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中豪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7/20 9:07:00
选择字号:
“燃烧”为“大家”
——记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正高级工程师胡斌

 

胡斌在扇形燃烧室实验现场工作。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供图

■王中豪

2012年,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工程热物理所)先进推进动力团队还是以叶轮机械方面的研究见长,在燃烧方向积累约等于“0”。胡斌作为燃烧方向的第一位职工加入该团队,让“0”开始走向“1”。

如今,胡斌已经是正高级工程师,燃烧方向的职工和学生坐满了一整间办公室。

这一变化的背后除了重大项目增加外,离不开胡斌这个最初的变量。

带出一支好队伍

敢于迎难而上、主动挑头攻坚、承担困难最多的任务,这就是同事眼中的胡斌。

他总是事无巨细地关注着燃烧方向每一项具体工作,协助同事解决各种问题的同时,还不忘给刚入职的年轻同事和研究生们鼓劲儿。

团队在启动新原理发动机整机研发项目后,工作也像装上了发动机,节奏骤然加快,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

燃烧室相关研究离不开大量试验,团队当时没有自己的燃烧试验台、只能借。但其他团队的试验任务也很紧张,所以常常需要排队等待宝贵的试验机会。

为了抓住机会、提高工作效率,胡斌总是谋定而后动,设想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一遍遍排查,确保干净利索地结束“战斗”。

即便如此,很多试验也并非一两天就能做完。喷嘴雾化试验、三头部扇形燃烧室试验、全环燃烧室试验、部件性能试验……在他的带领下,团队成员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披星戴月的工作日和奋斗不止的周末。

经过大大小小的试验、高密度的验证、一轮又一轮的优化,燃烧室终于具备了整机装机的条件。

做好学生引路人

2014年,胡斌开始带第一个研究生。

工程热物理所的研究生在研一时需要参加集中教学,大部分研究生由于和培养单位距离较远,第一年和自己所在的团队接触较少。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胡斌每周六让学生坐班车来研究所,指导他们进行文献阅读和一些科研方面的预热工作。这是胡斌带第一个研究生起形成的惯例,每一个燃烧方向的学生都经历了一年的“胡老师课外辅导班”。

博士生张元坤当时是跨专业考研的学生,基础较薄弱。前期胡斌为他安排了大量的文献和教材阅读任务,并尽可能为他创造安心阅读的条件。

一次燃烧试验,胡斌忍受着厂房里的蚊虫叮咬,在管道上安装试验件,干得满头大汗,自始至终都没舍得让阅读教材的张元坤来帮忙。

得益于此,胡斌的研究生在研二开题时总是能较轻松地通过考核,早早切入研究课题。

胡斌的热忱坦诚让团队形成了团结活泼的氛围。

研究生张军华做PIV试验时,缺少粒子发生器,胡斌突发奇想,用烟饼和压力容器试制了一套粒子发生器,虽然最终试验还是通过配套的专业粒子发生器完成的,但张军华和张元坤永远都忘不了调试自制的粒子发生器当夜,在烟雾缭绕中与烟饼战斗到凌晨,最终灰头土脸“认栽”的经历。

自此,身为石家庄人的胡斌在学生中获得了“石家庄爱迪生”的戏谑称号。

此后,这个称谓和那个难忘的夜晚,都成了胡斌指导研究生时津津乐道的谈资。这种不拘一格、大胆创新的行为,也深深影响了他的学生们。

守好“大家”也爱“小家”

作为一名一线科研人员,日子平平淡淡,但滋味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

生活以工作为主导,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对家人不亏欠。爱人需要陪伴、孩子需要关爱、老人需要照顾,但是作为家庭顶梁柱的胡斌却常常要坚守工作岗位,无法陪伴家人吃一顿晚餐,或是度过一个闲适的周末。

一个工作日的中午,胡斌儿子从幼儿园打来电话,希望爸爸去幼儿园陪自己一会儿,最终这个小小的愿望在胡斌的柔声劝慰下作罢了。

于是,工作之外的胡斌总是尽可能地弥补遗憾,每次出差都尽量以能力范围内的最高效率解决问题,早日返程;每次试验,等到可靠的试验结果一到手,即使是凌晨也赶回家。近年来,随着年龄增长,胡斌觉得自己的精力不及从前了,才在试验进行到晚上时,出于安全考虑住在基地。

这看似和自己较劲的行为,背后是胡斌对家人的愧疚和爱。

在航空发动机自主研制的“长征”路上,需要新一代青年科研工作者勇担使命、顽强拼搏。胡斌以航空报国为己任,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奋斗,努力为航空发动机事业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力量。

(作者单位: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

《中国科学报》 (2022-07-20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最大跨度独塔空间缆地锚式悬索桥建设正酣 月亮之上几点了?
对抗土传病害:来杯噬菌体“鸡尾酒” 植物何时开始占领旱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