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郭松民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08-6-17 9:23:38
郭松民:院士别成算命先生 评“震后成都将安全两百年”
 
6月15日,在汶川大地震与成都地质环境论坛上,著名地质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刘宝珺教授明确指出,成都所在的上扬子地块刚性十足,成都主要城区就好像坐在钢盆子里一样安全。“由于汶川地震使地壳聚集起来的能量得到释放,因此未来两百年内成都不会再发生八级以上的大地震,成都至少可以安全两百年以上。”(6月15日 四川新闻网)
 
记得前两天收到这么一条调侃楼市的短信:“不动产原来也是会动的,而且动起来很吓人。”再加上不断收到推销楼盘的短信,给我的印象是房地产开发商已经撑不住了——地震击碎了房子永远保值升值的神话,楼市泡沫破裂在即。而刘院士的这样一个“铁口直断”,无论动机如何,客观上都会起到为楼市“托盘”的作用,并成为当地开发商继续忽悠房价的绝好借口。
 
只是我感到不解的是,成都安全的时间为什么刚好是200年而不是201年或199年?如果8级以上的大地震不可能发生,8级以下的大地震可不可能发生呢?假如在200年以内的某一个时间,发生了7.9的大地震,这固然没有推翻刘院士的“直断”,可是对当地民众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更为重要的是,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地质学界主流的声音是“地震不可预测”。但从刘院士的发言看,我们现在虽然不能预测地震,但却可以预测“不地震”,这也不错。刘院士使用的理论工具“能量与地应力的长期积累学说”属于地质理论中的常识,并无特别艰深之处,既然可以用来推测成都地区,当然也可以用来推测其他地区。我们不妨以此为据,把960万平方公里过上一遍,虽然不能知道哪些地方在200年以内将会发生地震,但却能够知道200年内哪些地方不会发生几级地震,如此,则可以挽救无数生命财产于未来的不测之中,其功不在禹下。
 
不过,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尽管刘院士说得斩钉截铁,但人们还是忍不住要怀疑:地壳是一个包括了诸多变量的“巨系统”,可能导致地震的原因,绝不仅仅是“能量和地应力积累”这么一个原因,更何况,在目前地应力积累的测定尚属于一个无法精确度量的学科。而且,即便是“能量和地应力积累”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得到了释放,但可能导致地震的其他因素,如“天文潮汐”等仍然存在,刘院士并没有排除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如何就能够断言地震不会再发生呢?
 
实际上,刘院士在随后的发言中,其实已经推翻了自己的结论,比如他认为四川西部的“六七千座水库”就可能会对“成都周边的地质环境”产生不良影响,并质疑“这样下去受得了不?”然而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质疑和自己此前的“直断”是相互矛盾的。
 
这次汶川大地震造成惨重损失,让中国的地质地震学界产生了不小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地质地震学界最需要的是痛定思痛,以知耻后勇的精神认真总结教训,提高地震研究水平,这才是对国家民族负责任的态度。 
 
(作者系著名时事评论员)
 
更多阅读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