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人夫 柴如瑾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3/5/21 7:55:53
选择字号:
科技术语翻译与规范:为科技强国建设增添助力

 

你知道怎样表示地球的质量吗?千克、兆克……泽克、尧克,更大的数据如何描述?那电子的质量如何表示呢?毫克、微克……仄克、幺克,多小的数字能反映微观世界?2022年以前,地球质量约为6×103尧克,电子质量约为0.9×10-3幺克。

2022年11月,国际计量大会通过决议,引入4个国际单位制(简称SI)新词头,这也是1991年以来国际单位制首次新增词头。近日,国际单位制新词头中文定名发布:ronna译为容[那],表示数字后有27个零;ronto译为柔[托],表示数字后有30个零;quetta译为昆[它],表示小数点后有27个零;quecto译为亏[科托],表示小数点后有30个零。因此,地球质量可简单表示为约6容克,电子质量约为0.9柔克。

新词头定名后,它们将在大数据、天文、粒子物理等领域率先得到应用,为人们开辟更广阔的研究领域和更深刻的认识途径。为国际单位制新词头进行中文定名,是我国科技术语翻译事业的一个缩影。术语是传播科学概念、定义和规律的基本要素。那么,科技术语翻译有何意义和价值?翻译时应遵循哪些原则和标准?还有哪些难题亟待破解?记者就此展开采访。

为时和为事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提出的著名论断。文学如是,语言亦然。科技术语翻译也是“为时”“为事”而兴,既不随便创造,更非无的放矢。

如果说科学技术是一座雄伟的“大厦”,那么科技术语就是其中的“砖瓦”。翻译好科技术语,就是生产标准、优质的“砖瓦”。

“科技名词是科学技术形成、记录、积累、交流、传播的前提和基础,是科学思维的基础和工具。”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专职副主任裴亚军指出,统一、规范科技名词是国家科技基础条件的重要内容,是推动科技创新和构建新时代中国科技话语体系的基础性工作,也是中国融入全球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性举措,意义重大而深远。

“科技术语翻译应中国社会的进步而出现,应中国社会的需要而产生,宗旨是为中国社会服务,对中国社会的发展作出贡献。”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和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周荐说。

“20世纪初,科技术语翻译一度扮演了知识革新和话语演进的急先锋。”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事务中心副主任张晖介绍,伴随西学东渐,西方科学技术大规模传入中国,官方有组织的科技术语翻译实践应运而生。1909年,清政府学部设立编订名词馆,编纂了《植物名词中英对照表》《数学名词对照表》《心理学名词对照表》等;1932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国立编译馆,其后组织审定并出版数学、物理学、天文学等自然科学名词18种。

1950年,新中国成立伊始即在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下成立学术名词统一工作委员会。1985年,科学技术部和中国科学院共同成立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1996年更名为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更名的背后,科技名词工作也由自然科学技术领域逐步扩展到工程技术、人文社会科学等领域。

“科学技术有学科领域的分野,但科技知识的整体性往往无法割裂,学科交叉是常态,交叉学科也在大量诞生,这是科技发展的常态,也是科技发展的必然。”张晖说,无论是侧重认识世界的自然科学,还是侧重改造世界的工程技术,还是追求科技向善的人文与社会科学,都是人类知识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在现有科学技术领域全面总体布局,是顺应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选择。

“时至今日,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已审定公布了天文学、物理学、语言学、教育学等150多种规范科技术语,内容覆盖基础科学、工程与技术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医学等各个领域。”裴亚军说,这对我国科研、教学和学术交流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原则和标准

国际单位制新词头的中文定名有何讲究?“在此次定名过程中,新词头相关领域的科技专家和语言文字专家一道,不仅考虑了科学性、单义性、系统性、简明性、民族性、协调性、约定俗成等基本原则,还结合词头的读音、字义,综合考虑了易认、易读、避免歧义、避免混淆等因素。”张晖指出。

新疆大学天山学者、博士生导师冯志伟认为,科技术语翻译要注意准确、简洁,并结合语境理解。“科技术语通常是反映现代科学技术新概念的新术语,需要严格准确地翻译,以保证信息传递的准确性和可靠性。”

“科技术语常常需要结合上下文语境或专业领域才能正确理解其含义。比如英语的bridge,在建筑学中应当翻译为‘桥’,在音乐学中应当翻译为弦乐器上的‘琴马’,在牙科学中应当翻译为‘齿桥’。”冯志伟补充道。

“科技术语翻译大致要遵循效用第一、意义第二、形式第三的三大原则。”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学研究中心教授黄忠廉认为,科技术语翻译旨在促进科技交流,因此能满足读者的需求且为其所接受,成为科技术语翻译的首要原则,体现为可读性、透明性、关联性、有效性等。

黄忠廉强调,作为反映科技思想的最小最佳载体,科技术语的语义准确是最高要求,因此如实传达意义成为第二原则,体现为科技术语翻译的准确性、单一性等。“在价值与语义传达之下,科技术语翻译常采用取意舍形、因意变形、因意造形等手段,形式处于最次要的地位,常体现为简洁性、规范性等。”

针对医学术语翻译,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医学英语系副主任蒋文凭提出了“关联原则、语境原则和人文原则”三个原则。关联原则指整个概念体系中不同节点、不同层级术语之间的关联互动,确保译名表达规范统一;语境原则指只有在真实的专业语境和交际语境中才能实现医学术语的精准翻译;人文原则指必须忠实于医学的人文底色,对术语承载的伦理价值和文化价值予以关照。

就人文原则的应用,蒋文凭举例:“Down Syndrome从‘先天愚型’改译为‘唐氏综合征’‘21三体综合征’,Alzheimer’s Disease从‘老年痴呆症’改译为‘阿尔茨海默病’,都是为了尊重生命健康、消除疾病歧视,通过术语译名彰显医学伦理价值。”

同时,科技术语翻译的“中国味”一直是学者关注的焦点。

“钱学森院士就特别重视科技术语翻译的‘中国味’,可归纳为形、音、义三个方面。”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卢华国说,就“形”而言,术语翻译要考虑定名的简练,取二字组合为最佳,尽力实现规整的形式感;从“音”来看,术语翻译要尽量体现音韵和声调的节奏美感,避免声调单一;从“义”来看,术语翻译要符合汉字的表意特点,尽量利用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内涵来表达术语概念。

“兼顾形、音、义三个方面的‘中国味’是一种理想化的追求。在准确的前提下,译者若能有意识地从形、音、义进行优化调整,不仅能凸显外汉术语翻译的‘中国味’,而且能服务于汉语术语的健康发展,对促进术语知识的传播与交流也有重要意义。”卢华国补充道。

难题和解题

在国家未发布新词头等此类新词的译名之前,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副教授、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王华树在翻译时就遇上了“新词尚未有统一译法”的真空期。此外,术语语义变化加快、缩写词不断出现、多义术语难以取舍、术语翻译不一致等难题,也时常阻滞他的科技术语翻译工作。他进一步举例——

“‘神经网络’的翻译在英文语境下是‘Neural Network’,但是近年来又衍生出‘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人工神经网络)。”

“人工智能领域中还常常使用各种缩写词,如CNN(卷积神经网络)、RNN(循环神经网络)、GAN(生成对抗网络)、BERT(双向编码器表示转换)等。”

“在一些中文翻译中,Deep Learning被翻译为‘深度学习’‘深层学习’‘深入学习’等,有些地方则保留了其英文原名。”

在为公司提供语言服务的工作中,华为翻译中心语言服务一部部长韩宇积累了丰富的科技术语翻译经验。“无线网络领域有一项华为的创新解决方案——分布式基站。其中,基站一般对应base station,这就需要在前面加一个限定词来体现‘分布式’的特点。我们采用了distributed来翻译。现在,分布式基站的英文术语Distributed Base Station(缩写DBS)已经成为一个标准术语,被行业广泛使用。”

韩宇进一步指出,随着科技发展,译者也要考虑一些术语是否要变化或更新。“比如Internet,最早音译为‘因特网’,随着时代变化、技术演进和普及程度变化,逐渐出现了‘互联网’的译法。现在,‘互联网’这一译法已经被广泛应用,更大众化也更好理解。”

“术语是科技的灵魂。其汉外互译难题均涉及翻译的语境与自身,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黄忠廉说,语用力求得体、语义力求准确、语形力求规范,是科技术语翻译内在困难的三种表现。

大数据时代的科技术语翻译产生了新的变化,王华树将其概括为:专业科技术语翻译日益增多、科技术语涵义日趋多样性、专业性科技术语的普及化、科技术语的标准化、科技术语本地化需求增加。

采访中,多位专家提出建议,加强术语管理意识、利用术语自动对齐技术、构建专业领域术语库、利用翻译记忆技术,从而有效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助力科技术语翻译。

(本报记者 肖人夫 柴如瑾)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40亿年前生命如何产生?室温水中找答案 国之重器“神农设施”启动建设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