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斯斯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10/27 7:37:37
选择字号:
院士汤钊猷:搞科研不能只为SCI

 

  ?

讲座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摄

“今天要讲我的一生做成的两件半事,其实这些都是我和团队一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肝癌的早诊早治,大幅度提高疗效;第二件事,就是不能切除的肝癌,过去一般没有活过5年,通过综合治疗,缩小后切除;另外半件事,就是肝癌转移和复发相关研究,尽管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高转移人肝癌模型系统,这个系统国际上没有,但是我们除了发现干扰素有一定的预防转移的作用以外,并没有大幅度提高疗效,这个问题不解决就很难进一步提高疗效。”

10月24日晚6时30分,94岁高龄的汤钊猷走上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蔡冠深报告厅讲台,带来一场讲座《我一生做成两件半事》。汤钊猷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肿瘤外科学家、小肝癌研究奠基人、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名誉所长。从医70年,汤钊猷55年研究肝癌,一直为提高患者生存率而努力奋斗,也是国内罕见的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科学家。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裘新在此次讲座致辞时表示,2006年,汤钊猷获评上海市科技功臣,他时任《解放日报》总编辑,至今仍清晰记得,当时刊登的报道标题正是《攻克剩下的“半件事”》。尽管在汤钊猷看来只能算“半件事”,但当年76岁的他依然壮心不已、奋斗所系。

现场,汤钊猷寄语复旦学子“要重视青少年时代”,同时也表达自己作为一名临床医生的感悟,“在临床上,提高疗效是硬道理,搞科研写论文,不能只跟风,不能只为SCI,要使病人获益,才是最关键的。”

“作为临床医生,提高疗效是硬道理”

对汤钊猷来说,他永远也忘不了20世纪60年代的肝癌病房。他用“走进去,抬出来”六个字来形容,“那时候肝癌是急转直下的绝症,病人一进来,短则几天,长则几个月,5年生存率只有3%。”

“这么短的时间遇到那么多的死亡,我终身难忘。”汤钊猷曾经历过肝癌病房里,5年死了500名病人,一辆推车要送两具遗体,他和同事在一起,手术从白天开到晚上,抢救是一种常态,一度经历过“5分钟死了2个病人”。

这样的现状促使汤钊猷下定决心一步步攻克肝癌。1968年,曾专注血管外科多年的他,投入到肝癌临床研究上。

1964年,国外研究人员发现,在肝癌病人身上检测出甲胎蛋白(AFP)偏高。很快就有学者前往非洲研究甲胎蛋白是否有早期诊断肝癌的价值,但最终没有证实甲胎蛋白在早诊断方面的价值。

为何肝癌这么高发?1972年汤钊猷启动一项调研,地点放在当时的肝癌高发地江苏启东,通过一年的调研发现,甲胎蛋白偏高但并无肝癌临床症状者,一年内死亡率竟高达80%。当时他想,甲胎蛋白很可能是早期肝癌的标志物。

经过手术验证,他和团队成功实现单纯用验血中甲胎蛋白诊断早期无症状小肝癌,大幅提高了肝癌患者的生存率。数据显示,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山医院肝癌患者5年生存率只有2.8%,而1998-2009年的5年生存率提高到44.0%。

他还通过一步步的研究证实,局部切除代替肝叶切除,既可切除小肝癌又风险较低,取得了过去从未见过的5年生存率。此后他又证实,小肝癌切除后、无症状复发的,再切除仍然可以进一步提高疗效。

汤钊猷说,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提高疗效是硬道理,搞科研写论文,不能只跟风,不能只为SCI,要使病人获益,才是最关键的。

走上国际舞台,研究结果被国外学者认可

汤钊猷的研究得到了国际专家的认可。1979年,汤钊猷获得美国癌症研究所颁发的写着“早治早愈”中文字样的金牌。

三年之后,他撰写了《亚临床肝癌》(英文版),这也是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亚临床肝癌的概念,被现代肝病学奠基人Hans Popper誉为“人类认识和治疗肝癌的重大进展”。

1978年,他首次出国,参加第12届国际癌症大会,辗转飞行了34个小时,花费近万元,被告知自己在此次大会的发言被安排在最后一天。在此次大会的肝癌专题会上,6位国际名家一一作报告,他听下来觉得没有提高肝癌疗效的内容,自己是最后一天上台讲,他准备了7张图,最终讲了6分钟,做了小肝癌研究的发言。

这一次发言,吸引了国际名家的注意。汤钊猷回忆,1986年共有百次国际会议邀请他去讲座,他到过25个国家。1990年,他不仅在国际癌症大会上发言,还受邀成为会议共同主席。1994年,他成为会议主席,由他来邀请会议共同主席和大会报告者。此外,他还连续为国际抗癌联盟主编的《临床肿瘤学手册》撰写三版肝癌章节,将中国学者的治疗方案推向世界。

汤钊猷强调“质疑”的重要性,肝癌从“不治”到“部分可治”,都是源于质疑,因质疑肝癌是急转直下的绝症,才激发了他去寻找早诊早治的途径,而开创甲胎蛋白的无症状诊断、局部切除解决手术难题、无症状复发的再切除,这一切都基于自己的质疑。

现场,当一名来自复旦医学院的临床医学生提问“如何更好地平衡科研与临床”,汤钊猷对此回答:“科研是为临床服务的,再忙也要挤出时间。”专注临床研究外,汤钊猷也热衷于传播科普,曾撰写近百篇科普文章和多本科普书,其中包含抗癌三部曲系列著作。

在他看来,癌症是无法被彻底消灭的,癌细胞是由正常细胞变化而来,不是外来入侵之敌,还有可能被改造。在他的病人中,也不乏高龄肝癌患者,在经历了手术切除、癌转移、化疗等综合治疗后,仍然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生活。

活动最后,他还寄语复旦学子:“自古英雄出少年,青年时代终日乾乾,我们一定要重视青少年时代,这是人生最有活力,最不怕天高地厚,最能够成功一番事业的时代。”

(原标题:院士汤钊猷:临床医生提高疗效是硬道理,搞科研不能只为SCI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缓解肠易激综合征  饮食比服药更有效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