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大庆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4/21 10:05:36
选择字号:
都数字时代了,还要去图书馆读书吗?

 

文 | 张大庆(北京大学医学图书馆原馆长)

数字时代的阅读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纸质书籍和杂志,出现了多种阅读方式,包括电子书、社交媒体、在线论坛、听书、视频等。数字阅读为读者带来了更多的阅读乐趣,读者可以通过评论、分享、点赞等方式与作者和其他读者交流及互动,形成更加活跃的阅读社区。许多数字阅读平台通过个性化推荐算法,根据用户的阅读历史、兴趣和偏好,为其推荐更加符合个人口味的内容,提升阅读体验和效率。
同时,数字时代的阅读呈现出碎片化和快节奏的特点,使得人们更倾向于快速浏览和获取信息,而不是深度阅读和思考。我认为数字时代的阅读大致可分为点阅、查阅和翻阅三种类型。
第一,点阅是读者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兴趣,主动选择阅读内容,具有较高的自主性和灵活性。点阅已成为大多数人获取信息的重要方式。
不过,若读者希望自主搜索和筛选信息,可能会花费较长时间才能找到符合需求的内容,信息获取效率并不高。点阅的范围和深度受到个人兴趣和主观选择的影响,致使读者往往忽略潜在有价值的信息资源。
与点阅相关的是知识推送,即信息提供方通常会基于读者的兴趣、阅读历史和行为模式,通过智能算法进行个性化定制,向用户推送符合其需求的内容。
理论上讲,推送算法可能存在过滤偏差,使读者只接收到与其过去浏览行为相符的内容,导致信息范围受限,缺乏多样性和广度。在现实中,由于读者难以事先筛选和评估推送内容的质量和可信度,还可能会接收到低质量或错误的信息。
因此,点阅在理论上可能导致信息茧房的形成。信息茧房指的是个人由于倾向于阅读与自身观点相符合的信息而造成的信息闭塞现象,导致对不同观点和信息的认识和理解受到限制。但读者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来避免,如主动寻找并阅读不同观点和立场的信息、保持对多样性观点的开放心态、不盲目接受所阅读信息、对阅读的信息进行客观评价和分析等。
第二,查阅是指为了获取特定信息而进行的目的性阅读。查阅性阅读通常是为了解决特定问题或获取特定信息而进行的。当下,读者查阅基本上是基于数据库和网络搜索引擎等工具来获取所需信息,当然也可以到图书馆进行线下查阅。
查阅注重高效获取信息,读者通常会采用检索关键词、作者、标题等方法。查阅的重点在于文献或信息的密度和质量,读者会选择性地阅读和参考权威文献、可靠的信息源。
不过,查阅也有其局限性。读者往往依据以往的阅读经验或来自师长、同行的指引,目标明确,但可能只阅读文本中与自己需求相关的部分,而忽略其他内容,尤其是可能会忽略一些相关但非直接相关的信息,导致对问题的理解不够全面。
此外,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数据库或在线查阅都可能产生大量信息,读者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筛选。
第三,虽然到图书馆翻阅是传统的阅读方式,但在数字时代翻阅依然具有不容忽视的重要价值。
在图书馆翻阅不同类型的书籍,无论是小说、历史书籍、科普读物,还是专业性的学术期刊论文,都有利于开阔视野,了解不同领域的知识。翻阅不同的资料和作品可以启发思考、拓宽思维的边界、激发创新的灵感。
在图书馆翻阅文学类作品可以丰富个人的情感体验,翻阅文化、艺术类书籍可以培养审美情趣和文化修养,翻阅历史和哲学等方面的书籍,可以了解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理解各种文化、制度和社会现象的形成与变迁,了解不同的哲学观点和思想传统,增进对世界多样性的理解和尊重。尤其是阅读哲学著作有助于引发自我反思,审视自己的内心世界,有利于促进个人心灵的成长。
在图书馆自由地翻阅各类书籍,实际上是与先贤对话与交流,经常翻阅大量的书籍和资料有助于提升阅读能力,包括阅读速度、良好的阅读习惯和技巧。
坐在图书馆宁静的一角,沉浸于思想的海洋,与智慧的源泉相遇。在这里,思维自由地奔驰,心灵得以沉淀和升华。在这里,与书籍为伴,与先哲对话。去图书馆吧,畅想人生,享受美妙的读书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老化的哈勃空间望远镜转向单陀螺仪操作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