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区流浪狗的解困路—新闻—科学网

 
作者: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5/18 10:55:18
选择字号:
藏区流浪狗的解困路

尹杭

收容中心的流浪狗

 

当地牧民在领养流浪狗

雪境成员向当地人分享流浪狗问题

■本报记者  胡珉琦

狗是动物世界中与人类关系最为亲密的朋友,人们习惯于它们忠诚的品格,享受与它们之间美好的情感。可实际上,人类与狗的友谊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习惯被人类拴养的犬只脱离了控制,它们与人,乃至野生生态系统的关系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切正在青藏高原发生。

2014年,专注于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的尹杭成立了青海省雪境生态宣传教育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雪境),在接下去四年的时间里,她的工作始终围绕着高原上那些失控的犬只。

从忠实的朋友到凶悍的拾荒者

当2009年尹杭加入北大山水自然团队在青海省三江源地区参与雪豹保护工作时,藏区犬只的隐患就已经存在了。不少成员都遭遇过狗伤人事件,他们还发现寺院里的狗一到晚上便集结出门,只是成员们并不清楚它们的准确去向。

四五年后,藏区的犬只问题变得不可回避。道路上游走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它们经常成群结队地追撵行人,甚至围攻老人和孩子。

牧民们喜爱的狗和城市里的宠物犬有着极大的不同,前者大多是体型较大的犬只,会看家护院、照顾牛羊,夜里还能赶走熊、狼和雪豹,性格非常凶悍。尹杭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这些狗在流落街头后展现出了极强的生存能力。一方面,它们不惧怕人类,虽是拾荒者,但却可以肆意攻击人类;别一方面,牧民的生活区域与野生生态系统很接近,流浪狗回归半野化状态,又具有很好的社会性,能与野生动物展开资源的争夺。可以说,它们在人类社会和野生生态系统之间行走得游刃有余。

2014年,雪境成立,当时藏区流浪狗问题的凸显让尹杭意识到,牧民与当地环境之间关系的变化亟须社会的回应。

通过对三江源地区的调查和研究,雪镜得到的反馈是:82%的当地老百姓认为流浪狗是当地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90%以上的老百姓反映流浪狗会攻击村民;63%的人认为这些狗会捕食野生动物;同时,还有74%的人提到流浪狗会捕食他们的家畜。

有证据显示,藏区流浪狗的捕猎对象包括岩羊、鼠兔、旱獭、赤狐、黑颈鹤等,而它们本身是青藏高原顶级食肉类动物雪豹、棕熊和狼的主要自然猎物。有的流浪狗甚至围攻雪豹,与雪豹面对面抢夺食物。更为严重的潜在风险是,流浪狗也会向人和野生动物传染疾病,包括狂犬病、包虫病和犬瘟热。

藏区流浪狗之所以在2013年至2014年间成为一个显著问题,尹杭认为,这与藏獒经济的快速衰落有着直接关系。玉树是著名的藏獒饲养繁殖基地,但在2014年后,那些繁殖场所剩无几。与此同时,通过地震灾后重建,牧民配合生态移民,从牧区搬至城镇。生活方式的改变,让他们对家犬的需求大大降低。

大量弃狗的出现,再加上无法控制的生育,使得藏区流浪狗问题的解决面临挑战。

绝育+领养

流浪狗与生态系统的冲突并不只在中国出现,而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尹杭分享了很多这样的案例:在印度喜马偕尔邦斯皮蒂峡谷地区,科学家对当地流浪狗影响下的鸟类和哺乳动物进行了记录,发现流浪狗对当地野生动物喜马拉雅赤狐、高原兔、幼年西伯利亚山羊造成了严重威胁;埃塞俄比亚的狼也因流浪狗造成的疾病传播和杂交,受到了严重影响;塞林格提的狮子因为和狗接触而感染犬瘟热,致使众多野生个体直接死亡……

世界各地应对流浪狗威胁的方法,主要是手术绝育、建立收容中心或者有计划地捕杀。但藏区流浪狗究竟该用什么方式解决,并不能简单得出结论。为此,雪境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学调查——他们在玉树州地区收集了200多份调查问卷,并和政府、寺院、村庄等多个不同利益群体进行了深入访谈,了解他们对于流浪狗问题的认识和解决方案的倾向。

犬类和人类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在藏区,因受到宗教信仰的影响,藏民对流浪狗的容忍程度超出了尹杭过去的想象。“有的村民甚至在被狗咬伤后,拒绝去医院注射疫苗。理由是,他们担心政府了解情况后,会伤害到这条生命。”因此,通过有计划地部分捕杀一定区域内的流浪狗会遭到藏民的强烈反对。

再者,尹杭特别提到,研究表明,通过捕杀控制流浪狗种群的办法,需要一个地区在大范围内同一时间进行才能保证效果。一方面,是因为狗的繁殖能力很强,种群恢复很快;另一方面,如果只是有限减少,外来的流浪狗也能迅速补充占领空缺的生态位。

除此之外,政府和一些民间组织近年来在藏区建立了一些流浪狗收容中心,进行集中管理。但对他们而言,随着收容数量的快速增加,维持中心的可持续性将面临巨大挑战。

于是,雪境提出的最终方案是以绝育为主。通过政府出资和补贴培训激励当地兽医对流浪狗进行绝育手术来控制其数量增长,并联合寺庙的力量来推动更多的当地百姓领养流浪狗。

2017年,雪境率先在青海果洛州地区展开了藏区流浪狗的绝育试点,并对地当地兽医进行了理论和实操培训。尹杭表示,兽医培训也仍将是藏区流浪狗项目接下去的工作重心。

尹杭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必须让当地社区共同寻找和参与解决问题的办法。雪境只是提供一个支持系统,帮助当地人学习、拥有可持续应对问题的能力。

讲述更有说服力的故事

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尹杭的主要目标是通过社区教育提高藏区老百姓对流浪狗问题的认知,并且分享团队的实践经验,只要是有需求的地区,都可以寻求雪境的帮助,共同设计可结合当地情况的解决思路和方案。

尹杭关注的,还有雪境组织团队自身的成长。她偏重培养以本地人为主的团队,用他们对问题的切身感受,去认识和理解这个组织行动的意义和价值。通过团队赋能,从而让成员能积极主动地去发现和解决问题,并且把我们这么做的理由传播给更多人。尹杭相信,他们是与当地社区沟通、传递信息和理念的最合适的人。

不过,除了立足本地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雪境亟须通过更大范围的公众教育来为当地社区对接到更多的资源。而这也让尹杭有些力不从心。“我们直接服务的群体并不是那些能够给我们提供资助的人,因此,如何让那些与当地生活毫无交集的人,增进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并且最终转化成支持我们的行动,这是雪境面临的困境。”

虽然人与自然的话题日益受到重视,尤其在青藏高原地区,人们对有代表性的旗舰物种的关注度也很高,愿意为它们的保护提供支持。但是,人们或许会疑惑,解决流浪狗问题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保护野生动物的作用,大规模绝育真的有必要吗?

理论上,这需要通过专业的生态学研究方法才能得出具体的结论。2015年开始,山水自然团队开始了“三江源地区流浪狗生态学研究及与雪豹等野生物种的种群间关系”的调查,并计划持续至2019年。

“生态学研究需要资金的支持和长时间的持续的野外监测,可是流浪狗繁殖的速度太快,当地社区人与自然的变化一直在发生。我们计算发现,两只成年狗繁殖到第三年,家族成员的数量可以达到之前的19倍。雪境的任务是赶快回应这个问题。”

尹杭认为,流浪狗的负面影响已经真实发生,在展开持续的科学研究的同时,必须根据已有的证据,积极采取行动。

“因此,雪境希望通过制作纪录片、海报、纪念徽章等方式,讲述更有说服力的故事,让远离荒野的人也能对流浪狗问题产生内在的连接,理解和认可我们想要努力解决这个问题的意义和价值。”尹杭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5-18 第4版 自然)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蠕虫自噬肠道致衰老 狗尿尿也讲虚张声势
自抗凝透析器让血更纯净 过量饮酒易患痴呆症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