示,新冠大流行所带来的挑战导致大学校长离任的时间比最初的预计要早。这被普遍认为是大学校长大规模外流的主要原因。

其次是政治格局的动荡。自特朗普下台、拜登总统上任以来,美国社会各界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存在着严重的撕裂现象。社会危机不断涌现,自然也对高校产生重大影响,特别给高校管理层带来了巨大挑战。

再次是个人承受巨大的压力。由于疫情持续不断,政治风云变幻,社会危机频现,这给那些领导着成千上万人的大学校长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与身体健康的威胁。

早在去年9月,美国媒体就曾报道有超过20所高校校长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就包括哈佛大学校长巴科、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校长斯拉舍尔,以及罗格斯大学校长豪洛维。在麦克戴维斯看来,就人们所承受的压力而言,过去这两年多的高等教育,抵得上三到五年的时间。因此,许多原计划再任职几年的大学校长,都走到了决定卸任的地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全国性的趋势。

最后,年龄因素不可忽视。美国教育委员会在2017年的一个研究报告中指出,大学校长的年龄要比五年前的同行“年纪大一些”。因此,当时该报告就预测,大学校长的职位将在未来几年内出现频繁换人的现象。

应该说,大学校长频繁换人,管理队伍发生变化,自然会对高校产生巨大的影响,但也会给高校发展带来新机遇。

校长的人选是一所大学的标志,但大学本身总是会超越校长这一个体。因此,校长换届是一个分界点,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而大学本身所具有的超强的自我维持能力,也会让它继续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梦天实验舱运抵文昌航天发射场 新成果有望为量子应用开辟新前景
韦布望远镜捕捉到迄今最远恒星细节 中国科大提出并实现新型量子随机数发生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