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喻琰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4/2/19 14:16:04
选择字号:
Sora为何未在中国出现?谢赛宁反问“我们准备好了吗?”

 

·针对网传消息称,Sora的发明者之一是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天才少年谢赛宁,对此本人表示该消息完全不实。此外,谢赛宁表示,“在问Sora为什么没出现在中国的同时,可能也得问问假设真的出现了(可能很快),我们有没有准备好?”

OpenAI推出的视频大模型Sora讨论热度持续升高,日前有网络消息称,Sora的发明者之一是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天才少年谢赛宁。谢赛宁19日向澎湃科技(www.thepaper.cn)澄清,这一消息系误传。他本人当日也已在微信朋友圈回应, Sora的诞生过程跟他本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是标题党AI写稿,误导事实。”

谢赛宁。

谢赛宁在朋友圈写到:

Sora是Bill(Bill Peebles 又名William Peebles,Bill系昵称)他们在OpenAI的呕心之作,我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Bill告诉我他们每天基本不睡觉,高强度工作了一年。跟我的关系是什么呢,只能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标题党AI写稿,胡乱挂钩,误导事实,结果也有些阅读量了,希望票圈各位点点举报,不要误解、误传,帮忙想想办法早点take it down。

多说两句:

1. 对于Sora这样的复杂系统,人才第一,数据第二,算力第三,其他都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2. 在问Sora为什么没出现在中国的同时,可能也得问问假设真的出现了(可能很快),我们有没有准备好?

如何能保证知识和创意的通畅准确传播,让每个人拥有讲述和传播自己故事的“超能力”,做到某种意义上的信息平权。但是又不被恶意利用,变成某些人某些组织的谋利和操纵工具。OpenAI有一整套的red teaming(红色小组)、safety guardrail(安全护栏)的研究部署,欧美有逐渐成熟的监管体系,我们准备好了吗?

这件事跟技术成熟前,生成点小打小闹的漂亮图片不是一个量级,真相捕捉和黑镜里讲的故事,很有可能很快变成现实。

我之后在nyu(纽约大学)也会开展一些相关的研究,我想这也是学术界可以为这个时代肩负的重责之一。

3. 真是求求了,人到中年,害丢这么大人。拜托帮忙举报下。

谢赛宁本人朋友圈回应

谢赛宁在接受澎湃科技采访时表示,目前他本人在纽约大学任职,此前曾在Meta的FAIR实验室任职。Sora的团队负责人之一Bill Peebles曾是Meta的实习生,两人曾一起做了Diffusion Transformer(DiT)的工作,发表了相关论文在ICCV 2023计算机视觉会议上。Bill Peebles实习结束后于2022年年底加入OpenAI团队开始全职工作,领导Sora团队。

谢赛宁称,最近Sora公开的技术报告中提及,Bill团队正是用了此前他们一起做的DiT架构完成了这项工作。但是对于Sora这样的大规模系统工程,神经网络架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大部分的功劳要归功于OpenAI的人才储备,高质量数据规模,以及巨大的算力。

谢赛宁再次向澎湃科技强调,“第一,我并不是这个团队的一员,OpenAI的努力,以及后来获得的成功跟我毫无关系。虽然我们的论文起到了一些研究上的贡献,但是真正关键的还是人才、数据和算力。希望各位看到相关不实信息能够举报,不要误解和误传。”

在看到网传消息后,他经过10个小时斗争,最后终于让误导内容下架。

据谢赛宁个人主页及上海交通大学校友会介绍,谢赛宁现任纽约大学报计算机科学助理教授,同时隶属于纽约大学数据科学中心。2013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ACM试点班)本科毕业,任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室(FAIR)研究科学家,2018年,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获得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科学家发现第一颗拥有永久黑暗面的行星 中国超重元素研究加速器装置刷新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