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2/13 9:21:29
选择字号:
碳排放虽创新高 科学家依然乐观
脱碳经济势在必行

分析称,近年来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抵消了部分减排工作取得的成果。 图片来源:BILLY WILSON/FLICKR

■本报记者 冯丽妃

2018年,因化石燃料和工业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预计将连续第二年增长,幅度超过2%,刷新全球碳排放纪录。全球能源消耗的增长,特别是石油、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抵消了为去碳化作出的努力。此外,增长的煤炭消费以及增加的个人交通、航运、航旅及航海运输等的需求,助长了2018年的碳排放。

12月5日,第24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在波兰卡特维茨召开期间,全球碳计划发布“2018全球碳预算”报告,测算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在2018年增长2.7%(不确定性范围1.8%~3.7%)。

“2018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加使我们目前的全球升温轨迹远远超过了1.5℃。”报告首席研究员、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主任Corinne Le Quere说,“仅仅支持可再生能源还不够,我们需要逐步淘汰化石能源,并在整个经济中扩大脱碳的努力。”

对此,专家表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长将《巴黎协定》确立的“将升温控制在2℃”的目标置于危险之中。

背道而驰

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来自化石燃料、工业和水泥)在2000年代以每年超过3%的速度增长,但自2010年以来增长放缓,从2014年到2016年,排放量保持相对平稳,仅略有增加。2017年,碳排放在经过连续3年的平稳表现后小幅上涨,当年增长1.6%。2018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平均达到407ppm,比工业化前水平高45%。

该报告分析认为,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特别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使用量的增长,实际上部分抵消了脱碳的努力。这主要是由于煤炭使用量增加以及个人运输、货运、航空和航运需求的增加。据统计,全球煤炭消费比最高峰时低3%,而在过去10年,石油和天然气的使用几乎没有减少。

对此,全球碳预算报告的共同作者、奥斯陆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主管Glen Peters说:“2017年碳排放的增长可被视为是一次性的短期现象,但是2018年的增长甚至更高,这非常清楚地表明,世界现在的碳排放趋势与2015年《巴黎协定》确立的减排目标相左。”

若以此趋势发展,《巴黎协定》的目标将难以实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称,为了将升温限制在2℃以下,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约20%,并在2075年左右达到零净值;为将变暖限制在1.5℃以下,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50%,并在2050年左右达到零净值。

合作纽带

根据该报告,2018年全球排名前十的排放国为中国(27%)、美国(15%)、印度(7%)、俄罗斯、日本、德国、伊朗、沙特、韩国、加拿大。欧盟(28国,10%)排名第三。其他国家的排放占全球排放的42%。

报告表示,作为全球第一大排放国,中国2018年的碳排放预计上升4.7%(不确定范围2.0%~7.4%)。中国碳排放在经过2014~2016年连续3年的平稳表现之后,在2017年出现小幅上升,而2018年的碳排放则保持了上升的势头。

对此,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中国项目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表示,“2013年以来,中国减少煤炭消费取得了一定成果,二氧化碳排放进入一个平台波动期,5年排放增量几乎为零,这表明中国的经济发展从一个高污染、高碳排放、高投入、低效率的阶段进入一个绿色、低碳、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阶段。”

但是2017、2018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出现反弹。增长主要来自电力、钢铁、建材、化工等行业。“为遏制煤炭消费反弹,我们建议对煤电项目停缓建的约束不能全面放闸松动,煤炭、钢铁去产能适时调高目标,应将建材、化工、有色金属等行业纳入去产能行业。同时,加快电力部门的可再生能源消纳,以多种措施推动煤炭消费更快下降。”杨富强表示,应该把中国目前积极降低空气污染与应对气候变化结合起来,重视协同减排。

东安格利亚大学教授、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第三工作组领衔作者关大博表示,2018年的碳排放波动上升体现了一个经济体的正常运行情况。但如果对2018年的碳排放进行估算,排放量与2013年相当。

他表示:“中国应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中成为‘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的纽带与桥梁,在逐步缩小中国各地区间减排技术差异的同时,利用‘一带一路’合作平台,吸收发达国家先进技术,着眼于对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技术交流转让,同时给予能力建设的支持。”

不可阻挡

2018全球碳预算年度报告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有19个代表全球20%排放量的国家在过去10年里成功在国民生产总值没有下降的情况下实现减排。

报告发布当日,《自然》杂志发表题为“排放仍在上升,提高减排幅度”的评论文章,对此作出回应。该文章由Christiana Figueres、关大博等7位专家共同撰写,并由超过100名来自政界、民间机构和商业机构的专家共同签名,呼吁和鼓励各国政府、企业和决策者利用各种工具,在2020年之前大幅提升其气候雄心。

全球市长公约副主席Figueres表示:“如果我们要达到《巴黎协定》的温度目标,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必须从2020年开始下降。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如今,我们已经实现了10年前几乎难以想象的事情。”

作者在文章中概述了对提升气候雄心表示乐观的3个原因:关键技术正在走上正轨、非国家层面的减排努力正在蓬勃发展,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更大胆的巴黎目标。

尽管2018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呈上升趋势,但让Figueres等人感到鼓舞的是,低碳转型正在加速,其发生速度超过任何专家预测。从2015年开始,全球清洁能源新增装机总容量首次超过化石燃料新增容量。如今,全球超过50%的新发电容量来自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容量每4年翻番。预计到2030年,基于锂离子电池的公用事业规模存储系统的成本预计每5年下降52%。若保持这样的趋势,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将产生世界一半的电力。

《巴黎协定》建立在几轮机制之上,而第一轮承诺启动了世界的脱碳努力。Figueres等作者总结道:“在2015年之前,许多人认为《巴黎协定》是不可能的,但成千上万的人和机构已经从‘不可能’变为‘不可阻挡’。脱碳经济也是如此,在追求清洁空气、就业和能源独立以及其他优势的推动下,年轻人、民间社会、企业、投资者、城市和国家的集体努力正在向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前进。”

《中国科学报》 (2018-12-13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头上有犄角!来自反刍动物的“小秘密” FAST将寻找“新太阳的摇篮”
它为什么叫“驯”鹿 “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从何而来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