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7/27 11:00:12
选择字号:
AI科技女性:如何才能更精彩

 

近日,科技部、全国妇联等13部门印发文件,提出16条措施,为女性科技人才创造更好环境,以进一步激发女性科技人才的创新活力。

近年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AI)等传统以男性为主导的领域,渐渐有了更多女性的关注和加入,女性成为推动科技创新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但现实中,互联网、AI等领域激烈的竞争,不会因为你是女性而给你更多的资源和运气,即使在性别平等、机会平等的原则下,女性也仍旧要承担更多“传统”的事务。

要打破“传统”,女性科技人才在专业选择时需要更加果决,在事业与家庭的平衡中需要更细腻的处理技巧,在面对选择和平衡的遗憾时,需要更超脱的平常心态。

在不久前举办的“AI科技女性论坛”上,来自高校、院所和企业的多位AI科技女性一吐心声。

选择

1984年,史元春考入清华大学,一直到完成博士学业。本科时,史元春开始接触信息处理与应用,进入了语音和视觉领域;研究生时接触多媒体。工作后,史元春开展人机交互等方面的研究,并先后担任清华大学人机交互与媒体集成研究所副所长、所长。

“长时间在一个领域,就要有这个领域的责任。”史元春说,“你能够把人机交互做出来,提出自己的研究方法;你的这些成果能够产生专业的影响、行业的影响,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

史元春看到,如今有很多交互技术已经用在了手机上,并开始向汽车、家居等领域拓展应用。而“人机交互接口的自然、高效、可靠变得非常重要,给自己的研究扩展了空间”。

镁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CEO庄莉早年也在清华大学开展计算机视觉、数据库等研究,其后留学美国获得博士学位。

2016年的时候,庄莉觉得汽车挺好玩的,就进入汽车行业,做汽车智能化、自动驾驶等方面的研究。之后,庄莉离职创业成立镁佳科技公司,也是开展汽车智能方面的创新,“希望能够支持中国汽车行业实现智能化转型,推动中国汽车行业走到世界前列。”

“我觉得工业界和学术界是有区别的。”庄莉说,学术界讲究怎么推进学术研究,推动人类对整个世界的理解;工业界是在寻找技术的边界,然后把边界隐藏起来,做出对大家日常生活真的有价值的东西。

2011年,冯洋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博士毕业后,就出国待了几年。“出国的初衷是我喜欢做研究,我从小就想长大了要当老师。最初出国也是想着回来能进入学术圈。”冯洋说。

但从国外回来后,冯洋却去了企业工作。“虽然也是做研究,但是去了之后发现公司做研究和在高校是不一样的。”冯洋于是回到了中科院计算所,研究方向是自然语言处理。

随着近年来人工智能的兴起,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的人才成为各大公司“围猎”的对象。“回计算所后,我每年接到猎头的电话可能有上百个。”冯洋发现,原本自己所在的课题组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团队,但渐渐的人越来越少,“面对企业的高薪酬,我也理解大家的离开。”

最终,那个团队现在只剩下冯洋一个人。好在研究所领导对冯洋足够信任,把整个课题组都交给了冯洋。“在打拼的过程中,这种信任、给予的支持是特别重要的。”2020年,冯洋被评为研究员,成为中科院计算所优秀的年青人才之一。

平衡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宋丹丹与爱人都是计算机领域的科研人员。今年6月1日儿童节的时候,宋丹丹和爱人恰好都要参加学术会议,只能把两个孩子交给了父母。

作为双职工家庭,怎么平衡事业、子女教育和家庭之间的关系,是宋丹丹的一道必答题。

“作为双职工家庭,我觉得各有利弊。”宋丹丹说,因为与爱人都在计算机领域,“不好的一面是少了很多神秘感,好的一面是彼此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平时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包括指导学生的想法、上课的内容,都可以做深入的交流。”

但爱人确实工作特别忙,宋丹丹更多承担了家庭的工作,特别是教育子女方面的任务。“不过这种现象也并不是普遍的现象,其实在很多高校里面,很多男老师也是很优秀的爸爸,带孩子方面特别出色。”宋丹丹说,这取决于彼此的性格,“可能我更喜欢去带孩子;包括带学生,也是这样一种感觉。”

而更多的情况,是“大家去寻找周围各种资源的支持,一起寻找合适的平衡点,在事业和家庭方面尽量兼顾。”宋丹丹说,照顾孩子更多的时候还是需要外部支持,而父母给了她特别大的支持。

冯洋在带团队过程中,发现许多男同事都是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作为一个女同志,家里还有孩子,我是不可能这么晚回去的。”科研工作要想保证产出,首要的是保证工作时间的投入。冯洋于是在想自己怎么能够保证和那些男同事一样,有同样的时间投入,有同样的成果产出。

“都说女性要做好家庭和工作的平衡,我觉得其实平衡很难,基本上都是在做取舍。如果说对工作有追求,先把工作做好,可能牺牲的就是时间。”曾经有一段时间,冯洋特别想把家庭事务做好,又想把工作做好,于是忽略了自己。“每天就感觉没有自己的时间,人就慢慢觉得自己在枯竭,并不开心。”

在创业赛道上奔驰的庄莉,忙到了起飞。但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贾珈在刷微信朋友圈时,经常看到庄莉要么是在跟孩子比赛做奥数题,要么是在与孩子比赛谁编的程序的性能和效率更好。

“我发现庄莉有很多跟孩子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庄莉是把自己在职业发展当中的智慧,用适当的方式传递给了孩子。”贾珈说。

庄莉的解释是:“我特别相信第一性原理。每个事情都是抽丝拨茧的过程,你把它背后的逻辑理清楚了,就会看到问题的本质。这个世界所有的问题都是数学题,你就一道一道去解,最后总能找到背后的答案。”

遗憾

刘世霞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先后去了IBM、微软工作,2015年底,刘世霞又回到清华,成为软件学院的副教授,做图形学方面的研究。

有一段时间,刘世霞发现与自己同一个办公楼里的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经常加班,一个月后,老先生告诉刘世霞:“我把课后习题全部做了一遍,我觉得我又跟上潮流了。”

当担任主持人的贾珈问大家学习和工作中有什么遗憾时,刘世霞说,觉得自己的数学基础不够好,希望在今后不断加强数学基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先生都可以这么学,我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觉得遗憾不可能没有。”宋丹丹说,可能经历了事情以后,看待遗憾的态度会发生变化。“我原来是比较完美主义的,做过一些不满意的事情会很纠结;但是你的人生经历都是你的财富,尤其是经过一些事情以后,你的心态和看法都会发生变化,最重要的是把这些变成你的经验,变成你更强大的机会。”

回想到自己谈及一些纠结的事情,怕听众有误解,冯洋纠正道:“实际上我很开心,我觉得做科研,不断地去更新自己的知识,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要说遗憾,觉得也没有特别遗憾的事情。但是我确实是会经常回想一下以前的事。”冯洋说,这样的回忆,是希望从过去做得不好的事情中汲取教训,但最终是“往而不可追,去而不可见”。

“过去我自己发生过的很多事我都忘了,因为我觉得回顾是特别没有意义的事。”庄莉说,当人生走过一扇门的时候,应该把这扇门关掉。“作为女性,我觉得人一辈子你可以一生好强,但是也要温柔善良。”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科学家发现第一颗拥有永久黑暗面的行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