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发布时间:2019/2/28 16:26:50
选择字号:
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论文机构发布会速记

时间:2018年5月16日

地点: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E座 E301多功能厅

主题: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论文/机构发布会

主持人(高福):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在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举办咱们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论文和年度机构发布会,我是高福。我今天看着发布会的册,往年那么薄,今年这么厚,可见中国尤其和细胞出版社的合作,中国科学研究,中国在细胞及其系列杂志发表的论文年年在增长,所以它一定是春意盎然,看到了嫩芽一天天在长,我个人很高兴。

这个发布会既然让我主持,我先介绍一下出席会议的嘉宾:

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 曹雪涛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 乔杰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所长 朱冰

中国农业科学院深圳农业基因组研究所所长 黄三文

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所长、北大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 黄晓军

励讯集团中国区高级副总裁 张玉国

美国《科学》杂志亚洲业务创始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中国业务创始人、北斗资本创始合伙人 吴若蕾

主办单位: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 李俊雄

中国科学报社副社长 赵彦

美国细胞出版社大中华区代表、《细胞》代常务副主编、《癌细胞》常务副主编 杨晓虹

中国科学报社党委书记、副社长 刘峰松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领导、嘉宾和全体在座朋友们的到来,谢谢大家。现在请允许我请几个嘉宾代表不同的单位致辞。下面请中国科学报社副社长赵彦致辞。

赵彦:这个排序问我,我定的,我是刚回到中国科学报工作两个星期,前六年一直在中国科学院机关工作,在这个学术场合下我很放松,只要把高福院士放在第一位,底下大家都没有问题了,所以我今天开会很放松。

首先代表主办方中国科学报社对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参加这个活动表示欢迎,中国科学报是中国科学院工程院基金委还有科协举办的具有60年历史的专业化媒体,我们的合作伙伴(英文)出版社更不用说了,是期刊的殿堂,是大家仰慕的一个核心的期刊平台,我们从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举办三次活动,今天是第四次活动,希望我们的合作越做越好,能够给大家有一个平台,一个展示的机会。

谈谈我个人,谈谈2017年生命科学的印象,我的同事说中国生命科学领域表现突出论文的数量保持明显上升趋势,本土性原创科学研究数量、质量稳步提升,入选中国科学家与CelL出版社论文有多篇成果,在生命科学领域引起较高的关注,这些凸显出中国科学家对全球生命领域的贡献度有明显提升。

我分享一个小事,我一个月前我在科学院机关审有关领导的内部材料,其中讲到了中科院基因组所的刘江研究所近期表现突出,他在细胞上发出了4篇文章,我在一线做记者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20年前写的东西,中国科学家在(英文)多少年没有发文章了,我说是不是搞错了,我说发了4篇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赶紧让我的同事核查一下是不是有误,最后反馈回来没有任何问题,内部参考资料上报之后有关领导直接做出批示,请关注刘江研究员的工作,给他稳定的支持。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很自豪地说,中国科学家在生命科学领域近几年来取得了很好的成就,已经或者说即将走向生命科学舞台中央,这应该不为过。今天这个活动希望大家参加这个活动不虚此行,多分享,多交流这样一个学术盛会,谢谢大家。

主持人(高福):谢谢,谢谢赵彦社长,下面请美国细胞出版社大中华区代表、《细胞》代常务副主编、《癌细胞》常务副主编杨晓虹女士致辞。

杨晓虹:尊敬的高福院士、乔杰院士,各位专家同仁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和大家相聚在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参加今年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系列活动的现场,细胞出版社2017年度论文年度机构发布会和颁奖典礼,在这里我谨代表主办单位之一的细胞出版社向包括远道而来的专家、学者和科研人员等等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感谢。

长期以来细胞出版社一直引领创新合作的科学理念,并以强化世界各地科研团体的交流,提升世界各地科研时令,造福人类为自己的使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迎来了2018年度的中国科学家和Cell press系列活动将目光继续瞄准在生命科学和自然科学更广阔领域,不断突破自我的中国科学家们,细胞出版社是从2014年底开始和中国科学报社展开系统性合作,并于2016年底正式签订了战略合作伙伴的协议,今年出版的2017年中国科学家和Cell press特刊系统收录了2017年发表在细胞及系列各子刊的,以中国大陆为第一完成单位的中国作者177篇原创研究论文,刚才高福院士说,这个年度特刊越来越厚,今年还有一位文章数量多的,比去年多好多,所以为了不让这个变得特别特别厚重,我们后来决定有一部分的文章,以前都是单页,现在是一页有两个文章,明年会更厚。

中国科学报社同时邀请了专家,结合数据及评审意见,从中评选出细胞出版社2017年中国年度作者和年度机构,我在这里代表细胞出版社对获评为2017中国年度论文的作者和年度机构表示热烈祝贺,近年来中国科学家在生命科学、医学、化学、能源等领域的科研表现,包括国际科研同行,国际出版业、媒体的各界关注,2017年中国科学家在细胞和子刊上发表的论文的成绩,继续呈现井喷之势,保持了强大的发展后劲。除了特刊收录的177篇论文,以中国学者、华人学者、第一作者或者合作作者发表的文章就更多更多了,本土性原创的质量和数量也不断提升,入选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论文中有很多篇成果是引起了世界范围的轰动,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这个新平台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认可,今天我们不但将见证细胞出版社2017年度论文与年度机构的诞生,也邀请高福院士和乔杰院士和我们一起探讨这些领域的一些前沿话题,在这里我再次衷心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微生物研究所,谢谢大家。

主持人(高福):好,谢谢,下面我们有请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李俊雄教授致辞。

李俊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今天确实是非常的高兴,微生物所非常荣幸,我们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系列活动细胞出版社2017年度论文年度机构发布暨颁奖典礼能够在我们微生物所举办,使得我们这个研究所蓬荜生辉。刚才高福院士作为主持人讲了一段话,我想给他纠正两件事情,今天我们蓬荜生辉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这里有两院院士都在这儿,我们的乔院士还有高福院士。

还有一个我要纠正的,这边讲的是高福院士是CDC的主任,他是主持人,其实最主要的他是我们微生物所的研究员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如果大家同意的话请帮忙鼓掌。他的团队也都在我们所,白天忙于基金委的工作,忙于CDC的工作,忙于其他一些评奖评审工作,但是经常晚上到所里来做科研,我白天找他基本上没有希望,我晚上7点钟以后我会找他,这样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所以高福研究员还是在我们所工作始终非常努力。

我们想今天的这个盛会既是科学的盛会,又是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国际合作新的成果,所以我们向今天到来的专家们,我们的嘉宾们表示热烈的欢迎,我们所长现在在国外,所以我也代表我们所长真诚地欢迎大家。

还有一个纠正的呢,可能我们了解不是很清楚,我们赵彦副所长,他应该是中国科学报的副社长兼副总编辑还有一个括号是主持工作,所以我们刚刚从传播局到报社,体现了科学院对于中国科学报的认识,因为我和他是很久很久的朋友,今天也很高兴他能够来,希望今后继续支持我们研究所的工作,谢谢你。今天我也不占用更多时间,给我准备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讲话稿,我只想说一点,微生物所的科学家们,我们在座还有很多我们一定努力把我们的科研做好,希望在我们的杂志上,我们的报纸上能够有更多我们成果的宣传,能够有更多我们研究所科学家的宣传,能够有更多微生物所未来发展理念的宣传,谢谢大家。

主持人(高福):好,谢谢,谢谢李书记,没有想到刚一开始就犯了那么多的错误,我是十九大代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现在已经知道党委书记的重要性,当你犯错误他会帮助你纠正错误,当你讲的高度不够高的时候他会帮助你拔高,谢谢李书记。

下面我们有请励讯集团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张玉国致辞,大家欢迎。

张玉国:非常简短表达三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祝贺,大家可能会问励讯集团是干什么的,大家知道Cell细胞出版社,可能还知道(艾斯维尔),因为细胞出版社是(艾斯维尔)公司的一部分,大家可能不知道(艾斯维尔)是励讯集团的一部分,我是代表励讯集团的,所以代表整个集团向大家表示祝贺。励讯集团除了(艾斯维尔)科技和医学这一部分,还有法律、风险分析、展览,四个大的板块,第一代表集团向入选的科学家和机构表示祝贺。

第二个意思还是欣慰或者说高兴,高兴什么呢,过了十年,我和我的老朋友赵彦社长的机构,我们又再一次携手,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做了这么一场活动,我和赵彦认识十多年了,我们俩进行过一次内容和品牌方面的比较深度的合作,所以算来已经有11年的时间了,这11年里面我发现(艾斯维尔)公司和细胞出版社和跟咱们的科学报社没有断,这种合作一直是在继续,所以我觉得非常欣慰非常高兴。

第三个意思就是未来的一点希望,我是2007年到2012年,我是(艾斯维尔)在中国的负责人,当时我就给整个公司在中国的使命起了这么两句话,叫做把中国最需要的科研信息引进来,让中国最优秀的科研成果走出去,这两句作为(艾斯维尔)中国团队的使命,我希望将来再过多少年我们(艾斯维尔)的团队,励讯在中国的团队还是会秉承这样的使命,继续为中国的科学家做好服务,继续为中国的科学发展做好服务,就说这三个意思,谢谢大家。

主持人(高福):好,谢谢。按照程序主持人宣布评选过程、年度论文名单,我这个按照稿子念,此次评选基于中国科学报社与美国细胞出版社合作出版的科学新闻:“2017年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特刊”,该特刊收录了177篇2017年发表在细胞杂志及子刊以中国内地机构为第一完成单位的高水平科研单位,要是说第二单位、第三单位,再加上香港、澳门、台湾,任凭你想象,并对取得这些研究成果的中国科学家们科研经历及其团队进行系统介绍。中国科学报社作为第三方特邀专家进行评审并结合细胞出版社提供的文献集料数据及审稿专家的推荐,在本特刊入选论文中遴选出细胞出版社2017年度论文,同时综合各研究机构在细胞出版社发表论文的数量及相关期刊的国际影响力,按照论文第一完成单位一并遴选出细胞出版社2017年度机构,特此说明。

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论文名单总共有5篇,结构生物学领域《人源剪接体的原子分辨率结构》(An Atomic Structure of the Human Spliceosome)发表在Cell,通讯作者:闫创业、施一公。肿瘤研究领域《单细胞测序全景刻画肝癌浸润T细胞》(Landscape of Infiltrating T Cells in Liver Cancer Revealed by Single-Cell Sequencing)发表在Cell通讯作者:彭吉润、张泽民。植物科学领域《一个转录因子的天然变异赋予水稻对稻瘟病的广谱抗性》(A Natural Allele of a Transcription Factor in Rice Confers Broad-Spectrum Blast Resistance)发表在Cell,通讯作者:陈学伟。免疫学领域,《甲基转移酶SETD2分子直接催化STAT1甲基化修饰对于干扰素抗病毒效应起关键作用》(Methyltransferase SETD2-Mediated Methylation of STAT1 Is Critical for Interferon Antiviral Activity)发表在Cell通讯作者:曹雪涛。神经科学领域,《特异的抑制性细胞环路分别驱动大脑皮层生成β和γ频段神经振荡电活动》(Distinct Inhibitory Circuits Orchestrate Cortical beta and gamma Band Oscillations)发表在Neuron,通讯作者:章晓辉

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机构名单,北京大学在《细胞》及其子刊共发表论文23篇,总影响因子341.793,清华大学在《细胞》及其子刊共发表论文19篇,总影响因子302.474,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在《细胞》及其子刊共发表论文14篇,总影响因子199.505,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在《细胞》及其子刊共发表论文7篇,总影响因子158.076,浙江大学在《细胞》及其子刊共发表论文10篇,总影响因子137.219

现在我们进入细胞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论文颁奖环节,有请李俊雄书记,张玉国总裁为获奖者颁奖。

有请刘峰松、杨晓虹为年度机构颁奖。

下面我们有请年度论文代表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高级研究员(张泽民)教授致辞。

张:尊敬的高院士、乔院士,各位嘉宾下午好。今天我发现被选择为作为代表原因只要是年龄最大,因为年龄比较大,我做科研近30年来,第一次在Cell press上发表文章,所以按照这个速度吧,我估计到80岁的时候,我估计还能再发一篇。所以今天下午特别珍惜跟大家一起的机会,其实发表一篇好文章确实有很多机缘巧合,通常只是靠努力和愿望是达不到的,我们自己的文章也是有很多的偶然性,四年前我在国外做科研的时候,我的主攻方向是生物信息和癌症基因组,加入北大以后我想做一个新的方向肿瘤免疫,肿瘤我做很多年非常熟悉,免疫一窃不通。我们当时是带着非常天真的想法,和一些外行的思维来探索肝癌内部免疫细胞的机能属性,我们走了很多的弯路,但是也是借助外行的思维有了几个比较稍微新的想法,借助北大的(英文)单细胞测序的优势让我们快速走上了正路,最后生物信息的方法系统揭示了肝癌中的特有属性和一系列的规律,这些新发现对将来肿瘤免疫新发展会有一定的启示性的作用。

总体上我觉得这次发表文章也算是歪打正着的事情,很幸运,但是如果说我今天说只是轻描淡写说发了文章只是幸运的话,我觉得对不起科研团队,在这里我肯定是不能代表我们今天所有的获奖的团队,因为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特有的经历和故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文章发表之前肯定经过了很多的磨难、失败、困惑甚至绝望。但是我们对科学的热爱,使得我们走了下来,利用常年积累的科学素质写出了最好的作品,我非常感谢我们实验团队的实验成员(人名),我们的合作伙伴世纪坛医院的(人名),这里面每一个都是非常优秀,我们缺了一个文章都出不来。

最后我想感谢对我们的鼎力支持,跟细胞杂志合作就一句话痛快,最后我想说一句话代表所有获奖的作者,今天我们还会把自己最好的科学故事献给科学杂志,谢谢。

主持人(高福):再次祝贺,下一个咱们请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所长朱冰讲话。

朱冰:谢谢各位,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非常荣幸有机会代表我们所来领这个奖,事实上我们所在这个奖合作方应该还算是常客,因为我们2015年获得过获奖机构,也有优秀论文入选,2016年也有,2017年也有,我们希望明年还有机会来,不管是机构还是优秀论文等等。刚才高院士说过,明年微生物研究所也在这个机构里面,我相信这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去年是在我们所办的,我们今年就来了。

刚才我也说了,我来之前我们所得科技处也统计了一下,我们大概发表了多少论文,当时得到获奖通知,我当时问了一下,我们到底为什么得奖,因为所里也不是太清楚,科技处就说统计了一下,我们发表在Cell press和子刊2017年发表了17篇第一作者及通讯作者研究论文,刚才听下来我们第一作者7篇,看来我们还有10篇通讯作者不知道给哪个合作单位第一作者去了,但是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无论合作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的机构,我想这也都是合作的力量。

另外一个也向大家汇报一下,很高兴今天我们所Cell press和子刊方面也有一些突破,刚刚在Cell press上面有一篇文章发表,我们所的所长也刚刚有一篇,很快也可以出来,我们觉得明年来有可能来的底气还是有的。最后的话,像早些年发一篇都非常非常困难,现在国内已经非常非常多,整个来讲形势非常好,我们也希望衷心希望祖国在这一块越来越繁荣昌盛。最后我自己也对自己有一个小小的期待,我自己从来没有在Cell上面发过什么东西,希望自己的实验室将来也有机会在这方面做出一定成绩,最后谢谢大家。

主持人(高福):好,谢谢大家。下一个环节我给大家当主持人了,我要做报告了。

我想了想,我讲什么呢,讲的太细太专业,不是一个专业,讲的太粗肯定说是忽悠,去年我做了一个报告,据说大家说很有趣很好玩,既有科学又有故事,我今天就来一个2.0版,去年听过的同志现在可以找一个地方歇一下,有一点差别,差异及其不显著,如果去年没有来的人,我再讲一遍。

我从我的(英文)讲起,我和Cell press什么关系,我自己一直以来我对(英文)感兴趣,由于有天花的存在,由于天花被消灭了,有了疫苗学,疫苗学最后到了免疫学,免疫学最后到了今天肿瘤免疫治疗(英文)。一路走来全是(英文)。这些事干什么呢,你说你是搞(英文),我现在做CDC主任,我们做的任何工作,我现在又是基金委的副主任,你们的选题一定是需求导向,什么叫需求?战略需求,国家需求,这是战略。科学问题的需求,有些科学问题没有解决需要你解决,问题也是需求,因为这些问题老留在那,苹果老从树上往下掉,你要想想,为什么老掉呢,现在做了很多事,一直在呼吁(英文),现在我做到了非洲,这是我本人的。

这是去年抓住了我做报告各种,今天好像记者对我不感兴趣,没有看见照相。我的(英文)的关系,我光听说过一个杂志叫Cell press,因为我在牛津的时候(英文),大家知道现在一说细胞免疫都在找(英文),找的时候大家都想着说要出去,其实这个细胞免疫里面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说70年代末的时候,所有的免疫学家都不知道有细胞免疫,都以为抗体已经很好了,细胞免疫没有想过,也没有想过70年代末,很可能细胞表面光秃秃什么都没有,(英文)有了这个进展,大家知道现在的进展很快。细胞免疫1996年诺贝尔奖给了(英文),他们就发现其实我们的细胞免疫是通过限制性(英文),它怎么限制呢,最后发现把不像抗体一样大的代表结合上,是结合小多肽,多肽是谁发现的?(英文),1996年的诺贝尔奖的获得者都说,应该给这个叫(英文),他的贡献就是说(英文)不同的遗传背景对不同的抗别反应不一样,原来我们认为只是(英文),不是活病毒,也不是大蛋白,是里面有一个(英文),在Cell press连续发了五六篇文章,系列文章告诉你说,识别流感也好,识别什么也好,细胞免疫学有了突进,那个时候我只是听说了,挺能干,我还发了两篇(英文),所以说明我跟Cell press的关系。

大家知道整个细胞免疫,大家看到1996年的诺贝尔奖其实除了(英文),皮特见到我几次报告都说(英文),光发现限制性不够,是要把这个蛋白加工。我本人由于2016年发了三篇Cell press,完成我自己的大满贯,这是我过生日我学生给我做的蛋糕,2004年回国到2016年我完成了五大杂志大满贯,所以谢谢Cell press,五大杂志发满了,我的学生也很有创意给我这么一个。

我现在讲这个,我是做微生物的,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有一个流感病毒,你做好科学研究工作,还要做好科学普及工作,科学为谁做的?为人类做科学,我们要做基础研究,把人类没有解决的科学问题解决,我们还要对谁问题?我们还要对纳税人负责,纳税人包括不做科学的民众,所以要做好普及工作,我在这个院里面搞流感病毒雕塑,做好科学普及工作。

新发突发传染病这个非常严重,就前两天(英文)又是32个人得病,传染病的形势非常严峻,我们实验室做什么呢?这是细胞这是病毒,蛋白进去了,进行加工,进攻以后进行细胞,我们实验室一直做这个东西,这是我的表面工作,表面有受体,唾液酸结合,进入到细胞里面,在(英文)细胞下发生融合,然后进行释放,开始(英文),我们实验室一直感兴趣,禽流感禽流感,怎么感染上人了呢,今年是一百周年,都是动物来的怎么感染上人了呢?我们就研究这个,包括埃博拉本来是猴子和蝙蝠的。为什么会感染,如何感染,你看禽流感,在鸡鸭不应该到人,它去了,靠的是什么,我经常做报告就喜欢这样,(英文)多复杂啊,混合体,你的躯体加上表面的微生物,数字化的,十的13次方的微生物,杨化民做报告一般都是(英文),ADCD四个字,这就是生命,要想禽流感感染也很简单,突变一下就了,原来结合禽的受体现在结合人的受体,靠什么?突变,这些都是跟生态学、分子生物学整个有一个适应过程,我们就研究(英文),从一个原来只感染一种物种,现在感染很多种。

生态学,流感病毒到处飞,在中国养禽场有各种流感病毒和各种病毒(英文)说变就变,上面结合受体不一样了,结构生物学来做,上面放大,就周围的几个发生突变,(英文)不一样,要不结合禽受体或者是人受体,(英文)就达到了从禽到人的跨度传播。最后的结论就是它的受体在我们上呼吸道,变成二倍。禽流感在我们肺脏里面有禽,所以偶尔感染,第一次看到它,目前还是禽受体为主还不是人的问题。结合受体大大小小的地方,这是我们最后做的工作,他们决定把我们文章压小了(英文)138页大家看一下,这是我们做的H4,H7N9写了一篇文章,我们做了HKU4,找到哪些氨基酸原来是蝙蝠的怎么到人的,也是通过氨基酸的突变。

整个来讲一直做病毒免疫,埃博拉来了,结合表面受体到了里面,我在做埃博拉,我们看合作的一篇文章,我们发表在最好的中文杂志《科学通报》,你们一定要在这个杂志上发表,因为我是主编,不收费啊,可以到这里发表。大家快速看一下,这个病毒很聪明,它把这个部分去掉,上面消掉一块,它能够和受体结合,它和(英文),这是我们发表在2016年1月份的文章。给大家放一下吧,看看它怎么进去。

像艾滋病毒先是结合,第二种多种表面蛋白和多种受体结合进去,进去以后PH下降,(英文)结合进去,进去以后也PH下降释放,有了埃博拉病毒,这是第一个研究比较系统的,这是我们整个工作。

我就快速过一下,眼睛、脑,四大屏障突破以后,我们当时也做了2016年第三篇发表在Cell press,这是具体的一些细节,细节不说了。我们把表面蛋白做完,这一篇文章也挺好,本来我的文章发4篇,结果发了3篇,跟农民种庄稼一样,农民觉得好收成,没有想到打冰雹了,病毒感染以后,也是我们做的分娩工作。这是(英文)今年我被邀请在CelL发表的,目前有14个,结果看到没有,今年年初H7N4第15种又出来了,这是一些结构生物学工作。我们也在做一些抗体的工作,2013年在(英文)进行结构,我们在(英文)和日本朋友合作也做了,这是我做的一些免疫学方面的工作。归纳起来总的来讲,我们和CelL有关杂志列了一个表,我们进行(引文)收发收购,我们和CelL合作,发表了一些文章,我们希望今后能有更进一步的合作,把我们的工作做好,最后有3.0、4.0,谢谢大家,我的报告结束。

主持人(高福):现在隆重推出,一般VIP都是最后一个上场,下面有请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院士做学术报告。

乔杰:高院士一讲完我特别忐忑,不知道怎么讲,我以为是分享和学习,我只是分享和学习之一,结果发现是这样一个场合,第一次参加也是学习。刚才高院士说(英文),我讲的是什么呢,(英文)实际上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一介绍院士我老觉得不是我,我还是跟小学生一样很忐忑的在学习。我申报院士的时候是报的细胞生物学,大家觉得你一个妇产科医生怎么能报细胞呢,我讲完以后大家就理解了,为什么一个医生可能是从宏观,从大体的疾病现在逐渐转到,不仅仅是细胞,是一个分子水平了。最近因为也是细胞图谱特别热门,我把自己的工作跟这个结合在一起说,所以没有搞清楚今天讲什么,高院士一讲完我觉得反正是随便讲讲,但是他随便讲把整个故事讲的非常清楚,今天一直都是男生,我们杨女士已经从行政的角度讲了,我代表女科学家稍微跟大家有一个分享。

这个图可能大家蛮熟悉的,在各个地方都已经看过,咱们有很多神话故事,到底人是哪来的?我们真的说不清楚,不管讲的这些故事,亚当夏娃还是女娲补天,真的哪里来的,不知道,我们现在看到精子卵子这个生命的来源反正就是从这两个细胞诞生的一个新的生命,但是怎么诞生的,我们现在可能知道一点点,但是并不清楚。我之所以作为一个医生能跟细胞结缘,其实主要是因为这两张幻灯片,就是人类生命力的下降。1950年的时候每个女性生5个孩子,2015年生2.5个孩子,各国不一样,但是现在生育率都下降了,正常要求是2.1,才能保证人口正常的更替,也就是说你在做的才能养得起老人,能够负担得起这个社会,但是其实是比较难的,咱们现在国家的更替率是1.4,美国、法国是2.09,但都不到2.1,真正过2.1是某些贫穷国家其实是比较麻烦,各国原因不一样,但是整体男女生育率的下降都很明显,女性生育率的下降大家很理解,不孕症绝大多数都是女生,大家看一个数字,40年内男子精子质量下降50%,只不过女性相对更复杂,在生殖过程当中她所承担的责任更多,尤其是孕育胎儿的过程,但是在生殖细胞的来源上各占50%,然后现在影响的因素也是相对复杂,不同的是女性一个月就排一个卵,而男性每一次排精液,我们开玩笑叫千军万马,还得跑得快活力好的才能受精,活力好要求有25%,即便不够的话,一个好的精子打到一个卵细胞还是很容易解决的,在治疗上女性占有的不容易制成因素更多一些,在生殖领域跟过去的排球一样,就属于叫阴盛阳衰,可能在女性的研究当中走的特别快,如果大家去查文章的话也发表特别多。因为在这里边除了不孕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流产的问题,可能流产更多对于女性的影响和百分比都会高一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出生缺陷,这个跟不孕不育不一样,大家现在逐渐认识到生殖的重要性,没个孩子你跟心脏病、肾脏病,跟黄教授他们的血液病,觉得一下子威胁了生命,不孕还能好好活着,大家觉得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其实没有孩子直接影响到年轻夫妻的工作生活。

我们门口那条路,堵的特别厉害,原来生殖中心在医院里边的时候很堵,生殖中心挪到这边以后医院那边没有好多少,把这边带堵了,所以北医的师生对我的意见特别大,当然他们也表扬我做的是好事,但是实际上他们出行很不方便,所以这是我们门前堵车的情景,确实是比较严重。大家可以看看我们的门诊量,60万一年,所以大家粗粗算不一年,我们不怎么休息,一天的门诊量两千人,这两千人是看不孕症的,所以大家可以想象对他们工作生活造成的影响。今天也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住生殖技术在中国大陆正式实施30年,我们刚刚做完庆祝活动,来参加会的人大概有五千多人,我们做了一场非常好的报告。世界是40年,中国是30年,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确实帮助了很多不孕症的患者,但是我们的成功率只有40%,这是临床治疗当中很少有的,也就是说在不孕当中,我们知道的原因输卵管不通,用试管婴儿解决了,可能男性精子弱一点,它总数不够,像我刚才说的快速运动,勇往直前得有一定的百分比,少了一点,我们也可以帮助它了,但是还有很多不明原因的,精子卵子放在一块就是不受精,或者就是没有好胚胎,我最怕病人问我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没有成功啊?我这个胚胎怎么不好呢?我跟我爱人都很正常啊,显微镜下我们看到的精子和卵子形态都是正常的,受精以后胚胎也是正常的,B超、子宫内膜看了也是正常的,但是就是没有怀上,所以我们特别惭愧。其实这里面存在很多的科学问题,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干预,但是干预之后这个孩子是不是正常的?

刚才我说了,40年很骄傲,30年,从我进到试管婴儿室是第7个人,他们叫我007,那个时候这个领域非常少的人参加,我们做妇产科医生都愿意做手术、做肿瘤,手到病除,至不孕症那个时候磨磨叽叽的不说,还是隐私,你看现在大家谁治了名人都会报道,你看我们生殖医学没有一个敢说我给谁谁谁治了不孕症,谁的孩子是在我们这里初升的,这个不能说,这都是隐私,所以我们觉得自己特别没有成就感,其实不愿意做试管婴儿,现在队伍发展这么大,但是还有这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里面很多科学问题在我这里给大家展示一下。其实我们蛮惭愧的,没有做的事很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临床,包括基础研究,包括现在要求的科技转化的,所以努力在做,这是跟CelL结缘很重要的原因,那些问题没有解决,我整天做很多的研究,我们当时得不到那么的卵,我拿颗粒细胞做了很多研究,子宫内膜还是能取到组织做了很多断面的研究,然后发现这个因子跟那个有关系,那个跟那个有关系,但是谁真有关系,真的是很难去说,尤其是他们前面问我一个问题,我为什么就是不怀孕,看着正常怎么就不正常了,所以大家就能想到我为什么作为一个临床医生要去研究跟细胞相关的问题,所以蛮幸运的,我碰到了康富仇(音)和谢海亮(音),康富仇从国外回来以后很想做一些研究,我们就在讨论,讨论做了一点东西还没有出结果,谢海亮大家可能很多人认识,他从国外回来以后给我们做报告他们的什么什么,他是北大化学系毕业的,但是他的中文并不怎么好,他讲得比较深奥,听的人大部分人没有听懂,因为他到医院去讲,我大概听懂了20%,我发现他最不重要的,他当时给我们讲的时候没有重要讲的一个就是单细胞扩增技术,他讲了一下扩增好处,每一次从头扩增,我忽然说其实那个单细胞扩增挺好的,如果用到我们的研究上挺有意思的,他说他想做精子的研究,我给他一些建议,你这个精子研究怎么怎么做,其实他已经在做了,他发的2012年的CelL,我给了他一些建议,他把我算了一个作者,但是是一个普通作者,我说精子研究没有甚么意思,你做完精子就死了,我们这个卵特别有意思,它排出第一第二肌体,我特别想知道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卵就不好,受精之后,大家看到各个阶段,细胞跟细胞之间有什么不同,每个发育阶段哪个是最关键的因素,让胚胎就不长了,我们放到妈妈子宫里就看不到了,总而言之是不长了,子宫内膜是正常的患者,他也觉得这个事有意思,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发表了2013年第一篇CelL,跟CelL第一次结缘。

后面我们想说怎么深入去做,然后就是第二篇的CelL,也是CelL的封面文章,这是我们跟CelL结缘的故事,不管是从配子发生到成熟再到培育发育过程中,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细胞之间,我们希望从中得到,到底什么导致了胚胎不好。胚胎不好的时候发现生理过程没有人研究,人的卵太金贵了,以为有了这个方法就可以,其实分析这个过程当中,确实还是有很多的我们未知的东西需要比较丰富的生物学知识、医学知识、遗传知识,所以我们几组人电灯熬油的讨论了很多次,多少次反正都是两三点多在讨论,因为夜里两三点是他最清醒的时候,好在我们值夜班值惯了,所以讨论也是很好的,反正很有意思,学习到了很多。

后来现在人类细胞图谱HCA计划出来以后,我们就笑,大概是在细胞图谱方面相对在人类生殖和发育相对走的偏快一点,除了做卵、精子、胚胎,然后我们做胎儿的生殖腺,生殖腺做完以后做生殖系统,现在在审的是还有消化系统的跟肿瘤的关系,还有心血管系统的还有视觉系统,不断在做,我们希望知道发育过程中,正常生理过程,当然我的目标能够解释不同疾病导致的病理,因为现在不管是成本还是时间还是人力都降低了很多,就可以做,所以我们现在可以从单细胞水平转入组、基因组,能够把观念的转入SNV等等结合在一起去看。

国际上这些报告从原始生殖细胞到胎儿生殖细胞到精子、卵子一系列在做,我刚才找半天,我说我怎么记得我2017年也发了跟CelL相关的,那么多照片,我看怎么没有我们的照片,最后发现了,我们一忙没有提供照片,总而言之在Cell press那个档没有照片就是我们发的文章,发的就是进一步从生殖细胞发育过程中我们关注它的微环境,希望看它旁边的细胞还没有分化成颗粒细胞和泡沫细胞之前的那些细胞,它跟卵母细胞发生的关系,也在做一些立体空间结构可能跟的这个关系。总而言之在细胞水平有很多问题要研究的。

2015年发一个特别高兴,当时有一个历史事件,当时黄金旧(音)他们做的那个(英文),当时引起一个轩然大波在年初,那个故事是最有意思的,不知道年轻人用什么去形容,总而言之在4月、5月、6月的时候黄金旧的脸真的是抬不起来,灰头土脸的,因为被批评伦理的问题,觉得中国怎么怎么样,正好是我们设计了封面的时候,我们设计的是一个咱们的玄武图,龟蛇同体的这么一个寓意,那个龟特别像颗粒细胞,那个蛇特别像精子,龟蛇同体生命起源这样一个意思里面,我们当时设计完了就说完了,我们这个白设计了,肯定会给我们拒了,那个时候对中国讨论很多,我们这篇文章做的是什么呢?做的就是从配子胚胎到四周到七周一至到19周,就接近20周,胎儿原始生殖腺发育过程中遗传过程和立体空间结构,这篇文章非常好非常有意义,揭示了很多意义,我们用的是胎儿流产的性腺,我们想当时肯定要拒了,还挺幸运的,他们挺讲理的,一篇是我们的,一篇应该是剑桥,还有一篇应该是来自台湾的,总而言之因为有不同的学者都用了相应的一些,伦理考察非常严,最后还是给批了。他们到年底也成了明星人物,也是成了一个探索的先锋,除了有科学的思路科学的方法之外,也还得有一点能承担的精神,我们做这个时候也是压力蛮大的,把伦理讨论做好,得到病人的同意,他们考察的很严,包括把我们的原始记录,包括签署的知情同意书的细节也拿去了。

这是现在的(英文),我们还用单细胞的测序技术,但是把这个胎儿生殖细胞,特别是细胞周围的细胞,也包括了男性和女性,就把它相互关系和特征,特别是一些信号传导通路做了比较详细的,现在很多科学家在做相关的工作,这是刚才我说的他们做的第一个单个精子的全基因测序,之后我们做的就是女性的,我们做的就比较难一点,因为要比第一集体和第二集团都要分出来,之后这个结果能够帮助我们做诊断的时候给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机会去做分析。这是我们现在要做转录组,全生殖过程一步一步希望做全了,胚胎部分我们运气没有这么好,被CelL和Cell press拒了之后,有人就发了,我都发(英文),他是跟我们学的方法,我们当时以为就已经被发了,让修改英文了,所以就把方法教英文了,结果人家比我们做的快,我们马上把(英文)的文章和我们做的东西直接给了ISMB,因为跟我们同道比,虽然做得比较好,做了老鼠和人的对比,但是细胞做的少,因为已经是后学的方法,质量相对没有那么好,我们因为做了特别多,细胞也多,数据也特别可靠,所以现在ISMB这篇文章被400多偏CNS的引用,大概有12篇的CelL,他们直接拿我们的数据做对比之后做文章,这个数据特别可靠,我们也觉得也很有意思,我们有一个网站供大家学习和体会。

还有做进一步的(英文)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特别难的,囊胚壁滋养层和极端滋养层到底怎么分化才能发生(英文)这个过程,现在是前面的胚胎都能得到了,但是这个胚胎是最难的。但是那个体外培养是一个难关,现在有一些克服。后面是甲基化,甲基化在人类胚胎的作用还是比较重要的,现在也在往前做。

另外染色体状态相对的分析也在进行当中,还有就是整体的染色体状态,可能对父源和母源,开启过程的变化可能对胚胎影响也是比较大的,从人类细胞图谱计划当中,如果从生殖和发育角度来说,蛮有意思的,我们这篇应该做更多的工作,这是已经做的这部分的工作。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如果大家感兴趣,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也更多使用,这个库里面大概70%是我们研究组的,整个北大团队的,还有我们把国际上相关的也给引到一起,使用起来比较方便。

前面做基础研究,肯定不是临床医生的初衷,我还是放到临床转化,在基础研究当中积累了一些方法看怎么提高临床诊断的效率,首先是胚胎的植入前的遗传学诊断,然后就是病因的探讨,从这个诊断我们就借用做卵做集体方面能够做的扩增,因为集体的扩增特别不好扩增,所以诊断意义用得比较少,只能做胚胎诊断,对于疾病诊断比较有意义,来自妈妈到底是不是每个都携带,有什么意义,第一集体第二集体发生的变化很有意义,做诊断跟妈妈的受精之后再来做诊断,这个更有意义,我们做了小的创新,把合到一起了。同时的结果,这样就给病人省不少钱,但是还有一些不好分析的,我们把连锁分析加进去,我们起了一个好的名字,用这个同时把但基因突变,连锁分析放一块了,现在比较好,现在很多疾病过去不能做现在都可以做了,还有一些过去不敢做的,大家做实验或者是发文章不是品质问题还是可以原谅的,我们这个产品不退不换,生出疾病的孩子对家庭是沉重的打击,这种没有办法生活,对社会负担也很重,不是说我们责任不责任的问题,但是有了这个三种确认方法之后,我们诊断起来踏实多了,诊断错误概率就明显多了,目前我们做的还蛮幸运的,如果万一错了我们事先跟病人签协议,因为羊水是多细胞的,病人都很配合,到中期的时候穿羊水,万一是畸形孩子也要做引产,因为我们是社会工作者不能担那么大的责任。所以在(英文)得诺贝尔奖的时候,2010年,1978年就诞生了第一例,2010年才得奖,就是因为宗教组织一直在反对,就是说上帝不让他们有孩子,难道你们是上帝吗?你们让他们有孩子,你们会不会把异常的基因传给人类,对人类的未来造成影响,确实咱们有很多学者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咱们人口这么多,不生就不生,你干吗非让他们生,之后生出来有问题的,确实会有这样一些质疑,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为他们生育一个健康的孩子,而不仅仅是生一个孩子。能够阻断缺陷,这个意义肯定更重,诊断的准确性为主,用羊水做验证还是很重要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蛮幸运的,验证的结果都是对的,永远警钟长鸣不敢说,逐渐把能够确定做了,还算比较有把握,这种都可以做了。

现在还在开发一些新的,比如说过去大的染色体异常我们会做,但是小片段没有办法给病人做,现在也可以做了,现在有一个携带了,就是他的孩子也有,但是现在可以活下来了,还有一些病因不清楚的,像反复受精失败,过去别人问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发现一些问题,这个病人通过刚刚开发的,文章还没有发,先做一点,过去用一个组学做一个另外就没有做了,但是现在联动还能够做一些机制的分析,产后现在这个结果还是挺好的,就给一个病人找着了原因,但是这个病人也不配合,她的公公死活不认为是他的事,因为他儿子有问题,我们这里有很多社会问题,本来说是儿媳妇的问题,一定让夫妻离婚的,一直打到我的诊室,就说儿媳妇的问题,你只要你诊断,我就让他们俩离婚,当我们结果出来以后,告诉他是男方的问题,需要抽你的血,他转身就走了,现在也没有抽他爸爸的血,我们确定儿子肯定有问题,如果爸爸有就是遗传的,如果他爸爸抽不着,我这篇文章就发不出去,如果做胚胎诊断还是可以的,只要胚胎上有,他爸爸有,我们还有,其实现在就该叫爷爷了,很有意思的一些,细节不讲了,大家就知道可能和人的关系很大,然后是生命的起源,现在都在讲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国梦必须得是健康中国梦先实现,健康中国梦的实现必须是生殖健康先实现,因为我们做的是生命的起源,谢谢。

主持人(高福):人类需要2.1,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大家赶快回家,今天回去赶快加班吧,谢谢大家,谢谢主办方,也谢谢微生物研究所给我们提供场地,谢谢所有的朋友们,你们要是不来,我在这儿就傻了,底下没有人,这个会没有人开,谢谢各种老总和教授们,你们能来才使我们蓬荜增辉,才有今天的会,我想了想夏天还有好时候,绿树成荫,环境多好,今天大家的努力下,我们开了一个成功的大会,大家坐在这儿基本上没有走,也是一个团结的大会,我估计赵彦、杨晓虹你们明年是不是还要搞,一定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大会,谢谢大家。

(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