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3/21 17:01:01
选择字号:
世界知名高校校长中的“她力量”

 

当下,国际学术界的权威地位(如大学校长)大都是由男性占据的,但这一情形正在发生变化。不久前,《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世界范围内,正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知名高校乃至顶尖高校的校长岗位。

依据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在世界前200所大学中,有48所高校的校长为女性,占比近1/4,比去年增加了12%。而在5年前,世界最好的大学中只有34所是由女性来领导的。

需要说明的是,“校长”一词在英文中有两个说法,一个是“President”,一个是“Chancellor”。这两个词在美国意义相同。由于美国有公立高校系统,很多高校同属于一个系统(如加州大学系统),总校校长若被称为“President”,各分校校长就被称为“Chancellor”,反之亦然。但在英国与欧洲体制中,“Chancellor”多是名誉性质的校长,主要负责出席仪式性活动,真正负责大学的执行者被称为“Vice-Chancellor”。基于此,上述统计中的女校长就是指“Vice-Chancellor”。另外,本文中所说的世界大学排名,均指前述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

女校长人数,美国一马当先

从目前看,美英两国世界知名高校的女校长人数领先于其他国家。

美国有58所高校位列世界200强,其中有16所大学拥有女校长,其女校长人数可谓是一骑绝尘。排名第二位的是英国,有8位。德国有5所顶尖大学由女性管理,比前一年多了3所;来自图宾根大学的卡拉·普曼、来自弗莱堡大学的克斯汀·克里格斯坦和来自柏林工业大学的格拉尔丁·拉乌奇是各自学校的首位女性领导。

亚洲也在迎头赶上。2022年5月20日,香港科技大学校董会一致通过任命叶玉如为港科大下任校长。至此,叶玉如成为港科大自1991年创校以来的首任女校长,也是200强中来自中国的唯一女校长。

沙特阿拉伯也有一名女性担任校长。沙特阿拉伯规模最大、去年统计在校生人数超过11万的高校——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目前由一位女性副校长临时主持学校工作。

泰晤士高等教育最新大学排名位列前5位的是牛津大学、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MIT)。其中两所现由女性执掌,至今年7月另有两所也将由女性管理。

去年12月,牛津大学历史上首位女校长路易丝·理查森卸任,她的继任者依旧是一位女性。今年1月,艾琳·特蕾西走马上任,成为该校自1230年以来的第二位女校长。

与牛津同城的剑桥大学也将迎来一位女校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现任教务长黛博拉·普伦蒂斯于去年10月被任命为剑桥大学新一任校长,并将于今年7月上任。这意味着今年夏天,英国最顶尖的两所名校都将由女性领导。

美国情况与之类似。去年12月,哈佛大学宣布,现任该校文理学院院长克劳丁·盖伊将成为首位领导哈佛大学的黑人女性,她将于今年7月正式上任。

在此之前的去年10月,与哈佛同城的MIT已经宣布,曾在杜克大学担任教务长达8年之久的细胞生物学家萨莉·科恩布鲁斯被选为该校第18任校长。她已于今年1月上任,成为MIT历史上的第二位女校长。

如此一来,至今年夏天,目前位居世界名校前5强的大学中,有4所高校都将由女性担任最高职位。斯坦福大学的马克·泰西尔-拉维尼教授成为了世界前5强高校中唯一的男校长。

事情还不止于此。

今年1月18日,哥伦比亚大学宣布,出生于埃及的经济学家、此前一直担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的马努什·沙菲克将从今年7月1日起担任该校第20任校长。这也是该校自1754年建校以来的第一位女校长。

与哥大同城的纽约大学也在今年2月17日宣布,任命琳达·米尔斯为该校第一位女校长,她将于7月1日走马上任。

新时期的新变化

2008年3月18日,我在本专栏发表了题为《美国“常青藤盟校”的女校长们》一文。当时,美国常青藤八大名校中,在任女校长有4人,占据了半壁江山。

如今,15年过去了。从上述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新变化。

首先,女校长人数激增。到今年秋天,美国常青藤联盟的8所大学中,有6所都由女校长领衔,分别是哈佛大学、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这一天的到来,距当年朱迪思·罗丹在1994年成为第一位领导常青藤盟校的女性过去了将近30年。如今,美国在世界200强的高校中,有16所大学拥有女校长,去年这一数字为13所。德国现有5所顶尖大学由女性领导,去年则只有2所。虽然总体看,世界前200强中由女性领导的高校还不到1/4,但该数字还是比去年增加了12%,比5年前更是增加了41%。更多女性校长的出现将会激励她们的员工、学生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大学。

其次,女性地位依旧“贫富不均”。虽然有接近1/4的高校拥有女性校长,但这一数字依旧掩盖不了另一个事实——在前200名高校中,还有一半的所在国尚无女校长。因此,泰晤士高等教育大学排名的编辑罗莎·埃利斯表示,虽然有了很大进步,但大学作为学习知识和人类进步的灯塔,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提升女性作用,不仅是在大学顶端,而且在每个职位和岗位上都有进步空间。

再次,女性任职仍有障碍。女性获得如今的承认可谓历尽艰难,能担任大学校长更是来之不易。英美顶尖高校大都有数百年历史,但绝大部分是21世纪后才开始有女校长领导大学。在世界前5强的大学中,位居第三的剑桥在2003年任命了首位女校长,名列第五的MIT在2004年有了首位女校长,位列第二的哈佛在2007年选出首位女校长;而名列榜首的牛津则是到2016年才任命了首位女校长。

总体来看,世界高等教育在近年来取得了长足进展,但若就男女比例而言,女性校长的人数还存在巨大差距。

去年10月,在美国纽约举行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学术峰会上,牛津大学历史上首位女校长路易丝·理查森在主题演讲中强调了全球高等教育中女性人才流失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在国际上加以解决的问题。”她说,“2018年,美国高校的助理教授和副教授中女性占比分别为53%和46%,但正教授中的占比仅为34%。”她提到,尽管有迹象表明有积极的进展,但有色人种女性在学术界的代表性仍然不足。

除了正高级教职中女性人数偏少之外,在遇到各种问题时,社会对女性的偏见会给出任领导人的女性带来更大伤害。理查森提到,目前社交媒体对知名女性的影响尤为严重。每当大学成为社会焦点,大学女校长所面临的挑战就更为严峻,甚至会遭到来自社交媒体的嘲笑、对个人形象的粗鲁诽谤乃至死亡威胁等。这严重打击了女性表达意见或成为学术领域公众人物的积极性。

理查森说,这些问题如不解决,就很难有足够多的女性愿意出任大学或公共生活中任何其他机构的要职。在她看来,负责任的新闻媒体可以带来良好的领导力,可以让领导者有更多时间去解决真正问题,而不是让她们成为煽动性头条新闻所攻击的目标。

高等教育中的性别权力差距

从一组数据中,我们更能认识到在世界高等教育中的性别权力差距。

当罗丹在1994年至2004年担任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时,女性和少数族裔领导的大学还非常稀缺。据报道,当时全美3200所大学的校长中,仅有12%是女性。

根据Eos基金会和美国大学女性协会的一份报告,早在上世纪70年代,女性在美国大学校园中的人数就超过了男性。然而到2022年,在领导130家顶级研究型大学的校长中,女性仅占22%。研究表明,有色人种女性代表了美国大学人口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但其担任学校最高职位的占比只有区区5%。

一般而言,成为校长的基本条件有两个——具有博士学位、具备担任学院院长或学校教务长的经历。据报道,十多年来,女性获得了大多数的博士学位,接近40%的学院院长与教务长也是女性。但是,女性成为校长的比例却远低于这一数字。

或许有人会说,校长的性别不重要,考虑人选是否具有领导才能方为上策。但事实上,重视女性校长的问题,既事关高校的平等与多元化,也是人类的另一半是否能够得到公正、公平、公义的大事。正如有学者所说,人们应该认识到,女性领导者同样是有战略意识、深思熟虑、专注投入、雄心勃勃和富有远见的。

虽然还有各种困难,但从世界高校的发展趋势看,在男女平等的问题上大学还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美国大学女性协会首席执行官格洛丽亚·布莱克威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过盖伊被任命为哈佛校长时的里程碑意义。像哈佛这样的高校是在真正地表明立场。让一位黑人女性在这所令人尊敬的大学里掌舵,就是在向其他高校发出一个信号,无论是招聘还是程序抑或是管理委员会,都应该朝更加包容、更加公平的方向迈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土卫一存在地下海洋 迄今最小恒星,半径仅约地球7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