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姜澎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23/11/8 7:51:01
选择字号:
科研环境不设限,复旦成立“人才特区”

 

10年或以上的稳定经费支持和长周期学术评价;收入对标国际,不设上限;科研经费实行总额包干制和科学家负责制,用于自由开展科研业务和团队建设;配置足够的博士后、博士生名额;遴选过程“先看人,再看项目”,重点关注人……复旦大学昨天成立的相辉研究院作为大学里的“基础研究人才特区”,将探索创新科研管理机制,为基础研究突破提供更好的“软环境”。
     
用首任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赵东元的话来说:“改革开放至今,现在是时候创造更好的条件,真正解放科学家,让他们向宇宙的深处、科学的顶峰去探索,希望未来能真正涌现出具有全球重大影响力,称得上改变自然、改变人类、改变世界,甚至改变一切的大师级人物。”
     
聚集“最强大脑”无拘无束研究深刻大问题
     
复旦大学是上海高校“基础研究高地”建设的首个试点高校,新成立的相辉研究院主要聚焦基础学科,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和医学领域,设置“相辉学者”学术荣誉岗位。首批相辉学者11月7日已上岗,他们将自主依据与学校达成的自由探索研究计划,自主开展科学研究,不受相关院系传统人事管理制度的束缚。
     
“不要问我研究院有什么用,可以说是‘无用’。”赵东元在接受采访时开玩笑地说。不过他解释说,相辉学者选的是人,不是项目,“希望这里能够聚集‘最强大脑’,让他们无拘无束地研究深刻的大问题。”
     
 记者探访还获悉,研究院将为相辉学者提供10年以上的长周期支持,并且按照10年不考核、尽职免责、有序衔接退出等符合基础研究规律的人才管理机制和学术治理体系,致力于为人才潜心投入基础研究提供可靠的制度保障,为“追求真理,不计利害”的顶尖学者创造不设限的研究环境。同时,研究院将提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薪酬,收入上不设限。
     
“不考核,反而挑战很大。因为传统的科研项目,再重要都有任务计划书、有指南,从问题到目的都很明确,甚至完成的时间表也很清晰。”首批相辉学者、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徐文东教授说,“完全的自由探索让我们既感受到激励,又觉得需要做的事、需要思考的问题太多了。”
     
 希望通过全新机制推动形成基础科学研究新范式

“相辉研究院本身也是希望通过探索创新的科研管理机制推动基础科研范式突破。”赵东元自己对基础研究和技术革新以及科研范式变革之间的密切关系有着深刻的认知。

他在复旦大学工作25年中,一直从事功能介孔材料的合成研究,走通了从基础到应用再到产业的路,现在又带领团队向化学科学中的重大基础难题——软凝聚态化学进军,他的课题组就是一个由合成、理论、表征、工程、基础等多学科组成的交叉研究团队。

赵东元深感:“当下,科学、技术与经济社会发展加速渗透融合,基础研究转化周期明显缩短,国际科技竞争向基础前沿前移,技术创新能‘跳’多高,能‘跑’多远,基础研究显得越来越关键。”

《科学——无尽的前沿》中提到,基础研究提供的是科学资本,是所有实际知识应用的源头活水。赵东元表示,希望相辉学者们在这里提出重要的命题,研究好的问题,勇敢探索无人区,真正提高基础研究的创新策源能力,因为“科学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是一个人或者极少数人对人类共识的挑战”。

同为首批相辉学者,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研究员徐彦辉透露,他在和几位青年同行交流中,感受到大家共性的焦虑,最主要就是科研资源的获取方式和投入,选题的风险性和可行性,以及如何进入到科研成果和科研资源的正循环,如何在满足考核的基本要求和开展长期风险性课题之间进行平衡。相辉研究院很可能提供了一个鼓励年轻人冒险的理想平台。

“创新和风险、失败相生相伴。如果大家都去做对的事,就不会有创新。如果有科学的评价机制,当年轻人冒着风险去挑战重要课题时,即使失败了,努力也能得到认可,那么会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在最年富力强、思维最活跃的时候,做一些更有探索性的、更冒险的工作。”徐彦辉说。

构建跨学科合作文化,让科学家找到自己的“科学知音”

“我的太太曾问我,究竟谁是你的科学知音?谁最懂你的科研?我想了半天,答不出。”赵东元说,科学知识离不开科学共同体的认同,科学合作、学科交叉、国际合作在基础研究中十分重要。但是,科学家们的无间合作必须建立在友谊、理解、宽容之上,希望相辉研究院能形成跨学科合作的文化,让科学家们找到自己的“科学知音”。

科学界通过合作改变世界、改变人类命运的例子比比皆是。赵东元与记者说起化学学科发展史上的三个小故事。
     
德国化学家齐格勒和意大利化学家纳塔密切合作发明了烯烃聚合催化剂(后被命名为齐格勒—纳塔催化剂),建立了通用高分子塑料工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支撑着德国马普所目前的运营经费,1963年他们同获诺贝尔化学奖;人工合成尿素的发明者、无机化学家维勒与有机化学的奠基人李比希合作提出了“基团”的概念,他们亲密无间的友谊被传为佳话;著名德国化学家本生与物理学家基尔霍夫长达40年的友谊、无间的合作,使他们一起创立了光谱化学分析法,使化学家有了“眼睛”,他们还共同发现了元素铯和铷。
     
合作可以简化难题,但跨学科合作之所以难,是因为当下跨学科的合作确实面临很多现实的限制,比如论文的署名、成果的归属、课题的申报等。赵东元说:“相辉研究院不设考核,也是为了打破这些限制,让国内外科学家能在这里打破学科界限、打破知识边界,找到自己的科学知音。”
     
 相辉研究院也将营造创新开放的科研生态,吸引国内外优秀科研人员来开展访学与学术合作;鼓励支持“相辉学者”前往国内外顶尖大学和科研机构访学,及时掌握学术前沿动态;支持上海其他高校的学科优秀人才短期兼聘到相辉研究院开展科研项目合作,促进复杂前沿科学问题的多学科融合创新和协同攻关。

(原标题:探索创新科研管理机制,为基础研究突破提供更好“软环境” 研究环境不设限,复旦成立“人才特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研究阐述钙钛矿量子点最新进展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让屋顶变白是保持城市凉爽的最好方法 他们心里有一盘棋:“精准设计”水稻种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