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8 9:08:43
选择字号:
没有“子弹”,何谈“开枪”?
——期待国内中晚期肝癌内放射治疗“东风”

 

“虽有些遗憾,但终究还是盼来了!”

针对前不久国内首例特许准入钇90树脂微球治疗肝癌手术以及结直肠癌肝转移手术,北京协和医院核医学科副主任林岩松觉得,这一项成熟的放射性核素治疗技术进入中国有点“迟”。

这一点,组织与参与上述手术的医生、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冯晓彬也深有同感。

“钇90微球治疗填补了中晚期肝癌治疗谱,丰富了我们治疗手段。” 同样参与上述手术的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介入科副主任医师张琳也参与了上述手术。他认为,钇90微球为肝癌治疗带来“一石二鸟”的效果。

据了解,目前,患者术后恢复良好,未出现不良反应与并发症。术后1个月随访甲胎蛋白指标(原发性肝癌特异性的标志物)已经从术前的180466ng/ml回落到10093ng/ml,而该指标正常参考区间是0~7ng/ml,肿瘤体积也从原来的10.81厘米缩小至7.1厘米,且残留的肿瘤基本全为坏死组织。

不过,任何治疗技术都有严格的适应症。如果没有遵循相关规定,就会使技术在临床应用中“走形”。

为此,2021年7月,《中华肝胆病杂志》刊登了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核医学专家委员会和北京市核医学质量控制和改进中心发布的《钇-90(90Y)微球选择性内放射治疗原发性和转移性肝癌的中国专家共识》(以下简称《共识》),旨在规范钇90微球治疗的管理与应用。

与国外有一定差距

钇90是一种发射纯β射线的放射性核素,最高能量为2.27兆电子伏特,平均能量约为0.94兆电子伏特,射线能量在8天内释放87%,2周内释放96%,平均组织穿透距离为2.5毫米,最大组织穿透距离为11毫米,可快速释放能量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最大程度避免正常肝组织损伤。

目前,钇90树脂微球已在全球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上市,累计治疗超过10万人次,并获得欧洲肝脏研究学会(EASL)、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等机构发布的指南推荐为原发性肝癌及结直肠癌等肝转移瘤的治疗方法之一。

“由于我国审批相对比较严谨,这一项技术我们整整晚了20年。”林岩松说,除了钇90,我国整体核素治疗水平距离国外还有一定的差距。

目前,在我国应用最为成功的核素治疗就是,131I治疗甲状腺疾病(甲亢、分化型甲状腺癌)。

期待能获得降期治疗效果

原发性肝癌(PHC)是世界范围内流行的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全球年发病数超过84万/年,在所有癌种中位列第6;年死亡数超过78万/年,在所有癌种中位列第4;其中东亚、东南亚人群的肝癌发病率、病死率都排在世界前列。

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我国肝癌发病率居男性恶性肿瘤第3位,达37万/年,死亡人数位列第2,达32.6万/年,仅次于肺癌。

“只有约40%的患者在被确诊为肝癌时处于适合手术切除的早期,而其他更晚期的患者则被推荐使用动脉栓塞治疗、局部放射治疗等局部治疗以及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等全身治疗延长生存期。”冯晓彬说。

此外,肝脏还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发生转移的部位,肝转移瘤约占所有恶性肿瘤的25%,其中,以结直肠癌最常见,其次是胰腺癌、乳腺癌和胃癌。

《共识》指出,约15%~25%的结直肠癌患者在初次诊断时即合并肝转移,约20%~25%的结直肠癌患者在诊断后将继发肝转移。手术切除的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5年中位生存率为30%,然而,70%~80%的患者无法手术切除,不可切除的患者5年生存率低于6%。

“目前,临床上治疗中晚期肝癌的常用方式有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和钇90微球治疗等。其中TACE在我国更为常见。”张琳说,这主要是因为钇90微球在国内并未上市。

此前,国外的一项有关钇90微球治疗与TACE的头对头比较研究显示,肿瘤的客观缓解率钇90微球为30.8%,而TACE只有13.3%。

“无论何种治疗方式,最终希望能有效控制中晚期肝癌患者的病情进展,获得降期治疗效果,从而为肝切除或肝移植等治愈性手术创造机会。”冯晓彬说。

只欠获批“东风”

“不过,无论是肝动脉化疗栓塞还是选择性内部放射治疗,肝脏肿瘤局部治疗的成功都取决于治疗适应证的选择,以确保患者接受安全、有效的治疗。”林岩松特别强调,钇90微球治疗有严格的适应证与禁忌证。

比如,患者有肝功能严重障碍、无法纠正的凝血功能障碍、肾功能障碍、合并活动性肝炎或严重感染、门静脉主干癌栓、肺分流超过20%、体力状况评分ECOG大于2等情况都不能选择钇90微球治疗。

并且,患者还需要在术前进行实验室检查、影像学检查、肝动脉99mTc-大颗粒聚合人血清白蛋白显像、腹腔血管造影等详细检查以及签订知情同意书。

林岩松表示,钇90微球治疗涉及核医学科、介入治疗科、肿瘤外科、肿瘤内科、放射性治疗科、检验科等科室无缝隙对接,才能顺利地完成治疗。

并且,在采访中,林岩松、冯晓彬、张琳均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如果钇90微球能在国内顺利上市,还能与现有的免疫治疗等治疗手段联合应用取得更好的应用前景。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林岩松笑称,没有“子弹”,根本无法“开枪”。

那么,如果钇90微球能获批上市,国内该如何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呢?对此,林岩松认为,除了严格遵守《共识》,还需要提前设计好真实世界研究,以获取钇90微球的“中国证据”。

相关论文信息:

https://doi.org/10.3760/cma.j.cn501113-20210302-00103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