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隔水樵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09-8-17 11:22:21
选择字号:
光明日报:“零容忍”与“很宽容”
 
近来,涉及抄袭剽窃的学术不端行为频频曝光,牵涉其中者不乏院士、校长等“重量级”人物,令人为之侧目。同时,据中国科协最新发布的“第二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分别有43.4%、45.2%和42.0%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和“一稿多发” 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认为“侵占他人成果”现象相当或比较普遍的比例更高达51.2%;超过55.5%的科技工作者表示,确切知道自己周围的研究者有过至少一种学术不端行为。由此可见各类不端行为对学界肌体的侵蚀已到了何种严重的地步。
 
在行政主管部门纷纷表态,申明对学术不端行为决不姑息的“零容忍”立场的同时,这项调查显示,有超过30%的科技工作者对学术不端行为及其当事人表示“非常同情”或“有些同情”,20%的人表示可以原谅。
 
面对学术不端行为,如此众多科技工作者的“很宽容”与主管部门的“零容忍”形成了鲜明对照。
 
费尔巴哈说,“诚实是科学家的主要美德。”玷污科学家美德、本应人人喊打的学术不端者,为何遭遇“宽容”?而宽容学术不端本身,无异于对诚实者的二次伤害。是“零容忍”,还是“很宽容”?在这样一个黑白分明问题上,分清是非并不困难。但为什么还会有相当多的科技工作者把后者当作自己的选项?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评判问题。事实上,这些科学工作者所表达的,与其说是对学术不端的“宽容”,不如说是对当下通行的学术评价制度的无奈与不满。
 
在所谓学术成果“量化”的大旗下,无论是高校还是科研院所——这些本应成为最具权威性的科研成果评价鉴定机构——却轻易地把“学术评价权”让度给了绝大多数事实上并不具备学术评价能力的“学术刊物”。如此扭曲的学术评价制度,在令各种腐败滋生、“潜规则”蔓延的同时,也为学术不端打开了方便之门。更重要的是,在工资待遇、职称评定、职务晋级等种种压力下,绝大多数正直的科研人员也不得不扭曲自己,委曲求全,从学术创新的主人,沦落为评价制度的奴隶。同处如此评价制度的煎熬下,老实本分的学人竟然向学术不端者致以“理无可恕,情有可原”的宽容,也就不那么令人惊异了。
 
可以肯定的是,不合理的学术评价制度不改变,不仅“很宽容”会继续下去,“零容忍”也将成为一句空话。令人遗憾的是,现行学术评价制度的痼疾早已昭然若揭,但相关改革却进展甚微。
 
或许,我们应该重温一下《皇帝的新装》里最后的段落——当那个小孩子喊出“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啊!”变为所有的老百姓都在说“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那个荒唐的游行大典却依然在继续。是的,此刻我们所需要的,不仅仅是说出真相。
 
更多阅读
 
相关专题:聚焦论文造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蛋白质凝胶有助于治疗1型糖尿病 第二次青藏科考浮空艇达9032米高空
新研究支持RNA-蛋白质是生命世界的起源 甘蓝型油菜练成“半冬性”技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