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8/29 9:12:09
选择字号:
美国大学缘何成为种族之战交锋地带(上)

 美国执法人员在夏洛特维尔的集会地维持秩序。图片来源:新华网

■郭英剑

日前,在位于美国夏洛特维尔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内连续两天所发生的种族冲突,致使所在州、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直接导致1人死亡、数十人受伤、2名警察在执行公务时殉职的严重后果,随后在全美各地诱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种族歧视的游行示威。这次种族冲突为何由校园而起?为什么发生在弗吉尼亚大学?由此在高校内部所引发的系列问题——如何面对真实的历史,如何与学生讨论历史,如何厘清历史与现实的关系等,都在美国教育界引发了强烈的震动与思考。

一座雕像引发的社会骚乱

8月11日,距离18日弗吉尼亚大学(以下简称UVA)新生报到日不到一周的时间。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场社会动荡将由此而起。

事情的原委说起来简单:根据市政决议,原计划要移走一座美国内战时的南方将军罗伯特·李的雕像,当地的“团结右翼”等“白人民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为此集会游行抗议,反对移除雕像。后来,新纳粹分子和三K党也加入其中;听闻此消息后,一些反对这些带有明显种族歧视倾向组织的人们走上街头。第二天,双方人数都有增加,继而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夏洛特维尔这座人口不足5万的小城,瞬间成为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当然,在上述简单的叙述背后,一定有着极为复杂的历史背景与现实脉络。我们首先可以问的一个问题:冲突为何因一座雕像而起?

李将军雕像缘起于1917年,是夏洛特维尔系列雕像中的一座,但直到1924年才建成。雕像坐落于夏洛特维尔后来改名为“解放(黑奴)公园”内。这个雕像与UVA有密切关系。除了地理上的关系外,1924年,UVA的时任校长奥德曼在该雕像揭幕时,曾经亲自到场并作了演讲。而且,该雕像的底座设计者是UVA的毕业生,安置在原名为“李将军公园”的相关费用,也是由一位曾经在UVA就读过的学生捐献的。

李将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在弗吉尼亚州乃至美国南方,他被很多白人视为英雄,但也被很多人视为奴隶制的维护者。因此,这座雕像就成为了被双方赋予了各自阐释其意义的象征物。

8月11日是周五,一群高举火把的抗议者来到UVA的校园,他们大都是一些青年白人至上论者,很快,这一集会吸引了其他更为传统、更为激进的白人民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和三K党分子。与此同时,反抗议者们闻讯赶来,双方对垒,形成对峙。因为最初反抗议者人少,就被这些白人青年包围了起来。在双方僵持阶段,白人至上论者开始高呼一些带有严重种族歧视和仇恨的口号,比如高呼着德国纳粹分子的口号“献血与土地”、反犹太的口号“犹太人不能替代我们”等。后来,第二天,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引发了血案。

为什么是在弗吉尼亚大学

就像美国的许多南方城市一样,UVA所在的夏洛特维尔也有很多公共空间,包括一些纪念碑是为纪念当年的南方邦联制而建立的。其实,这些大都是在20世纪才开始建立的。那个时候,民权运动开始逐渐兴起,很多带有种族歧视的法律也已经开始遭到人们的抨击。由此不难看出,建立这些纪念物本身已经带有双方意识形态斗争的痕迹与路径。

近年来,由于一些地方发生了白人至上论者因为种族歧视而杀人,导致各地不断推动要铲除这些纪念物,也把曾经为纪念邦联而命名的街道、广场重新易名。可想而知,每当真正实施时,总会遇到一些人士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无疑是要抹去历史。反对者中既有认为历史就是历史的保守派人士,也有至今仍然认为邦联制是其传统和遗产的南方人,更有彻底的白人民族主义者。

弗吉尼亚大学,虽然通常简称为UVA,但人们都把它称作“杰弗逊先生的大学”,因为这所大学就是由这位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所创立的。这当然是令所有弗吉尼亚大学人感到骄傲的地方,但另一方面,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虽然杰弗逊在由他主创的《独立宣言》中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他自己却是一个奴隶主。若回顾学校的历史,也有一些难言之隐。UVA中最著名的建筑都是由奴隶建成的已是人所共知,但还有一些事实,却不为太多人所知,当然不算是光彩的事情。1921年,UVA曾接受了三K党的1000美元捐赠;1935年,第一位申请UVA的黑人学生被拒;1959年,UVA第一位黑人本科生才诞生,而这距哈佛第一位黑人毕业生毕业已经过去了89年。

其实,无论是弗吉尼亚州,还是夏洛特维尔市,抑或是弗吉尼亚大学,他们所有的这些历史渊源并非孤立的。美国南方各州从19世纪中期到1965年的百年历史中,一直对有色人种(主要针对非裔美国人,也包含其他族裔群体)实行种族隔离制度,导致以黑人为主体的少数族裔长期以来处于政治、经济、教育及社会上的弱势地位。

当然,作为一所世界闻名的大学,UVA在很多方面还是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比如,据报道,现在非裔与西班牙裔在UVA的学生比例,仅分别占6.5%与6.2%。而哈佛的这两项数据则分别为14.6%与11.6%。要知道,UVA所在的弗吉尼亚州,非裔的比例高达20%以上,而哈佛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则还不到10%。由此可见,UVA校内外的白人至上论者众多,并非没有社会基础。

历史雕像:移除还是不移除

在如何对待历史雕像的问题上,有着极为对立的两种态度。

一方面,有人认为这些不过是历史遗留物,有其历史价值所在,应该予以保留。这种态度可以以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代表。8月15日,即夏洛特维尔冲突发生后的第三天,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你们怎么看托马斯·杰弗逊?你们喜欢他,好,那我们要不要也把他的雕像全部铲除呢?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位大奴隶主呢!”其观点清晰可见。

而另一方面,众多的反对者则认为,让这些纪念物毫发无损地留在原地,无异于拒绝承认奴隶制已经进入历史的垃圾箱,美国的白人至上论者也已经被历史所抛弃。在众多民众特别是反对白人民族主义者看来,上述言论是枉顾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白人至上、众多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印第安人、亚裔、女性等)备受压迫、剥削与摧残的现实存在,他们高人一等歧视他人的观念,到现在还在一些白人的心中、信念中根深蒂固。不能因为少数族裔刚刚获得了一点平等自由的权利,就被认为是剥夺了白人的权利与自由。

现实中,这样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多年来,美国高校在“政治正确”的映照之下,不断倡导大学校园的多元化、多样性与差异性,尤其注重少数族裔者的入学率、相关权益、有关组织等问题。包括妇女在内的少数族裔的问题,一旦处理不慎,往往会成为整个高等教育界关注的事件,因此导致大学校长被罢免或者辞职的不在少数。在社会上,因为《平权法案》对于少数族裔者的关照,致使一些白人青年因为感到不公而上诉到法院,也大都铩羽而归。今年,哈佛大学本科生录取的少数族裔人数第一次超过了白人。这些都是让一些白人学子感到不公,也是令一些白人民族主义组织感到强烈不满的地方。当然,这其中还有着更加复杂的原因,但只是这些小的案例,足以让人们看到种族间冲突是反映在现实中的细节方面。

在有些白人特别是白人民族主义者看来,所谓的包容与多元化,就意味着消除或者抹去过去的历史,特别是少数族裔这些外来者要侵入过去原本由白人所把持的机构并抹去白人的历史,这是他们坚决反对并要为之奋斗的主要原因。当然,这种声音在2016年伴随着特朗普参加竞选而日渐甚嚣尘上,到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就由幕后走向前台了。这是这一事件不可忽视的一个时代背景。不能说这就是特朗普或者他上台所造成的结果,但无疑与其在对待白人至上论者模糊不清甚至暧昧的态度不无关系。

华盛顿圣三一大学校长麦圭尔说,大学校园所以容易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是因为大学倡导的是普世平等和自由民主。而那些白人至上论者则倡导的是“我们VS他们”这样对立的思想,在这些人眼里,学术界、大学校园也是“他们”的一部分。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7-08-29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全球电子垃圾5年增长21% 吉利德研发出新HIV候选治疗药物
沿海湿地可减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补丁可修复心脏损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