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深巷花 来源:网易探索 发布时间:2009-7-26 7:19:06
选择字号:
摄影记者拍到高超的动物伪装艺术

有时候生存就意味着欺骗、盗窃和伪装。《美国国家地理》摄影记者拍到的这些高超的动物伪装技巧,令人感叹生命之灵气。你能看出这些有趣而高超的伪装吗?
 

 
三只枯叶蟾蜍聚集在几码之内,恍若从巴拿马森林里消失了似的。在热带地区,一切生物几乎都是另外一些生物的美餐。要存活下去,往往就需要利用这种伪装来骗过捕食者的眼睛。
 

一只旗足虫栖息在一朵西番莲花上,而一只鸟儿正瞄准了这只旗足虫,可能是因为看到了它飘扬的“红旗”——旗足虫试图借此使得其天敌下嘴时远离要害,咬到不致命的部位。
 

一根手指长螽斯伪装成一块覆有青苔的树皮,在巴拿马森林那不见天日的下层植被中,很难发现。不过,这种伪装并不仅局限于其外表,披着这层外衣的生物自身还必须成为伪装的一部分。这种在夜间活动的昆虫,在白天的时间里要保持静止状态,隐匿其外形。
 

马来西亚的一只雌性叶科昆虫,更像植物而不是动物,让其众多的树叶模仿高手中脱颖而出。根据最近在德国发现的一块化石判断,这类昆虫在470万年间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作为数千类叶状生物中体型最大的一种,叶虫(Phyllium giganteum)伸展开来可长达4英寸。
 
伪装成树
 

这两只迷彩螽斯(Mimetica katydids)的翅膀状若树叶,上有褐色的斑点,边缘也不平滑;腿则状若细枝。它们在休息或进食时可引起不了丝毫的注意。尽管如此,它们的最佳伪装也有失败 的时候。这类动物的肉质多、蛋白质丰富且无毒素,眼尖的猴、鸟、蜥蜴、青蛙和蛇都在努力寻找和捕获它们。
 
“两面派”
 

多出一双眼睛,即使是一双假眼睛,对于为那些根据外表选择猎物的捕食者所追逐着的昆虫们来说,也是一种恩赐。锯鼻飞虱(saw-nosed plant hopper)的第一重防御便是伪装。
 
“两面派”
 

但是如果一只鸟,或者其他猎捕者瞄准了它,锯鼻飞虱会把它们吓一大跳——通过露出一对红斑,这对红斑会被误认成一只更大型动物的眼睛。
 
“两面派”
 

“蝶蛹(butterfly pupa)”——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丹尼尔•简森(Daniel Janzen)在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发现的一个物种——也有一张假脸。住在一张卷起来的树叶里,它从中“探出一双眼睛”,对于那些在层层树叶中探索昆虫猎物的体型较小的鸟,它的眼斑可以起到威慑作用。虽然这是自然界一个比较普遍的伎俩,但“假眼策略”看起来也不是万无一失的。被捕获的动物们可能有第二重防御,例如散发出异味或分泌出毒素。飞虱则采用了一种更具智慧的方式——模仿带刺的黄蜂的嗡嗡叫声,刺激对方尽快释放自己。
 
假身份
 

藏在你面前的是头很大的Hyalymenus若虫(脚朝上),它已进化到外观和行为都象食树汁液的蚂蚁——这种更凶猛的 生物会蜇人或使用毒素、刺及群体攻击。捕食者都会避开这种蚂蚁,于是也就会错过冒名顶替者。但是这种伎俩是很危险的:如果这种蚂蚁在群体内发现了这种无 害的混入者,就会发动攻击。
 
迷惑敌人
 

保护色和如叶脊般的形状能够帮助一只热带尺蛾(Geometridae)毛虫隐蔽它的行踪,但是更为高 明的是它的摄食动作。沿着叶片的扇形轮廓下嘴,同时保持叶子左右两半的边缘对称。“它通过掩饰叶子的受损情况来避免捕食者追踪到它的下落。”犹他大学 (University of Utah)的生物学家菲利斯•康利(Phyllis Coley)说道。她说,这么一只不起眼的小尺蠖是“很精明的”。
 
迷惑敌人
 

通过制造假象和优雅的伪装,许多毛虫都让它们的敌人琢磨不透。蚕蛾(silk moth)毛虫有一个假头,甚至连假触角都配齐了,在天敌攻击时诱惑对方咬它的后部。它们的B计划是:一旦诡计不奏效,它们真正的头部另带有刺,能促使攻击者完好无缺地把它们吐出来。
 
引起注意
 

对于一条线形寄生虫来说,目标不是逃跑,而是被吃下去。当它寄生于一只蚂蚁身上时,它会将它宿主的屁股变得像一个成熟的果子一样又红又显眼。生态学家史蒂夫(Steve Yanoviak)说:“这可能能骗得一只鸟把它吃掉,然后这只鸟就吃下了一肚子的线虫卵。” 然后这只鸟通过排便四处散播这些虫卵,而蚂蚁又吃鸟粪,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循环。
 
引起注意
 

对于蛙类来说,醒目的颜色往往是有毒的信号。但是,在巴拿马的群岛中,有一种蛙并不局限于发出单一颜色的信号。这是反常的,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马汀娜•马安(Martine Maan)说:“我们以前认为,如果蛙都同色,会使得其天敌很容易地将毒性和颜色联系起来。”但另一种决定性力量在起作用。不同岛屿上的雌蛙已经培养出对不同颜色的配偶的倾好,这可能使得雄蛙的颜色各异而不是相同。但是,有毒警告似乎仍是有效的。马安说,大多数捕食者可能遇到颜色鲜明的青蛙就避开,这是在一个危险的世界采取的预防性策略。
 
可隐身的保护色
 

体型又长又窄,还有保护色的一只巨眼蜘蛛(Deinopis spider),“消失”在巴拿马一片干枯的棕榈叶里。该类蜘蛛因其皱巴巴的、怪物般的脸闻名于世。
 

作为绿色的Deroplatys trigonodera的近亲,这只枯叶螳螂已经融入了周围环境。这种螳螂的外表已经进化成了落在热带森林地表之上的腐叶。由于是夜间出动寻找猎物,这种隐形昆虫有很大的复眼,是一个守株待兔的大师级捕食者。它不被发现地潜伏着,然后带刺的前腿迅速移动,毫不迟疑地干掉了它的昆虫猎物。
 

隐形能力不能奏效的时候,东南亚的一种模仿腐叶的螳螂Deroplatys angustatat可以亮出其腿部和前翅下侧的明亮的颜色和眼斑,惊敌人一跳。
 

眼睛和触角差点就暴露了这只叶虫(Phyllium giganteum)的头部。早期的植物学家认为,叶科昆虫实际上与它们所模仿的树叶结合在一起了。英国皇家学会研究员理查德•布拉德利(Richard Bradley)在1759年写的那样,“昆虫被树的汁液所滋养……并随着就像翅膀一样长入了它们的身体里的树叶的飘落,它们也从树上掉落,然后四处徘徊。”这段描述“在后来看来,似乎有点可笑,”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爱德华•贝克(Edward Baker )说,“但事实是,对这些物种的大多数生物的生活规律,我们仍然知之甚少。”
 

可能你需要再看一眼,甚至是看第三眼,才能发现这种生活在马来西亚婆罗洲的一种竹节虫。(原文来自:美国国家地理 译者:深巷花)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航团队推出特殊构型垂直起降飞行器 我国学者发现地球最早的苔藓虫化石
建在自然保护区里,LHAASO够环保吗? 原生生物缓解气候变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