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6/20 9:58:15
选择字号:
美国紧急营救南极站点生病人员

“双水獭”飞机在2003年的一次医疗护送中离开南极。图片来源:Jason Medley, NSF
 

两架螺旋桨飞机日前从加拿大卡尔加里起飞,前往南极美国研究站开展一项危险的营救任务。如果一切顺利,其中一架飞机将在6天后抵达,并把一名越冬工作人员接走。这名成员遭遇了原因不明的医疗紧急情况,需要到医院接受治疗。

每年2月,在科学家离开后,会有几十人留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管理的阿蒙森—史考特南极研究站,并在此度过漫长而黑暗的南半球冬季。医学问题的确会发生,但大多数都能通过现场医务人员或者同美国国内的医生磋商得以解决。转移某个人的决定不会被轻率地作出,因为这种营救行动不但危险,而且很费劲。救护用飞机需要的是能在极端寒冷条件下运行并且装有滑雪板的飞机。南极站没有停机坪,因此飞机必须在黑暗中降落于密实的雪上。

由加拿大肯恩·布雷克航空公司管理的“双水獭”飞机同NSF签约,为其“美国南极计划”提供后勤保障。该飞机将飞经南美,到达位于南极半岛的英国南极调查局罗瑟拉研究站。一架飞机将呆在那里,作为搜寻—营救行动的后援。另一架将再穿越2400公里到达南极。

NSF极地项目部负责人Kelly Falkner介绍说,这两架飞机一年到头都在加拿大,因为在夏季它们要被用于运送在北极工作的科学家。NSF并未有自己的飞机,而“该项目对飞机的需求在南半球冬季几乎为零”。最近几十年,“双水獭”飞机可能仅执行了几次应急营救。

越冬研究人员的境况在1999年引发全美关注。当时,南极医生Jerri Nielsen了解到自己在当年5月底患上了乳腺癌。作为在场的唯一医学专业人士,Nielsen招募了未经训练的工作人员帮助她进行活检,并且在10月被转移前一直在研究站。2011年8月,当58岁的研究站冬季管理人员Renee-Nicole Douceur患上中风时,NSF认为,用营救飞机运送他并不安全。尽管Douceur的家人一再请求并向白宫请愿,媒体也多次报道,但Douceur仍在南极待了两个月,直到她最终搭上一架预先安排的货机。

NSF官员并未透露或发布关于上述工作人员医学状况的任何信息。该成员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南极支持合同(ASC)雇佣,而ASC是NSF针对“美国南极计划”的主要运营和研究保障供应商。(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6-06-20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