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apriles 来源:PANS 发布时间:2021/3/31 13:28:17
选择字号:
古人盖上羽绒被
一个关于床上用品的最有趣故事

 

 瓦尔斯加尔德船墓中的羽毛   图片来源:挪威科技大学博物馆

英格兰萨福克郡,富有的寡妇Edith Pretty是萨顿胡庄园的主人。

1939年,Pretty偶然在自家后院发现了一些珍宝。自小就对考古兴趣浓厚的她做了一个决定——请Basil Brown在庭院中挖掘。于是,英国历史上最重大的考古发现——“萨顿胡船棺葬”现身。

如果说这部名为《发掘》的电影刻画的是两个“普通人”对文物的敬意,那么在瑞典瓦尔斯加尔德,则是一群专业考古学家对历史的描摹。

挪威科技大学科技考古学荣誉退休教授Birgitta Berglund说:“可以说,瓦尔斯加尔德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发掘》故事的翻版。”

位于瑞典中部乌普萨拉郊外的瓦尔斯加尔德,有90多座铁器时代的坟墓,尤其以公元600年至700年间壮观的船墓闻名。其中两座坟墓是这个故事的中心,或者更确切地说,在这些坟墓中发现的羽绒寝具,可能是关于床上用品最有趣的故事了。

最后的航行

那是在墨洛温王朝中后期,也是维京时代之前。当时蛮族入侵,内外战争连绵不断,武士无疑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

这两座船墓的主人都是高级战士。他们戴着装饰华丽的头盔,配有盾牌和武器,躺在10米长、可以放下四五对桨的大船上,并且携带着打猎和烹饪所需的工具及食物,开始了最后一次“航行”。而在船旁,是一只被砍了头的猫头鹰,马和其他动物。

“被埋葬的武士们似乎带好了装备,要划船到地下世界,而且还能够在马的帮助下上岸。”Berglund说。

让人惊讶的是,这两位战士得到了全方位的照顾,包括美梦——他们躺在由几层羽绒制成的垫子上。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床上用品可能有更大的功能,而不仅仅是作为填充物。

“你可能会认为羽绒床上用品是一个现代概念,不可否认的是,它直到最近十几年才开始在普通民众中使用。而瓦尔斯加尔德墓地里的羽绒垫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已知最古老的羽绒寝具。”Berglund说。

“对羽毛的调查显示,对古人来说,鸟类,尤其是特殊种类的鸟,比通常认为的更加重要。选择羽毛作为寝具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象征意义。”Berglund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根据北欧民间传说,垂死之人被褥中的羽毛类型非常重要。

例如,人们认为使用家禽、猫头鹰和其他猛禽、鸽子、乌鸦以及松鼠的毛可以“束缚亡灵”。在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人们认为鹅毛是释放灵魂的最佳选择。

谁的毛 从哪儿来

于是,研究人员希望弄清哪些鸟类为这些床上用品提供了羽毛。他们表示,这些羽毛为研究古人和鸟类间的关系提供了新视角。

多年来,Berglund在瑞典南部努德兰的海尔格兰研究人们使用羽绒的历史。这里的人在很久之前就为绒鸭建造鸭舍,并将羽绒生产商业化。于是,研究人员希望弄清挪威北部海岸的人们如何获得羽毛——长途运输还是贸易?

分辨一堆埋藏许久的羽绒来自哪些动物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为了识别了这些材料,挪威自然历史研究所生物学家Jorgen Rosvold对羽毛碎片进行了取样和显微分析。

“这是一份耗时且具有挑战性的工作,物料分解、纠结、脏乱。这意味着你在新鲜材料中很容易观察到的许多特征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必须花更多时间寻找这些特征。”Rosvold告诉记者,“尽管这些羽毛已经在地下躺了1000多年,我仍然对它们保存得如此完好感到惊讶。”

近日刊登于《考古科学杂志:报告》的论文显示,这些羽毛来自鹅、鸭、松鸡、乌鸦、麻雀、涉禽以及鹰鸮。“瓦尔斯加尔德的床上用品中只有少数绒鸭的羽毛被鉴定出来,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它们是来自海尔格兰或其他北方地区的商品。”

然而,这个发现并没有让Berglund失望。种类繁多的鸟让研究人员对史前时期附近地区的鸟类动物群,以及人类与鸟类的关系有了更深入地了解。“这些羽毛不仅可以提供当时瓦尔斯加尔德地区家养鸟类的信息,还可以提供当地猎场和野生鸟类区系的情况。”他们写道。

实际上,古人对羽毛的热爱,并不因距离和时间产生差异。

虽然瓦尔斯加尔德的羽毛无法被证明来自长途贸易,但公元1100年至1450年,在地球另一端的南美洲阿塔卡马沙漠,商人们带着鹦鹉越过高山、穿过草原,来到沙漠绿洲。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José M. Capriles说:“在整个美洲,羽毛都很珍贵,我们在地位较高的人的墓葬中看到了它们。”

通过动物考古学分析、同位素饮食重建、放射性碳年代测定和古DNA测试,Capriles团队对来自阿塔卡马的5个绿洲地区的27具鹦鹉遗骸进行了分类。结果显示,这些鹦鹉是从300多英里外的亚马孙东部地区迁移过来的。相关论文3月29日刊登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

“活鸟能够穿越1万多英尺高的安第斯山脉真是令人惊讶。”Capriles说,“但这些鸟并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人们养它是为了羽毛,羽毛一长就被拔掉。”

再见,再也不见

回到瑞典瓦尔斯加尔德。这里的鸟可能没有经历过这种“慢性痛苦”,但同样有着“令人遗憾”的遭遇。

实际上,羽绒被褥并不是研究人员在豪华船墓里发现的唯一“趣事”。其中一个坟墓里还有一只无头猫头鹰。为何要砍下这只可怜动物的脑袋?“我们相信,这对葬礼有某种仪式上的意义。”Berglund说。

通过分析一些近代坟墓,研究人员知道,那时的人们会采取一些措施,防止被埋葬的人死而复生。很容易想象,在更早以前人们也是这样做的。研究人员提到,在维京时代坟墓中发现了一些剑,有的在放入墓前被故意弯曲。这可能是为了防止死者在返回时使用武器。

“可以想象,猫头鹰头被砍下来是为了防止它回来。也许羽绒寝具使用猫头鹰羽毛也有类似功能。”Berglund说,“在爱沙尼亚萨尔梅,同一时期的船形坟墓与瓦尔斯加尔德的相似。在那里也发现了两只被砍下头颅的猛禽。”

看来,对那时的人而言,亲朋去世虽然令人悲伤,但最好再也不见。(来源:中国科学报 唐凤)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jasrep.2021.102828

https://doi.org/10.1073/pnas.2020020118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机智号”火星直升机成功首飞 高通量、大面积柔性钙钛矿薄膜研制成功
快速射电暴有更低频率无线电波 中国科大研制出一种新型软体机器人手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