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鹏 谈海亮 胡弦 来源:楚天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0-4-29 11:29:56
选择字号:
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莫名失踪一年多 父母遍寻无果

李先元老两口带着儿子的照片求助记者。记者叶茂林摄
 
去年春节前夕,在西北工业大学读研究生的红安籍男生李刚失踪。他的父母四赴西安,寻遍周边十余个县市,但一直没有儿子的消息。
 
4月28日,李先元和老伴韩金芳带着儿子的照片,来到楚天都市报求助。
 
研二学子丢下随身物品失踪
 
59岁的李先元说,儿子李刚今年25岁,从小乖巧听话,学习成绩优秀,2003年以高分考上西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后又考上该校研究生;他还有一个女儿,已在上海安家。出事之前,远亲近邻无不羡慕他有一双好儿女。
 
幸福在2009年春节前夕戛然而止。当年1月9日,上研二的李刚买好第二天回家的车票,但因当时尚未放寒假,导师让他退票,等寒假期间再走。李刚特地给家里打电话说明此事,说车票已退,新的车票已拜托同学代买。
 
电话中,李刚还说起,他最近感到很累,想睡觉。李先元听儿子的口气不对,连忙安慰:“不要紧,买好车票后打电话告诉爸爸,到时我到武昌火车站接你。”
 
次日,李刚的姨妈给李刚打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李先元一试,果如其言,不禁着急起来。11日凌晨零点,电话终于接通,但对方并不是李刚,而是他的一位同学,说李刚外出未归,手机、钱包、身份证等随身物品都留在了寝室。“这不是儿子的做法,他以前可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意识到儿子可能出事,李先元立即和一名亲戚乘飞机赶到西安。
 
老两口卖十年豆浆供儿上学
 
“什么都没了……”在编辑部,李先元不停喟叹。他说,为了将儿子培养成材,他和老伴在红安县城卖了近10年的豆浆。
 
李刚读初三的时候,李先元下岗,老伴退休。为将儿子送进大学,原本住在红安县二程镇的李先元举家搬到县城,在李刚就读的红安县一中初中部旁租了间小门面。每天凌晨3点左右,老两口便起床磨豆子、煮豆浆,赶在天亮前端出,一天赚一、二十块钱,全部存起来供儿子上学,近十年从未间断。
 
李刚失踪前一个月,李先元将豆浆店交给老伴经营,自己到武昌一建筑工地当看守,原指望多赚点钱,哪知传来了儿子失踪的噩耗。“那时候虽然辛苦,但我们心里是甜的!”打拼的过程中,老两口看着儿子争气,顺利考上大学、研究生,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匆匆赶到西北工业大学,李先元在儿子的宿舍睡了两个晚上。里面仿佛还留着儿子的气息,让他心如刀割,一遍遍回想儿子的模样,一遍遍抚摸儿子留下的东西。“当年我将他送进大学校门,如今我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李先元回忆第一次寻子经历时说,当时他十分绝望,准备一死了之。但想起苦苦盼望的老伴和女儿,他又重新踏上寻找儿子的漫漫旅途。
 
沉重寻子脚步踏遍西安
 
寻子过程中,李先元一次次找到校方和警方,请求加大搜寻力度,同时四处张贴寻人启事,每天步行数十公里。
 
每到一处,李先元都要找当地公安机关,详细讲述儿子失踪的细节。他几乎走遍整个西安城及秦岭周边地区,只要听到一点线索,都会认真记下,沿路寻找,但人海茫茫,哪里有儿子的踪迹?
 
艰难的历程让李先元迷信起来,见庙烧香,见菩萨磕头,还请算命先生帮儿子算命……然而这一切,不过是虚无的精神寄托而已。
 
2009年春节,李先元留在西安继续寻子。“那过的是什么年啊!我在西安哭,老伴在红安哭……”
 
去年3月13日,暂时回到红安老家的李先元收到一个重要线索:西北工业大学几名学生在附近的秦岭登山时,发现李刚的学生证和外套。他心急火燎赶到现场,找遍附近每一座山头、每一处沟壑,依然不见儿子的身影,只有大山深处他声声呼唤的回音……
 
28日,记者电话采访了西北工业大学电子信息学院和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区分局东大派出所。院方称,李刚是成年人,系自行出走,学校只能协助其家人和警方寻找;警方称,由于缺乏立案证据,他们只能将李刚作为失踪人口登记上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回收金属,普鲁士蓝的另一种用途 科学家把西红柿变成了维生素D的丰富来源
15年增加近两倍,我国生物物种家底更新 研究揭示森林混交的增产效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