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2/5 19:49:08
选择字号:
教授被“停止”招生资格后网上求助,单位“严正声明”,本人再回应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就被剥夺了招生的资格。”

2月4日晚7时许,一条标题为《薛鹏老师被剥夺了招生资格?!》的实名求助视频从B站流传开来,发布人正是“薛鹏老师”本人——她在B站个人实名认证为“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教授”。《中国科学报》查询得知,薛鹏于2020年获“国家杰青”项目资助。

2月5日,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北京计科中心”或“中心”)发布声明,称薛鹏教授已于2023年7月26日向中心提交离职申请,按照告知期,明确将于2023年10月31日离职。中心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在2023年8月31日报送的2024年度研究生招生专业目录中停止了薛鹏的招生资格。

声明最后,北京计科中心表示:对于薛鹏教授,以及造谣惑众的其他人员、媒体,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力。

  ?

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发布的声明。来源:官网


对于该声明,薛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独家回应称,她确实曾提出离职,但中心并未批准其离职,“等于我没有离职成功”。

记者随后拨通了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公开电话,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并不清楚,一切以单位发布的公开声明为准。

薛鹏回应“声明”:要离职就要放弃“杰青”

以下是薛鹏本人的回应:

2023年7月底,我按照入职时offer letter的规定,提前3个月提出,希望10月底离职。

但中心一直没给出任何批准文件。相关部门在没有批文的情况下未予配合办理调档等离职手续,等于我没有离职成功,人事关系还在中心。2023年10月31日跟中心领导谈话的录音可以作证,领导的原话:人事关系一天没有走,依然是职工,又是项目负责人。

由于单位没有给我办理相应的离职手续,那么我现在仍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一员,是中心的教授、博士生导师,理所应当地有资格继续招收研究生。

在离职这件事上,中心提出了一个在我看来极不合理的要求。

中心提出允许我离职的前提条件是,要求我个人前往国家自然基金委申请杰青项目的终止,而这同时也意味着要我放弃“杰青”称号。

我觉得这样不合理。我咨询过相关的领导、专家和专业人士,国家自然基金委并没有这样的先例,都不认同这种做法。基金委的章程也规定了,即便是人换到新单位,但如果能继续完成项目,项目也不必终止。

我提出来的折中办法就是我人留下,把项目完成后再做打算。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突然失去招生资格的事情。

按照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相关要求,我的杰青项目预计在2025年完成。

许多人说我话没说全,但其实是涉及的内容有点多,难以一时间说清楚。招生只是一个方面,是科研工作受阻的一个体现。除此之外,我的很多其他科研活动已经受到了一些阻碍,但传说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流言,则纯属子虚乌有。

事件回顾:博导实名求助“招生资格被无端剥夺”

据公开信息,薛鹏本科和博士均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04年博士毕业之后,她先后远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和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方向为量子信息的物理实现以及量子光学的基础研究。2007年开始探索“量子行走”理论研究,2013年转向实验研究。

2009年,薛鹏回国加入东南大学物理学院,2011年被学校聘为青年特聘教授;2018年加入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任教授,同时仍在东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2020年8月,薛鹏入选“2020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项目申请人名单”,即“国家杰青”项目。

在最初那条时长为1分50秒的视频中,薛鹏一手举着身份证、一边诉说:她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一直“在这边招收研究生”。但最近她惊讶发现,从2024年2月1日开始的研究生招收目录,已经没有她的名字了。

  ?

薛鹏实名求助的视频截图。来源:B站“薛鹏老师”

“之前对一些同学的承诺,现在可能会有一些问题,非常抱歉。”视频中,薛鹏猜测,“我个人也觉得可能是受到了打压,所以也希望能够有正常的渠道去沟通,能够去汇报我的情况,去正常地解决这件事情。但是现在是没有能够解决到的。”

《中国科学报》留意到,薛鹏于2021年9月成为B站的科普UP主,目前有2万粉丝。她给自己的标签是“从事量子信息和量子光学实验研究的科研工作者”,迄今共发布了31条视频,大多数以量子科学知识普及内容为主。目前,实名求助的这条视频在B站已有超过20万人观看,近两千人评论,是她所有视频中播放量最高的一条。

记者看到,薛鹏还将同个视频发布在抖音个人号上,截至发稿,该视频已有超过22万次转发、近9万条评论。

网友热议:薛鹏与单位之间的协商很重要

对于薛鹏因“被剥夺招生资格”实名网上求助一事,网友们各执一词,众说纷纭。

有网友认为,薛鹏教授招生资格被停止是否“无端”并不容易界定。按照北京计科中心发布的声明,相关招生资格的事宜已经发布超过3个月,这3个月内双方应该有协商和沟通,但双方之间的沟通如何,薛鹏并没提及。

也有网友站在薛鹏一方。一位经常看薛鹏科普视频的网友留言说:“希望在社交媒体上的发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薛鹏老师减轻压力,薛老师是非常优秀的科研工作者,不应该遭受如此对待。”

还有网友认为,薛鹏教授于2020年8月获得杰青基金资助,正常资助期是2021~2025年,现在仍在资助期内。现在才2024年2月,离资助期结束还有接近两年,这个时间节点跳槽,是否违反了国家相关政策?如果人不在单位了,学生由谁来带?

记者查阅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相关信息得知,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负责人遇到工作调动的,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确实可以“带走”,但这也取决于和原单位协商的结果。如果单位不允许,那就无法带到新单位了。

相关规定如下:“项目负责人调入另一依托单位工作的,经所在依托单位与原依托单位协商一致,由原依托单位提出变更依托单位的申请,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协商不一致的,自然科学基金委作出终止该项目负责人所负责的项目实施的决定。在站博士后获资助后不得变更依托单位。”

值得提出的是,早在2018年6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曾发布一封关于“避免人才项目异化使用”的公开信。信中提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人才项目资助项目负责人不是荣誉称号,应避免人才项目被异化为“头衔”和“荣誉”并与各种待遇直接挂钩。

中心官网仍有“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薛鹏教授”信息

公开信息显示,薛鹏目前所供职的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成立于2009年8月,系中央预算独立法人事业单位。该中心的长期目标是以计算科学研究为手段,以重大科学技术工程的实施和发展需求为牵引,积极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促进人才培养,开展基础性、前沿性、关键性和交叉性的研究工作,搭建开放式、综合性、国际化的科研平台。

记者还在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官网首页看到,薛鹏课题组及合作者于近期取得的“不确定因果序在量子电池协议开发中的进展”等成果信息仍被放在“新闻动态”一栏。在北京计科中心这条发布于2023年12月29日的新闻动态中,薛鹏仍被称作“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教授”。

  ?

薛鹏课题组及合作者近期成果信息。截图自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官网

*本报记者甘晓对此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