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雅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30 10:13:33
选择字号:
守护东南亚野生动物多样性

▲团队在红岗异齿鰋的模式产地Zeyar河采样。

 

▲团队在Zeyardan村驻地处理标本。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中国西南和东南亚是北半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据统计,东南亚涵盖了全球约20%的植物、动物和海洋物种,全境都是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所谓“生物多样性热点”指的是生物物种高度集中,且面临高度破坏威胁的地区。

在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就有这样一个研究团队——东南亚野生动物多样性学科组,他们特别关注东南亚地区野生动物多样性问题。成立三年以来,研究团队在缅甸进行了8次考察,采集了近万号标本,超过240种鱼类。近期,研究团队发表的缅甸淡水鱼类新种红岗异齿鰋论文入选动物学期刊ZooKeys十大最受媒体关注文章。

发掘东南亚野生动物的秘密

东南亚地区除了现有的生物多样性之外,这里还具有极高的物种发现率,仅在1997年到2014年之间就新发现超过2216个新物种。

这样惊人的数字从东南亚野生动物多样性学科组的工作成果中可见一斑。研究团队负责人、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研究员陈小勇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三年以来,我们发表、合作发表了15篇论文,主要涉及鲤科鲃亚科、野鲮亚科鱼类的系统发育,鱼类、甲壳动物、软体动物分类(新种)。其中发现缅甸鱼类新种2种、新记录5种、仙女虾新种1种、新记录1种,还有至少10个缅甸鱼类新种还在论文发表过程及研究阶段。”

研究团队成立以来,他们以中国东喜马拉雅地区和东南亚的鱼类和水生生物为主要研究对象,系统调查和评估具有重要经济、科研和保护价值的鱼类、甲壳动物的分布现状、资源量、资源利用方式,系统总结鱼类资源现状。

陈小勇告诉记者,虽然水力发电往往被视为清洁能源,但水坝的建设会对生物多样性造成较大的影响。“因此我们要评估水电开发等人类活动对重要经济鱼类、洄游性、保护鱼类物种存活、资源量、遗传多样性和产卵场的影响,开展重要湖泊的调查和监测,为当地政府提供合理利用及保护建议。”

除此之外,研究团队在云南文山州麻栗坡、马关县做水生生物多样性调查,进行动物分类与进化研究,基于野外考察与采集的标本和样品,通过形态、生态与DNA条形码相结合等方法,发现隐存物种,揭示区域生物多样性。

“我们还会进行重要经济鱼类资源的保护与利用,基于对云南珍稀濒危鱼类人工繁殖成功的经验和积累,进行东南亚珍稀、濒危、特有、有重要经济价值鱼类的引种、人工繁育和放流。”陈小勇说。

发现红岗异齿鰋

2015年,陈小勇带领团队在对缅甸红岗山野生动物保护区的考察中,发现了一批异齿鰋标本,这是此前尚未被发现的新物种,他们将其命名为红岗异齿鰋。据了解,红岗异齿鰋隶属鲇形目、鮡科、异齿鰋属。异齿鰋属现有22个种,在此之前缅甸仅分布有2种。

缅甸北部地区是世界上最缺乏研究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物种丰富度极高。陈小勇回忆,2015年12月4日科考团队进入缅甸葡萄县,筹备开展相关工作。“其实我们得到的第一批鱼类标本,是从市场上买的。”

第二天,团队开始迈入山区深处。陈小勇说:“我们在海拔800米的迈立开江水系溪流采集到4尾红岗异齿鰋标本,其中一个是幼体。当时我很快就意识这是异齿鰋属鱼类,但并不能立即分辨这到底是哪个种,但直觉告诉我,这可能是个新种类。”

研究团队紧接着于12月9日在海拔1000米的地方采集到14尾异齿鰋,其中2尾是成体,伴生种有9个;12月14日,他们又有了5尾鱼的收获。

在科考过程中,陈小勇发现,当爬到海拔1000~1500米的位置时,只有少鳞裂腹鱼、凿齿鮡、密纹南鳅、长须鰋等4个种的鱼类,异齿鰋并没有出现。

陈小勇说:“早在1919年,就有国外科学家对葡萄县的鱼类开展了研究,他们采集了21个标本、11个种、3个新种。从鱼类组成看,主要采自葡萄平原及周边山塬,没有深入高山。我们的发现说明类似红岗异齿鰋是狭域特有种,它们分布海拔带很狭窄,这指示我们应继续调查研究,才能摸清缅北的生物多样性本底。”

生物多样性保护任重道远

作为中科院东南亚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核心团队,陈小勇带领团队成员也在积极参与中心学科建设,建立水生生物多样性联合实验室、鱼类标本库,为东南亚国家培养研究人才。

陈小勇告诉记者,自己目前有3位来自东南亚国家的研究生,“科学事业需要后继有人,出科研成果是一方面,培养人才更重要”。

在工作中,团队也践行着这个理念。一个新的物种从发现到最终确定,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采集到标本,我们能第一时间准确判断的是属,如果想继续确定是哪个物种或是不是‘新种’,还需要查阅文献、比对测量数据信息、作分子生物研究等。如果资料不全,只能暂且搁置,等条件成熟再开展工作。”陈小勇说。

这一套工作流程,对陈小勇而言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但是对学生来说,每项工作几乎都是新任务。“虽然我自己做可能会快点,但我更愿意放手让学生探究,这样才可以让他们成长起来。”

在团队的日常工作中,野外科考几乎就已经是家常便饭,出去一次就得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其中20多天都会在野外度过。在陈小勇心中,被蚊虫叮咬不是事儿,路途也不觉得危险,最害怕的是“身体出现问题耽误科考”。

在东南亚宝贵的生物多样性面临严重威胁的情况下,研究团队做了大量工作,但这件事情依然任重道远。例如湄公河流域目前规划建设大坝,如果全部按计划建成,湄公河流域洄游鱼类的数量将大量减少,并淹没重要的动植物栖息地,造成区域性干旱。

面对目前存在的种种问题,陈小勇说:“我们将继续关注缅甸萨尔温江、因道支湖和茵来湖的水生生物多样性,特别是对伊洛瓦底江鱼类分布格局及人类活动影响开展研究。另外,我们还会重点关注湄公河鱼类群落动态和洄游鱼类。”

《中国科学报》 (2018-07-30 第6版 院所)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巨型真菌媲美购物中心 美科学家不端行为殃及整个相关研究领域
科学家找到127亿年前的巨大原初星系团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