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柏轩 陈志平 金冬雁 来源:EMI 发布时间:2017/9/28 14:45:31
选择字号:
港大科学家谈2016-2017香港流感的启示:信息公开的利与弊

 

原文以To announce or not to announce: What is known about the 2016–2017 influenza season in Hong Kong?为标题发布在2017年9月6日的《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 》上。

张柏轩 陈志平 金冬雁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

有关2017年香港季节性流感的死亡人数充斥国内外媒体,更有人将之与2003年SARS爆发的死亡人数相提并论。实际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截至2017年8月26日,2016-2017年度香港季节性流感的活跃程度继续回落并到达基线水平,说明本季已正式结束。从5月5日到8月26日,共有586个重症病例包括19位年龄在18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其中死亡个案431例包括3名儿童。大批流感病人需要住院,其中65岁以上的老年人居多。H3N2是流行的主要病毒亚型。

已知H3N2亚型的毒力比H1N1等其他亚型要强,所造成的重症及死亡病例数更高。本季占优势的H3N2病毒是否如2014-2015年度的情况一样由于发生抗原漂变而使疫苗效力降低,目前尚待探明。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5月在香港分离到的H3N2毒株有三成多在其血凝素基因带有N121K 突变,确实有可能影响疫苗的保护效果。但此类抗原漂变对本季香港流感到底有多大影响,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判定。由于有四成多的死亡病例曾注射本年度的流感疫苗,此疫苗的保护效果确实存在一定的疑问。

本季流感与以往相比是否更严重?最近一次H3N2作为主要流行亚型的年度是2014-2015,而2013-2014和2015-2016年度的主要流行亚型则是H1N1。以往三年的季节性流感都在二三月到达高峰,其中2015年6月还有另一个额外的小高峰,但今年的高峰出现在7月。由于H3N2毒力较强,2014-2015年度的重症和死亡病例都要比前后的两个年度更多。但2016-2017年度的重症和死亡超不过2014-2015年度。两个年度的病例死亡率均为2%左右。

上述比较表明2016-2017年度的香港季节性流感与以往H3N2作为主要流行亚型的年度相比并非更严重。如果按年龄组细分,2014-2015和2016-2017两个年度的情况相近,受影响至巨的均为50-64岁及65岁以上两个年龄组,其中并发症及免疫缺损皆为常见。类似情况在2013-2014及2015-2016年度完全见不到。更深入的比较说明本季所出现较高的住院、重症及死亡比率并未超出以往世界各地以H3N2为主要流行亚型的年度。

长期以来,季节性流感造成的医疗负担不可谓不巨大。美国疾控中心估计,2010年以来美国每年流感相关病例数为九百万至三千六百万,住院病例数14至71万,死亡1.2至5.6万人。 而在以H3N2为主要流行亚型的2003-2004年度,估计全美因与流感相关的呼吸及循环系统疾病而死亡的有接近5万人。换言之,香港所采用的先进流感监测系统只不过为美国疾控中心的预测提供了真实的佐证。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对于香港季节性流感的活跃程度成功作出接近实时的监测。从2014-2015年度开始,该中心更进一步实行信息公开,就季节性流感的重症和死亡病例数每周定期向公众提出实时报告。这个做法一方面可提高市民对季节性流感的认知度和警觉性,而另一方面也导致媒体的广泛报道,其中不乏夸大其词与不当比较,在市民、访客及邻近地区中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焦虑及反应过度。

与流感相关的并发症死亡病例往往难于追踪,在邻近地区的流感监测系统中较难及时发现。因此直接比较未必能够真实反映不同地区间季节性流感的实际活跃程度。人类感染H5N1和H7N9禽流感死亡率分别为60%和40%,SARS和MERS的死亡率也各有10% 和30%。这几种新发病毒病极不寻常。如果说季节性流感是已知的鬼,它们就是未知的魔,两者不可等量齐观。

提高流感监测的透明度并向公众提供更多有关季节性流感的信息是正确的方向,倒退回去不再公布信息并不是出路。问题是如何在信息公开的同时教育公众及其他持份者,使他们更清楚地了解季节性流感和其他新发传染病及病原微生物。这方面仍有很大空间可以做得更好。

2016-2017年度香港季节性流感的重症和死亡病例数提醒我们,季节性流感所造成的健康损害及死亡值得重视。如何减低季节性流感的损害特别是对香港公立医院所造成的冲击,任重而道远。香港少年儿童、长者及医疗卫生界专业人士等高危人群接种流感疫苗的比例相对较低。提供更多的诱因鼓励他们接种疫苗,例如给予适当的财政补贴,值得探讨并试行。向高危的长者处分流感特效药特敏福,已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预防措施。早期对于使用特敏福会加快抗药性出现的担心,很可能属于过虑。总之,季节性流感仍然是重要的研究课题,而新型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则是防治流感的新希望。

原文链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古老DNA帮你读懂剑齿虎 10月20日:一周最受关注论文排行榜
中国商飞批产后交付首架ARJ21飞机 石榴籽  籽抱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