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鹏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1-10-11 12:58:56
选择字号:
世卫组织推荐狂犬病防治法在国内遭遇瓶颈
全国犬只免疫率不足10%;卫生疾控部门建议制定全国性管理法规

2008年6月3日,四川绵竹地震灾区遵道镇。北京志愿者兽医刘朗在村民的协助下为流浪狗打疫苗。资料图片 郭铁流 摄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狂犬病防治办法——“十日观察法”,在国内遇到瓶颈。
 
犬只数量庞大、免疫率低、管理不善等因素都是“十日观察法”的障碍。
 
被狗咬伤后,中国通行的办法还是清洗伤口,尽快打疫苗。中国也保持着世界最高的人用狂犬疫苗使用份额。
 
9月26日,卫生部疾控部门负责人称,到2015年,中国狂犬病报告病例数要下降50%。
 
然而,犬只管理,尤其是流浪犬的管理仍任重道远。
 
9月27日,世界狂犬病日前一天,十多名狂犬病权威专家争论着一个看似常识的问题。
 
“被狗咬伤,应怎么办?”
 
有专家说,应赶紧打疫苗。对这种死亡率100%的传染病,大多数人也都会如此回答。
 
但是,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究员严家新提出,要进行“十日观察法”。
 
他说,被咬伤后可边打疫苗,边观察。咬人的犬十天后还健康没有发作狂犬病,被咬者就可不用再打剩下的几针。
 
这种防治狂犬病的方法并非严家新首创。2005年,世卫组织发布报告就认可这种方法。
 
但是,卫生部疾控局有关负责人说,根据国情,目前行之有效的防控措施还是给人接种疫苗。没有70%以上的犬免疫,要推行“十日观察法”不现实。
 
据了解,中国已进入狂犬病防控节点。要使狂犬病人数下降,其关键仍在于改善犬只免疫现状。
 
狂犬病多发农村
 
地坛医院今年接诊8例狂犬病病例,几乎都来自河北农村
 
地坛医院医生田地仍记得林浩来时的样子。
 
去年9月的一个凌晨,下着大雨。
 
“他裹着个被子。”田地说,进了屋,放下被子,他好像就没事儿了。
 
当时林浩尽量让自己镇静,但仍然透着一股不由自主的兴奋和躁动。之前裹着被子,是因为有点恐水。
 
在入院的十天时间里,林浩恐水、怕光的狂犬病临床表现也越发明显。
 
田地知道,坐在他面前的20岁的生命,已失去任何可以挽救的机会。
 
“只要被确诊,就等于判了死刑。”9月27日中午,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陈志海说。
 
据介绍,早期狂犬病人症状并不明显,躁动型的病人能几天几夜不睡觉。他们身体燥热、亢奋,一直说话,仔细听,他们都有意识,而且逻辑清楚。
 
但是慢慢的,病人开始分泌特别多的唾液,咽不下去,开始随处吐,“有一名病人,家属给他擦唾液,一晚上用了好几卷卫生纸。”
 
陈志海说,他们随后显出怕光、怕水、怕风,甚至开关门的风,都会把病人吓得一哆嗦。直到最后,病人因呼吸中枢麻痹或衰竭而亡。
 
“医院也做不了什么。”打镇静剂,上呼吸机,但是更多时候,尤其是外地患者,一旦确诊,家属直接就把病人领回家,只能等死。
 
这就是狂犬病,目前死亡率为100%的人畜共患病。
 
中国每年有2000多人被狂犬病夺去生命。死亡数字始终处于各类传染病死亡报告数的前三位。
 
据北京市卫生信息网显示,今年截至7月,北京市共有4人因狂犬病死亡。
 
连续5年,北京每年狂犬病报告数维持在10例以内,而且都是散发。在2005年之前,北京曾保持了11年没有狂犬病例的纪录。
 
这些散发病例中,既有外地到北京的务工者,也有北京市本地居民,两者基本各占一半。
 
“来我们这里就诊的狂犬病病人,多数是农民。” 田地说。今年至今,地坛医院接诊8例狂犬病病例,几乎都来自河北农村。
 
《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分析,从人群分布上看,农村地区病例较多,男性病例较多,15岁以下儿童和50岁以上人群发病较多。
 
另据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犬、猫免疫率低,农村地区犬只免疫率仅为10%,猫则几乎没有进行过免疫,形成不了免疫屏障。
 
“十日观察法”水土不服
 
动物咬人后十天仍健康,人排除感染可能;此方法遭到多方质疑
 
按照卫生部印发的《狂犬病暴露预防处置工作规范(2009年版)》要求,如果被咬伤或者抓伤出血(Ⅲ级暴露),就应当“立即处理伤口并注射狂犬病被动免疫制剂,随后接种狂犬病疫苗。”
 
这是目前预防狂犬病最权威的做法。
 
但据统计,只有10%的咬伤出血病例,会选择注射狂犬病被动免疫制剂。
 
“价格高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外科主任王传林说。
 
以较为安全的被动免疫制剂——免疫球蛋白为例,每十公斤体重需要接种一支,而每支的价格超过了250元,以一个60公斤的成年人计算,一次注射,至少要1500元,且要自费。
 
目前北京使用的国产狂犬疫苗,一针价格接近50元,全程接种需要5针,即250元。
 
这样算下来,一人被咬后,需要花费1700元以上。
 
据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狂犬病疫苗使用量约为1200万至1500万人份,年直接费用约为35亿至50亿元。中国使用了超过全球80%的狂犬疫苗份额。
 
另据《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描述,除了部分人忽视预防外,还有部分人,被猫狗抓舔后,就立即打疫苗,但仍还担心、忧虑,最后发展成强迫症和“狂犬癔症”。
 
严家新说,狂犬病的潜伏期是流传至今的谬误。
 
“其实被证实的最长记录只有6年。”好狗好猫流浪狗义工团志愿者雀雀说。
 
在一线进行狂犬病接诊救治的陈志海说,绝大多数病人在被病狗咬伤后,如果不做处理,发病期很少有超过六个月的病人。
 
据王传林推测,目前接种疫苗的1200万-1500万人中,有可能95%以上的人是在“陪打”。但是目前在没有办法判断哪些病例是被病犬咬伤的情况下,这种“陪打”也实属无奈。
 
9月27日,严家新提出,应早日在中国推行“十日观察法”,这是减轻被咬者打疫苗负担,以及消除误区的有效途径。
 
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发布的《狂犬病专家磋商会首篇报告》中说,如果动物在10天的观察期内,仍然保持健康,或经技术证实动物为狂犬病阴性,则可以终止治疗。其理论的前提是,健康犬并不传播病毒,得狂犬病的犬出现临床症状10天内会死亡。
 
但是在9月27日的研讨会上,严家新的建议,立即遭到现场一些专家和医疗疾控人士的反对。
 
反对之声多集中在,“十日观察法没错,但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并不可行。”
 
9月26日,上述卫生部负责人说,目前实行“十日观察法”有难度。特别是农村,有时候甚至都找不到咬人的犬。
 
这位负责人说,与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狗群免疫率很低,仅10%的狗接受免疫。如果在观察期间出事,谁也负不起责任。
 
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记者了解到的消息是,在卫生部即将发布的有关被犬咬伤后规范化处理的流程图中,“十日观察法”或仍然不会被采纳。

1 2 3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