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逸梅 来源: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09-6-16 9:43:35
选择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推出最新大学排行榜
 
2009年春天,一则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学排行榜制作者武书连被指收取高校赞助,让高校排行榜这一被人追捧的事物遭受万众质疑。在这个风口浪尖,本来按照惯例应该按时发布的其他几家排行榜纷纷偃旗息鼓,希望避过这一风头。而在近日,中国人民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却联手搜狐社区发布了他们最新的大学排名,成为风波之后第一家“站”出来的国内排行榜。
 
焦点1 公益性vs商业性
 
目前全国大约有8家左右的大学排行榜,知名的有武书连版本、中国校友网版本和网大版本。这类排行榜一般都是由独立的社会研究机构操作。由于在获取数据、问卷调查、维持运转、人力成本、刊登广告等方面需要大量成本,所以这些评价结果往往都会用作商业用途,比如说出书、专家讲座、宣传等。获利与排行名次间是否存在关联,成为大学排行榜屡被诟病的关键。
 
当大学排行榜遭遇信任危机时,之前并不被舆论重视的公益性排行榜走进人们视线。目前,国内自称不涉及商业经营的大学排行榜主要有4家,都是依托大学所属研究机构进行的,依靠课题组的科研经费运营。其中,上海交大的排行榜研究的是世界大学的学术排名;浙江大学的排行榜主要是在学校内部资料中使用,很少对外公布;武汉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主要致力国内高校的排名,但是武大的版本已经近两年没有露面。
 
人民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沈健称,人大版排行榜是大学评价研究的副产品,并不是专门为排行榜而做排行榜。他们的排行榜几乎是“零成本”,因为所使用的数据完全是公开的,主要来自于教育部官方以及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等机构的数据。排行名次主要是展示中国高等教育的现状和发展趋势,无意对排行榜进行商业运作,更不会向学校收取任何费用,“这一点请公众放心并请大家监督。”
 
焦点2 依附性vs独立性
 
武书连曾表示,他是想作为独立的、不依附于大学的社会评价机构进行大学评价。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徐小平也认为,发布者必须是有公信力的、与教育部门不沾边的机构。而公益性的大学排行榜却都依托于大学下的研究机构,这又引起了另外一个质疑,当排名不受经济因素干扰时,是否会因为与所依托大学的“近亲”关系和行政上的压力,影响结果的公正性?
 
对此质疑,人大高教研究中心回应称,他们所面对的对象不仅仅是几个高校,而是全国上百所大学,不可能专门针对某所高校“量身定做”一套标准,只能说排名体系体现了课题组对一所“好大学”的理解。排名结果是通过指标数据客观取得,并不掺杂主观因素,“我们不可能用单位偏向的态度去对待学术问题。”
 
焦点3 “文”“理”之争
 
人大高教研究中心表明,他们的评价体系并不是为人大设立,但人大在该榜中名列第4,远远高于该校在其他排行榜上的名次。与之相对应的,一些理工类院校排名却有所下降。这一结论又该如何解释?
 
对此,该中心教育研究科科长舒颖岗指出,榜内很多文科高校的名次都有提升。这是由于,目前国内一些大学排行榜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重理轻文”现象。
 
所以,人大版选取学科建设和科研论文作为反映办学和科研实力的一级指标。
 
“也许,一贯以来一些排行榜以‘重理轻文’这种思路产生的排行结果已经对大家产生了一些思维定式,认为文科院校‘实力不济’才榜上无名,我们只是通过客观的排名体系和统计数据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的文科院校应该得到与理科院校同等的对待。”沈健这样解释道。
 
焦点4 重结构vs重规模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是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学生始终保持在2000人左右,却培养了3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但这样一所学校如果拿到中国的某些排行榜来评比的话,很可能排不进前50名。如果只强调规模,就无从真正考查到一所学校的办学质量。比如在某排行榜中,一些刚刚获得本科招生资格的专科学校仅仅因为有着庞大的学生数量,其“人才培养”得分比许多重点大学还要高。
 
前清华校长梅贻琦说:“大学者,非大楼也,乃大师也。”可是当大学排行榜对学校硬件设施过分追求之时,也体现了如今大学的一种浮躁之风:片面追求扩地造楼甚至合并。
 
基于不同意片面对规模的追求,人大版排行榜提出了规模和结构并重的口号,在总分里,包含国家重点学科和全国学科排名两个内容的学科建设指标,占到了40%的比重。之所以安排那么大的比重,是因为该中心认为,学科是大学组织的基本细胞,学科建设是一所大学的核心竞争力的最集中体现,其不仅是实现高质量的本科教育和高水平的研究生创新教育的基础,也是承载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三大功能的平台。“而且这也是各个大学最关心的事。”
 
那规模是不是可以不考虑呢?舒颖岗认为,规模和结构同样重要,因为规模大将给学生更好的条件和更多选择的空间,所以在标准设定时,两者各占50%。
 
焦点5 高考分成为社会影响力
 
在其他排行榜里,高考分数是作为生源质量的一个指标,所占比例并不高。但是,人大版排行榜却破天荒地将它作为社会影响力指标,并且在总分中占到了30%。
 
之所以这样做,该中心认为,高考招生实际上是考生用脚对大学进行投票。高考是我国规模最大、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高等教育招生选拔考试,高考招生能够有效体现以考生及家长为代表的社会各界对大学的评价。而高考分数是公开可查询的,也是对比较“虚”的社会影响概念中最客观公正的衡量指标。
 
另外,在社会影响力指标中,除了高考分数,还有一项有意思的指标是网络知名度。通过对大学及校长网络知名度的统计,可以从一个方面了解大学及校长被大众、媒体关注的程度及其影响力。
 
焦点6 “小规模”vs“大而全”
 
人大版的排行榜,在其他运作多年的相对成熟的大学排行榜面前,显得相对简单,因为考查范围只限定在80多所部(委、院)属高校,给出的排名也只是前50名。而其他榜单往往非常详细具体,地方院校也都纳入考查范围,排名至少排到100名。
 
该中心解释,这样做主要出于两点考虑:一是人大版排行榜列入考查的这80余所高校一般被公认为是中国杰出大学的代表,这在现有统计数据上能够得到明显体现:仅以2006年的研究生培养为例,部(委、院)属的这80余所高校的在校硕士生人数占全国1800多所普通高校硕士生总数的一半以上,在校博士生人数更是占总数的近80%;二是由于从权威、公开渠道获取地方院校相关数据非常困难,因此可能有部分办学实力较强的地方大学未能进入我们的排行榜。
 
对话
 
记者:排行榜有那么多版本,为什么还要再做一个?
 
舒颖岗:目前国内一些大学排行榜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重理轻文”、“重规模轻结构”的倾向,不能很好地或真正地反映一所大学的办学水平、办学质量与办学特色,在客观上鼓励了大学的趋同化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尤其是部分考生和家长对中国大学的误读。
 
记者:在排行榜风波后,第一个出来发榜是出于什么考虑,是否感到压力?
 
舒颖岗:“中国大学50强”排行榜是我中心的一个常设项目,在每年年中例行发布一次。今年是第二次,只是按惯例进行。因为是一项学术成果的正常发布,所以并没有对前期的事件做太多的考虑,也没有感受到压力。
 
记者:对于商业性排行榜怎样评价?
 
舒颖岗:对于排行榜风波,我们也是从媒体上了解到的。如果这些消息是真实的,我们与媒体和社会大众一样,对为了不正当商业利益而改变大学排名的排行榜心存担忧。作为一所从事大学评估和排名的科研机构,我们对这些排行榜所持的是谨慎欢迎的态度。
 
商业性并不能代表不公正,世界上很多大学排行榜都是商业性的,虽然人们也会对其提出很多质疑,但都是针对评价标准和评价方法本身提出质疑,很少有人怀疑其背后暗箱操作。
 
记者:国内的排行榜很多,结果各不一样,让人看花了眼,是不是我们的排行榜已经太多了呢?
 
舒颖岗:大学排行榜有其存在的现实意义。学生可以通过它来择校、选专业,民众通过它来了解和认识大学,大学本身也通过排名来改进自身工作、调整发展方向。另外,任何一个排行榜都不能对大学进行全面无遗的评价,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高质量排行榜的出现。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猎户座”飞船拍摄到“新月形”地球 世界最大射电天文台开建
科学家找到调控水稻小麦穗发芽的“开关” 科学家建立新技术揭示细胞间相互作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