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咏梅 铁铮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2-6-23 11:06:00
选择字号:
追忆“梅痴”院士陈俊愉:能把男学生说哭的严师

陈俊愉赏梅。

1941年,陈俊愉(右二)与汪菊渊(右一)等骑车从成都到灌县。

陈俊愉与博士生记载地被菊品种。

2007年1月,为国花投一票。

1989年,在河南鸡公山下戏水。

1943年,金陵大学硕士毕业。
 
6月12日,北京阳光灿烂。数以千计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八宝山革命公墓,手捧梅花,步入梅厅,与中国花卉界唯一的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教授陈俊愉告别。
 
“历春夏秋冬,桃李天下,院士千古岁月山河;著梅兰竹菊,赋满神州,先生一生清风正气”,梅厅两侧,长长的挽联,概括了他95岁的人生。
 
许多人喜欢称他为“梅花之父”,甚至叫他“当代梅痴”,因为他用几十年心血培育了大批的梅花新品种。
 
在北京引种梅花第一人,倡导国花评选第一人,在京城创建首个国际梅园,培养出我国第一位园林植物学博士……不少人尊称陈俊愉为中国花卉界泰斗,因为他对花卉的热爱,胜过情人之恋,痴迷而不变;如同对母亲的爱,执著一生而不悔。
 
“这些天我看到每一棵树都觉得是陈先生,心里难受,呆不住了。”专程从河南赶来参加追悼会的花农秦治章,6月18日打电话跟陈俊愉的外孙女陈瑞丹告别。
 
是啊,每一棵树都是陈先生,这位花农朴素的话,比任何人的语言更直达人心。
 
因梅花而荣、为梅花所苦
 
造反派指着他培育的新品种厉声说:“烧掉这些毒花毒草!”多年后,陈俊愉闪着泪光回忆:“数十年过去了,再也没选育出比那更好的品种……”
 
1917年9月21日,陈俊愉出生在天津一个封建官僚大家庭中。5岁时,全家随做官的父亲迁至南京。家里有个10亩地的大花园,那个从私塾一放学就跑来跟着花匠师傅莳花弄草,借此逃避家族矛盾纷争的小男孩,大概自己也没想到会跟花花草草打一辈子交道。
 
1935年中学毕业后,陈俊愉就想考个能学种花的大学,多方打听到只有南京金陵大学有个园艺系,但学费高达每学期100多元,当时一个保姆的月工资仅仅3元。最后还是祖父拍了板:中国历来以农立国,园艺系不外乎是与农业有关,你读农,我支持!
 
开学一看,全班总共两名学生,教授倒有四五位,其中一位教花卉的教师就是解放后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汪菊渊教授。大学毕业后陈俊愉留校任教,次年考取研究生,1943年开始随汪菊渊在四川调查梅花品种,“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吟诵着陆游的名句,风华正茂的他起早贪黑,走遍了巴山蜀水。调查工作持续了5年,在重庆、江津等地发现了“大羽”、“凝馨”、“白须朱砂”等六七种梅花奇品,1947年出版了用文言文写的研究著作《巴山蜀水记梅花》,从此结下了他为梅花所苦、因梅花而荣的一生梅缘。
 
1946年,年仅29岁的陈俊愉被聘为复旦大学园艺系副教授,次年考取公费留学,远赴丹麦哥本哈根农业大学攻读科学硕士学位。导师帕卢丹教授认为他的理论知识已经不少了,缺乏的是动手能力。于是,每逢周末和假期,陈俊愉就去农场、植物园劳动,放弃一切娱乐活动埋头苦读,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出色地完成了学业。
 
当时新中国刚成立,陈俊愉谢绝了许多单位的高薪聘请,论文答辩结束后一周,连毕业典礼都未参加,就带着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克服重重困难,绕道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
 
自古以来,梅花不能过黄河,这使陈俊愉心存遗憾。1957年调入北京林学院(今北京林业大学)后,陈俊愉一边教学,一边和北京植物园合作进行梅花引种驯化研究,尝试把江南的梅花移到北京。3年后,4株幼苗吐出一二十个鲜艳的花蕾,但在朔风寒流的不断袭击下,到3月底就只剩下两个花骨朵了。不过,可喜的是,这两个花蕾终于在1962年4月6日怒放了!翌年,那些梅花开了更多的花,初夏时还结了一个硕大的梅子。两朵梅花度过北国严寒,一颗梅子宣告事业成功!单瓣梅花沅江梅和南京梅终于跨越一千多公里,从江南落户北京。自明朝以来,中国人的梅花北移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研究梅花数十年,陈俊愉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多次遭遇危险。在四川,他险些雨夜葬身江中激流;在庐山,他曾与一只大花豹不期而遇,硬着头皮与豹子擦身而过,惊出一身冷汗……
 
他还遭遇了无数的质疑、嘲讽,甚至他的门生都觉得梅花研究算不上一门学问。不仅年轻人不理解,连一些大家也不太支持他。陈俊愉回忆了一个细节:1962年,当时我提议要把中国10种传统名花的研究列到国家12年科技规划中,梁思成先生问,梅花、牡丹还值得这么系统地用国家力量研究吗?我就回答了他几个字,“此中有真味,欲辨已忘言”,他不说话了。梁先生是大专家,我刚刚回国没几年,但我心里想,梁先生你研究那个斗拱,也值得研究一辈子吗?
 
尽管如此,他“越研究,兴味越浓,接触愈多,感情愈加真挚”。正当事业一帆风顺的时候,“文革”浩劫开始了。梅花是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国花,这成了他遭受十年磨难的导火线。批斗他的大字报多达几千张,连江青都来看他的大字报。造反派还把他拉到苗圃里,指着他十余载精心培育的梅树新品种,厉声说:“自己烧掉这些毒花毒草!”他恳求说:“送给别人不行吗?”造反派蛮横地说:“不行!‘封资修’一棵也不能留!”多年后,陈俊愉向旅德翻译家李士勋回忆这一段痛苦的往事时,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这简直就是强迫一个父亲亲手烧死自己的孩子啊!直到现在,数十年过去了,再也没选育出比那更好的品种……”
 
无数次惨无人道的批斗,有一次甚至连续72个小时不被允许睡觉;母亲和妻子被迫害致死;他被下放云南劳动改造10年,一个晚上推煤3吨多;25年的梅花研究成果毁于一旦,科研工作被迫中断长达15年……漫长的岁月里,陈俊愉用梅花坚贞不屈的精神激励自己,坚信终有光明驱散黑暗的一天。
 
梅品种登录国际权威
 
他让中国获得了第一个植物品种的国际登录权,梅花在国际上有了通行“绿卡”,目前正式登录的梅花品种有400多个。
 
重返工作岗位时,陈俊愉已年过花甲,为了争分夺秒抢回被耽误的教学科研时间,他亲赴武汉、成都、黄山、贵阳等地调研,在南京成立梅花研究协作组,组织全国花卉专家协作攻关,终于把野梅、古梅的分布和梅花的“家谱”基本摸清。1989年,《中国梅花品种图志》问世,这是中国也是世界上第一部图文并茂、全面系统介绍中国梅花的专著。陈俊愉根据他独创的二元分类法,将梅花品种分为3个系,5个类,16个型,详细记载、分析了我国323个梅花品种。这一新的分类方法不仅解决了梅花品种分类这一公认的难题,而且形成了花卉品种分类的中国学派,在国际上独树一帜。
 
中国素有“世界园林之母”的美誉,但直到1998年,号称植物资源宝库的中国却连一个植物品种登录权威都没有,陈俊愉心有不甘。对于如何争取登录权,他一无所知,国内其他人也知之甚少。他先是试探着写信到美国,而后又是加拿大、英国。几经周折,最终才算找到了“庙门”——国际园艺学会的栽培植物命名与国际品种登录委员会。
 
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精心准备了各种材料,三次国际高端会议之后,中国人的申请终于获得了世界的承认。中国获得了第一个植物品种的国际登录权,中国有了第一个植物品种登录的国际权威。国际上开始使用梅花汉语拼音“Mei”作为世界通用的品种名称,彻底纠正并结束了西方对梅花译名的混乱局面。
 
按照国际惯例,每一种植物的栽培品种都需在国际上进行正式登录,才算拿到了在国际上通行的“绿卡”。美国植物品种登录权威最多,有几十个,其次是英国,也有20个左右,就连印度都有。国际植物品种登录权威的职责是负责在世界范围内对某一类或某一种的植物品种进行名称的核准和认定,以确保品种名称的准确性、统一性和权威性,便于花卉在世界的传播和交易。
 
为了做好这个国际登录权威,陈俊愉白手起家,很快就亮出了国际梅品种登录中心的招牌。为了梅品种的登录,他四处奔走。每确定一个名字、鉴定一个品种,都要花费很多心血。他主持召开了7次梅品种国际登录年会,出版了5本梅品种国际登录年报,一些误叫了多年的品种改了名,一些似是而非的名称又有了定论,一些一花多名的统一了名称。目前正式登录的品种超过400个。
 
此后,陈俊愉指导研究生通过梅与杏、山桃、毛樱桃的种间杂交,培育更抗寒的新品种。经过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他们培育、引种了二三十个新品种,能抵抗零下19℃到35℃的低温。梅花露地栽培的范围由北京扩大到长春、沈阳、赤峰、包头、延安、大庆、乌鲁木齐等地,“南梅北移”成效显著,梅花生长线向北、向西推进了两三千公里,堪称植物栽培史上的奇观。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软体机器人可轻柔抓住深海水母 嫦娥四号揭开月背地下浅层结构神秘面纱
科学家破解胎盘异常潜在成因 科学家发现获得高强度金属新途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