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邱超凡 池长昀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3 14:34:37
选择字号:
科技成果转化也要关注“中等生”

 

当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不能很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制约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痛点是什么?有人认为,我国不缺渠道也不缺资本,痛点在于很多所谓的“成果”并不是真正的成果;有人认为,我国高校院所有大量成果,企业也有大量需求,痛点在于我们缺少像京东和淘宝这样的平台;也有专家觉得,痛点就在于缺乏像华为这样重视创新、愿意承接并有能力承接成果的企业。

哪种说法对呢?笔者认为,这些说法都有对的一面,但科技成果转化是复杂的系统问题,科技成果转化之痛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多方面的。

三类科技成果

创新经济学中有个词汇,叫“知识过滤器”,它存在于存量知识与经济上有用的知识之间,从语义上理解,其实质就是“科技成果过滤”。政府投资与社会投资都不可能面向所有研究方向、所有科技成果,因此引入“过滤”机制,精准聚焦相对较少数量科技成果,对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很有积极意义。

从“科技成果过滤”角度可以简单把科技成果分成三类,第一类被认定为非常适合转化的成果,称之为成果“优等生”;第二类,被认定为非常不适合转化的成果,称之为成果“差等生”;第三类,介于两者之间的成果,称之为成果“中等生”。

非常适合转化的成果“优等生”,转化起来通常不难,很多企业抢着承接,这类成果可以不要中介和平台,也可以不要到处找资本,敏锐的资本会围着转,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推动转化,转化可能水到渠成。

非常不适合转化的成果“差等生”,可能太基础或太前沿,或者经概念验证认定为应用前景并不理想,这类成果就算技术转移的“金牛”来了,再“疯狂”的资本,再愿意创新的企业,也暂时无能为力。

但是那些介于中间的成果“中等生”,有一定应用前景但前景还不明朗、有一定成熟度但不是很成熟的成果呢?随着近年来国家的重视,体制机制的完善,科研人员观念的转变,高校科研院所这类成果“中等生”应该不在少数。但由于在过滤机制之下,这类成果不具备支持优先级,所以面临着“转化难”的问题。

提高“培优”成功率

现阶段高校科研院所有相当数量的成果“中等生”,这个现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的。通过正确开展成果评价,找出这些“中等生”并将其转化落地,对促进我国科技成果变生产力非常重要。

但由于资源的有限性,成果“中等生”不大可能享受成果“优等生”一样的支持力度。现实中很多中介只愿意去对接成果“优等生”,资本也只愿意去投资成果“优等生”,企业更是只愿意去承接成果“优等生”。也正是如此,大量的成果“中等生”无法走向市场,造成没有成果可转的假象。

也许有人会质疑,为什么不能把成果“中等生”培育成“优等生”再去转化呢?如果不够成熟,是否最好不要操之过急?

笔者认为,培育的过程从广义上就是科技成果转化。对成果“中等生”的培育,光靠高校院所是不够的,需要中介、企业和资本等创新要素的参与,甚至发挥主体作用,这不仅有助于加快“培优”进程,还可以大大提高“培优”成功率。

如何激励科技成果“中等生”的转化?需要政府部门出台针对性激励措施,并建立风险补偿机制,降低转化成本;另外,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缩短转化时间。

当然,科技成果的“中等生”是相对的,转化时也须区分轻重缓急。笔者呼吁,好机制、好中介、好平台和耐心一点的资本要形成合力,给科技成果“中等生”以关注和信心。因为“优等生”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给予“中等生”足够的信心与支持,将来它们为经济社会的贡献,并不会比“优等生”差多少。

(作者单位分别系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上海大学)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崖柏:“活化石”植物重获新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