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彬 吴亭 来源:北京晨报 发布时间:2009-12-21 9:53:07
选择字号:
季承谈季羡林旧居被盗事件:嫌犯是有选择盗窃
 
昨天(12月20日)下午,季承站在父亲季羡林朗润园的家中,接待着一批又一批到访的记者,12月16日,季羡林在北大的旧居发现被盗,5000多册线装书、佛像等价值百万物品不翼而飞。昨天,季羡林的儿子季承表示,被盗物品中还有原管家小方的衣物,偷盗应是熟人所为。季老逝世还不到半年,这里再次成为焦点所在,而老人身后的谜团就像他研究的古印度文字一样,也许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
 
只搬线装书 近现代图书一册未少
 
昨天下午2时,记者来到北大朗润园13公寓,央视以及一些外地媒体也来到现场采访,季承随后如约乘车赶来,“今天来了很多记者,都来采访这个事情。”季承说,从2003年季老到301医院住院后,就离开了旧居,“很久没有来这么多人了。”在季老家临街的一侧有个旁门,门旁的玻璃已被砸碎,季承告诉记者,偷盗者应是打破玻璃,伸手进去拨开门闩后入室盗窃,得手后从正门离去。“事发时间应是15日午后到16日清晨之间。”季承说,他15日中午来时物品还都在,16日上午来时发现丢失,立即报警,警方已进行勘察取证。
 
季承说,失窃的物品主要在客厅,包括《二十四史》、《全唐文》等5000册线装书以及五尊季羡林的铜像。记者看到,原先盛放线装书的书匣中空空如也,沙发等家具胡乱摆放着,但电视机等物品却完好。而在隔壁季老的卧室中,几尊佛像也失窃,而一面墙的书柜内的近现代的图书也一册未少。“铜像很沉,每个价值少说三五万元。”季承说,没有几个人都搬不走这些铜像,再加上几千册书,来的肯定不是一个人。
 
前任管家衣物床单一同消失
 
“这应该是熟人所为。”季承说,以前有个管家小方照看家里,按照季承的说法,小方不太听话,今年5月他将小方辞退。季承说,在交接时小方不肯交钥匙,而且还把自己住的那间屋子上了封条,“我说这是我的家,为什么要贴封条,后来还是我把封条撕了。”
 
据了解,小方正是季羡林前秘书李玉洁聘请的,李玉洁作为季老的前任秘书,曾经被指责私匿季老藏画。季承表示,在早些时候,他们在李玉洁的床下发现了30多张季羡林丢失的精品画。季承说,辞退小方后,自己请了一位亲戚每天来照看朗润园的家。但就在事发当晚,亲戚因有事未来,“这些人应该很了解我们的时间安排。”在一间小方的卧室中,季承指着一张单人床告诉记者,被盗当晚同时丢失的还有小方的衣物和床单,“为什么也会没了,大家想一想。”季承表示他有怀疑对象,已提供给警方,但不便公开。
 
对话季承
 
“我不认为遗产有什么纷争”
 
记者(以下简称“记”):季老去世之后,您一直在做什么?
 
季承(以下简称“季”):我经常到朗润园的旧居,整理季老的书稿和笔记,东西很多,需要一些时间。房子已经说好会还给北大,但是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我也是尽可能快地把东西整理完。
 
记:外界有看法说,现在季老的遗产纷争很厉害,越来越让人看不清,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季:我不认为遗产有什么纷争,季老留下的字条很清楚,让我来全权处理季老的遗产。我姐姐还有个儿子,季老的遗产将由我和外甥一起商量处置。
 
记:季老的遗产有多少,准备如何处置?
 
季:季老的遗产主要有两部分,一是以前捐赠的,但季老已经表示要回,目前还在北大保管。另一部分就是家里的藏书、佛像等物品,这次全部丢失了。前者不在我手里,后者又丢了,也谈不上将来如何处置了,也不便说。
 
记:季老此前捐赠给北大的物品,北大已同意给您了?
 
季:季老去世之后,我一直在与校方联系,但是主管领导一直没有联系上,也没有最新的说法。季老留下了字条,也表达了将捐赠索回的意思。以前校方曾说过,以季老最后的愿望为准。而且我认为,季老当年的捐赠协议不合法,季老甚至要把一支笔、一台砚都捐赠,并没有考虑到故去母亲的那份遗产。
 
唐师曾博客披露网友留言
 
“有人问我敢不敢买佛像”
 
作为季老生前的故友,唐师曾对此次失窃感到万分可惜,在他的博客上,已经公布了由他拍摄的季老家中失窃的图片。唐师曾说:“季老的这些古籍任何一册都十分珍贵,后人都应该妥善保管。”昨天,当唐师曾再次来到季老旧居时,他看到的是满地的狼藉。唐师曾回忆,失窃的有《四部丛刊》、《二十四史》、《全唐书》等大约5000余册,季羡林半身铜像6座、1.5米高佛像1尊、铜制佛、菩萨像10尊……
 
季老的这些藏品现在身在何处,唐师曾向记者透露了一个信息:昨天15时17分,一位署名“西汉九鼎”的网友在唐师曾博客上留言称:“前天,有圈里人问我,是否‘敢买’几尊佛像,我要对方照片,他说没有,只说是一个名人收藏,现已过世,还有他本人的一尊铜像,大佛一米多高。”记者随后通过这名网友的博客给其发去短消息,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记者随后又联系上季老的学生钱文忠,他表示,此次失窃的古籍有四五千册之多,数量不等的佛像、铜像,其价值是难以计算的。钱文忠向记者重申了他在博客上的表态,“若论市场价格,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起码以百万计的数目。”
 
北大回应
 
旧居物品全部交给季承
 
北京大学相关负责人昨天对记者表示,学校高度关注此次失窃事件。该负责人表示,12月16日中午,燕园派出所接季老家属110报警:朗润园13号公寓原季羡林先生住所被盗。接警后,派出所民警立刻赶赴现场,了解基本情况后第一时间上报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海淀刑警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察。据季老亲属向警方陈述所说,丢失的物品包括部分书籍、几个季先生的半身铜像以及一套博士学位服等。目前,此案正在侦破过程中。学校领导对此高度关注,责成学校保卫部门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开展侦破工作,同时进一步加强对校园区域的巡查力度。
 
北大校方表示,根据季羡林先生的意愿,学校有关方面已于2009年6月19日和季羡林先生之子季承一起,对朗润园13号公寓季羡林先生住所共同进行了整理清点,对其中的重要书籍、物品登记造册,并将物品清单、住所钥匙和所有书籍、物品全部移交给了季承。当记者再次就保存在北大的季老字画归属致电这名负责人时,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背景链接
 
季羡林(1911.8.6-2009.7.11),是我国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他精通12国语言,对印度语文文学历史的研究建树颇多。季羡林长年任教北大,研究翻译了梵文著作和德、英等国的多部经典。上世纪80年代以来,季羡林对文化、中国文化、东西方文化体系、东西方文化交流,以及21世纪的人类文化等重要问题,提出了许多个人见解和论断,在国内外引起普遍关注。
 
季羡林 身前身后 事难了
 
“书画门”
 
2008年10月,一名叫张衡的书画收藏者称,自己买到了季羡林收藏的16幅书画作品,而北京大学在经过调查后表示,张衡手中所持有的字画全系伪作。由于季羡林房间钥匙由其秘书李玉洁保管,但李声称自己生病后交给秘书杨锐保管,受此影响杨锐辞去秘书一职。但其表示,自己问心无愧。
 
“乌龟门”
 
今年9月21日,在季羡林追悼会接近尾声时,一位自称季老学生、北大教授的白衣女子大喊:“钱文忠要偷季老的乌龟!”白衣女子说,追悼会开始前,季老的管家方咸如特地把家里的乌龟带来,与季老做最后的告别,但没想到钱文忠想偷走这个乌龟。事后证明,该女子是季老前秘书李玉洁的干女儿。
 
遗产门
 
季老的儿子季承表示,季羡林临终前曾留了一张亲笔字条,作为遗嘱写明所有遗产归季承所有。这意味着,2001年季羡林与北大签订的捐赠协议面临被撕毁的可能。但北大方面对于这个说法并未作出正面回应。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百兆瓦先进压缩空气储能电站并网发电 在离太阳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电力银行”10月上线 我国成功实施问天实验舱转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