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Verena Behringer 来源:《eLife》 发布时间:2022/9/15 15:54:27
选择字号:
来自“二孩”的压力

 

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不仅对父母来说是一次非凡的经历,对其兄姊来说也是如此。人类行为研究表明,家庭的一系列变化会给先出生的孩子造成一段时间的困惑和紧张,他们会变得黏人、抑郁和脾气暴躁。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不知道这种压力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在生理上被检测到。

Verena Behringer是德国灵长类中心莱布尼茨灵长类研究所的一名科学家。在与奥地利维也纳兽医大学康拉德·洛伦茨行为学研究所和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共同进行的研究中,他们检查了野生倭黑猩猩尿液中的各种标记物。研究人员发现,第二只幼崽的出生会导致年长兄姊的应激激素皮质醇增加5倍,且免疫反应也会降低。此外,这种生理变化与幼小动物随年龄增长经历的断奶过程无关。相关研究成果8月30日发表于eLife。

这项研究是在刚果雨林的LuiKotale研究站进行的,两个倭黑猩猩群体住在野外研究站附近。在650多个小时中,研究人员观察了17只首次成为“哥哥姐姐”的小动物的行为——它们在弟弟妹妹出生时,年龄都在2到8岁之间。与此同时,研究人员还收集了倭黑猩猩在其弟弟妹妹出生前后的319份尿液样本。

“随着幼年动物的成长,断奶或食物变化的各种过程也会刺激应激反应。”Behringer说。科学家分析了尿样中3种不同物质的浓度:皮质醇、新蝶呤和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3)。皮质醇是一种应对压力而分泌的激素;新蝶呤由免疫系统的激活防御细胞产生;T3则是一种调节体内代谢活动的甲状腺激素。

研究表明,当弟弟妹妹出生时,“哥哥姐姐”尿液中的皮质醇水平增加了5倍,并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保持这一水平;同时,新蝶呤浓度降低,表明免疫反应降低;而甲状腺激素T3则没有明显变化。

“年轻的倭黑猩猩在弟弟妹妹出生时突然经历了一种极端的压力状态。”Behringer解释说,“皮质醇水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异常高,无论孩子出生时是2岁还是8岁。这种持续的应激反应对免疫防御有负面影响。由于甲状腺激素浓度没有变化,我们可以假设应激反应不是由高能的压力源刺激的,比如突然停止哺乳。”

记录的行为数据也证实了这一假设。例如,研究人员观察了“哥哥姐姐”哺乳的程度、其与母亲还有多少身体接触,以及被抱的频率。所有可以作为额外压力源出现的断奶过程,要么在弟弟妹妹出生之前完成,要么在出生时没有突然变化,要么只在年轻个体中较为显著,随着年轻倭黑猩猩的长大而消失。

“我们的研究第一次表明,弟弟妹妹的出生对哥哥姐姐来说是一个真正有压力的事件。”Behringer总结道,“但是,没有必要担心。这种压力是可以忍受的,可能会导致年长的兄姊在以后的生活中有更高的抗压能力。毕竟,弟弟妹妹不仅是竞争对手,也是重要的社会伙伴,对个体成长有积极影响。”(来源:中国科学报 李木子)

相关论文信息:http://doi.org/10.7554/eLife.77227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网APP推出论文&基金全新活动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