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晴丹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12/4 20:54:17
选择字号:
他曾举报Nature重磅论文造假,如今亲手打假自己导师

 

提到美国范德堡大学的神经科学家Matthew Schrag,很多人都会感到陌生。

但就在4个月前,他干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震撼学术界。在Science的一篇历时6个月的调查报告里,他揭露出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研究领域的一篇引用2300多次的Nature论文涉嫌造假,称其可能误导全世界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长达16年。

最近,他又做了件“大义灭亲”的事——举报自己的导师存在学术不端行为。Science的“科学内幕”专栏对此做了报道。

MatthewSchrag 图源:美国范德堡大学官网

吃瓜吃到自己头上

今年早些时候,Schrag就公开对大量阿尔茨海默病研究论文中明显被篡改的图像表示担忧,其中就包括支持β淀粉样蛋白假说的一项开创性研究。该假说是阿尔茨海默病致病机理的主流理论。

他还撂下句狠话,“我希望我参与的每一个项目都能受到仔细审查,而且我的论文也能够经得起审查。”

可万万没想到,这瓜真吃到了自己头上。

就在Science那篇调查报告出炉几周后,他收到了来自学术打假网站PubPeer的电子邮件。邮件里写道,他在15年前写的两篇论文被标记为含有可疑图像。

Schrag当时非常吃惊。他一直走在学术打假的最前端,在今年7月打假那篇阿尔茨海默病领域奠基性论文后,甚至被网友称为“吹哨人”。所以,他对自己的研究工作充满自信,深知自己不可能出现造假行为。

经过对邮件中提到的两篇论文进行仔细调查,Schrag发现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指向自己的第一位导师——美国北达科他大学医学与健康科学学院神经药理学家OthmanGhribi,而这位导师一直是他非常信赖的朋友。

这两篇论文都发表于2006年,当时Schrag还是北达科他大学Ghribi实验室的本科生。许多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人员都认为,这种疾病是由淀粉样蛋白对人类大脑的影响而引起的。而这两篇论文则涵盖了与兔脑中淀粉样蛋白相关的几个因素的研究。

Schrag很快发现,这两篇论文中的可疑工作,在Ghribi职业生涯的大量研究中都能有迹可循,无论是在他俩合作之前,还是之后。

根据Schrag的说法,在一次电话交谈中,这位资深科学家曾情绪化地承认了他的许多论文中存在的“问题”,包括Schrag参与的这两篇论文。

Schrag向Science讲述了他们在电话中讨论的内容,其中就有Ghribi对他以前的学生坚称,这些基本的发现是正确的,但承认夸大了数据。Schrag表示,“我一谈起这件事就感到恶心。”

就这件事,Science曾联系到Ghribi。最初他同意接受当面采访,但却在临近采访的前几天拒绝了,理由是北达科他大学正在进行调查。记者请求他核实Schrag对他们谈话的描述,并对Schrag与其他专家在他的论文中收集的可疑图像证据发表评论,他都没有回应。

但Ghribi在10月5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Science,他想“宣布Schrag在我实验室与他人合著的论文中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论文的审查可能会受到阻碍

早在8月,Schrag就联系了一位北达科他大学的负责人,想看看是否能够找到那两份可疑文件的原始图像。但事情的走向有点扑朔迷离。这位负责人表示,他无法找到任何相关文件。

根据Science在10月10日发给Ghribi的一份通知,北达科他大学已发现Schrag对这些论文的担忧,以及PubPeer对Ghribi的这些论文和其他出版物的评论,并认为值得进行调查。

北达科他大学副校长John Mihelich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Science:“我们正在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来保护与相关研究有关的记录。我们正与相关的联邦研究结构和赞助商进行沟通。”

类似的情况也曾发生在调查那篇发在Nature被引用2300多次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论文。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为那项研究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但当Schrag把所有调查档案都寄给了NIH后,负责该项目的官员Austin Yang,同时也是2006年这篇Nature论文的合著者之一,拒绝置评。

当时,Schrag收到NIH的回复,其中指出,被认为可信的投诉将被送往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属的科研诚信办公室(ORI)进行审查。然后,该机构可以指示受资助的大学在最终的ORI审查之前进行调查,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NIH对Science表示,他们会严肃对待科研不端行为,但拒绝置评。

可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目前,Ghribi已经搬到了美国德克萨斯大学里奥格兰德河谷分校,现在是该校一名药理学教授。Schrag表示,在最近的通话中,Ghribi说他因为懊悔,放弃了学术奖项,并清理了他的电脑和文件中的原始实验数据。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Ghribi论文的审查可能会受到阻碍,因为图像篡改的证明需要未经裁剪的原始图像与已发表的图像进行比对。

最近,Schrag要求两家期刊撤回他与Ghribi合著的可疑论文。Experimental Neurology期刊的出版商通过电子邮件表示,他正在等待Ghribi的评论。Journal of Neurochemistry期刊的编辑Andrew Lawrence和Marco Prado在给Science的电子邮件中说,他们“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认为,这篇文章确实存在问题。”

这两位编辑补充说,包括Ghribi在内的所有作者都同意,这篇论文应该尽快被撤回。

Schrag表示,他正在评估Ghribi为2008年发表在Hippocampus杂志上的第三篇联合论文准备的图像是否也需要撤回或更正。他已经与该杂志取得联系,并表达了他的担忧。

在33篇论文中发现了可疑图像

在查看了PubPeer上发布的关于Ghribi其他论文的评论后,Schrag决定更深入地研究Ghribi的工作,包括他们所有的合著论文。

他得到了分子生物学家、著名的学术打假人Elisabeth Bik和另一位图像分析师的帮助,后者不是科学家,为了将法律风险降到最低而使用了Cheshire这个笔名。(Science证实了Cheshire的身份,并同意为其保密。)

Bik和Cheshire都是具有丰富学术打假经验的专家。近年来,他们在许多论文中发现了数千张明显被篡改或重复的图像,通常导致涉事论文撤回或更正。

在对Ghribi从2001年至2019年的工作进行评估时,三人在33篇论文中发现了可疑的图像,其中包括与Schrag合著的3篇论文。Ghribi是所有论文的唯一共同作者,他通常处于突出位置,不是第一作者就是通讯作者。

有问题的图像包括Western blot(蛋白质印迹法)和脑组织显微照片。Schrag向Science提供了长达67页的联合调查档案,其中显示了100多张明显有问题的图像,有许多还是来自NIH资助的研究。(该机构拒绝了Science就此事的置评请求,但在给Schrag的电子邮件中,该机构表示将调查这些担忧。)

他们三人还在Ghribi发表在Journal of Neurochemistry上的其他5篇论文中发现了可能存在的学术不端行为。该期刊编辑Lawrence和Prado表示,这些案件“会及时进行仔细评估”。

由Ghribi合著的4篇带有可疑图像的论文发表在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上。得克萨斯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教授George Perry是该杂志的主编,他审阅了完整的档案,并很惊讶地发现许多图像“可疑”。他形容Ghribi是一个讨人喜欢、相对成熟的研究员,他一直认为Ghribi是一个“正直的人”。

Perry说,他联系了Ghribi,询问关于可疑论文的更多信息,并讨论了Ghribi作为该杂志编委会成员的角色。他补充说,该杂志将评估这些质疑,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发布勘误或撤回。

Schrag承认Ghribi对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影响,并对这位前导师明显的学术不端行为感到难过。

近年来,学术不端行为频频发生,可能比想象中更加普遍,而且大多数都是在出版后才被发现。就像2006年发表在Nature上的那篇阿尔茨海默病研究领域的开创性论文,直到16年后才被揭露。

Schrag正面临着纠正学术不端行为的迫切需要,感觉自己任重道远。

参考链接:

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i-m-nauseated-alzheimer-s-whistleblower-finds-possible-misconduct-his-mentor-their

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potential-fabrication-research-images-threatens-key-theory-alzheimers-disease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