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1/19 10:00:10
选择字号:
爱思唯尔总裁:推动开放获取像解决碳排放般复杂

 

■本报记者 倪思洁

今年9月,来自英国、荷兰、法国、意大利的欧洲11个科研资助机构决定向科学出版商施压,要求到2020年,由其资助的科学出版物必须在合规的开放获取期刊,或合规的开放存取平台上发布,不允许发表于像《自然》《科学》这类虽然接受单篇论文以开放获取方式出版,但整体上是订阅模式的期刊。

最近,支持这个名为“S计划”协议的科研资助机构,已经从原先的11个,增加到了13个。

这些国家和科研资助机构针对的对象,是包括爱思唯尔、自然、科学在内的大型出版集团。原本应该是一对好伙伴的科技界和出版商,最近几年,因为期刊费用涨价,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日前,《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爱思唯尔全球期刊出版总裁Philippe Terheggen,了解出版方对于S计划的看法及其应对方式。

祸起“两头付费”

《中国科学报》:近年来,出版商和科研组织经常坐上谈判桌,在你看来,目前期刊与科研机构矛盾的“导火索”有哪些?

Terheggen:出版有两种模式,一是订阅模式,一是开放获取模式。我们与这些国家的谈判内容主要围绕着订阅和开放获取两种模式内容如何组合,以及如何实现用户的要求。

一些国家希望快速推动开放获取,希望其资助发表的文章能够在未来几年甚至马上就全部采用开放获取的方式出版。目前,仍有很多文章是以订阅模式出版的,这种混合出版模式使其既需要为采用开放获取出版模式出版的文章支付费用,又需要为阅读订阅模式出版的文章支付费用,在这个过程中,两头都需要费用,但预算是有限的。而以开放获取模式出版的文章,是可以免费阅读的。

我们理解有些国家的预算有限,所以希望能够通过谈判达成一致,找到一种把科研人员的利益作为优先考量因素的解决方案。

《中国科学报》:对于推动开放获取,爱思唯尔持什么态度?

Terheggen:对于爱思唯尔来说,我们是完全支持两种出版模式的。开放获取和订阅模式各有利弊,没有对错之分,同样重要。

目前,从全球来看,以订阅模式和开放获取模式出版的内容数量都在增长。通过开放模式出版的内容占16%,订阅模式出版的内容占84%。从增长速度来说,金色开放获取(即以作者支付开放获取出版费用为基础的出版)出版的内容每年增长12%至13%。订阅模式出版的内容每年增长2%左右。

目前,爱思唯尔的开放获取期刊已经达到180种。对于爱思唯尔来说,我们会听取科研人员的需求。我们始终要出版高质量的符合学术道德的内容。比方说,不会因为出版模式的不同而改变同行评议的质量。

和解决碳排放一样复杂

《中国科学报》:推动开放获取的理想路径是什么?

Terheggen:实现开放获取有点像解决碳排放问题,非常复杂,需要多方共同投入,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可能期待任何一个机构、国家或者是企业能够在明天就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涉及到每个国家的预算,而且每个国家做的决定都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影响,这个影响是全球性的。

如果全球在实现开放获取上的步调一致,对于推动开放获取会非常有帮助。但是,即使所有的国家在实现开放获取目标上的步调是一致的,大家支付的费用也会是不同的。

在推动开放获取的过程中,先行动的国家往往会面临不利局面,因为它们既要为发表开放获取的文章付费,也要为阅读订阅模式出版的文章付费,这会增加其预算,承担高成本。而且,如果全球都变成彻底的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理论上讲,那些出版文章多的国家,例如中国和美国,就需要支付更多的费用,而那些没有出版文章的国家就会不花一分钱读到全球的文献。这种成本间的不平衡导致大家矛盾的产生。

而且目前的状况是,一些国家希望能够尽快实现完全的开放获取,而很多国家对于开放获取没有兴趣,或者说暂时还没有兴趣。所以,“步调一致”只是一种理想的情况。

《中国科学报》:在爱思唯尔看来,中国推动开放获取的兴趣怎么样?

Terheggen:目前就我们的了解,中国对于订阅出版的内容需求量很大。我们暂时还没有看到政府表达出对于迅速推动金色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愿望,至少没有看到相关政策出台。未来,如果中国政府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们也会积极倾听并支持中国的需求。

S计划并非清楚的方案

《中国科学报》:爱思唯尔如何评价S计划?

Terheggen:S计划是科学欧洲协会出台的一个框架协议,该协会的46个成员中有13个基金资助机构参与了S计划,这些基金资助机构所资助的科研产出占全球的6%左右。

对于爱思唯尔而言,我们支持S计划推动开放获取的目标。在开放获取方面,爱思唯尔推出了一些新的期刊,已有的开放获取期刊也在不断发展。

但是,S计划目前还只是一个框架协议,而不是一个非常清楚的行动方案。S计划现在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比如,执行方案到底如何,文章出版费的上限是多少,协议上所写的“从2020年1月1日开始”是指文章发表的时间、提交的时间还是基金机构定项目的时间等。

关于S计划,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先看到更多细节,以判断其目标是否能够实现。

《中国科学报》:S计划公布后,爱思唯尔做了哪些工作?

Terheggen:我们了解了科研界对于S计划的反馈,倾听他们的声音。据我们了解,有些人向科学欧洲协会表达了他们的支持,有些人表达了他们的顾虑。

有些人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为开放获取指出了方向,我们非常欢迎。”

也有些人说:“要是必须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上,那我就不能够在大多数的订阅期刊上发表文章,很多重要的期刊就无法发表了,这对于我的职业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一些大学可能会觉得S计划会影响大学排名。还有一些学校、科研机构、学术团体也有顾虑,因为它们出版的期刊一般都是订阅期刊。

爱思唯尔是不能影响这13个欧洲科研资助机构的政策制定的。它们会听取我们的意见,但是我们不能左右它们的决策。

在目前这个出版模式过渡的过程中,混合期刊提供了出版模式的选择,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果科研人员需要其他的解决方案,我们也非常愿意做出调整。对于爱思唯尔来说,倾听并满足科研人员的需求是我们的目标。

《中国科学报》 (2018-11-19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全身PET扫描可数秒成像 围填海和沿海养殖扩张是湿地退化主因
科学家摸到人类耐力“天花板” 考古人员首次发现商代铸铜工匠家族墓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