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7 9:46:48
选择字号:
特朗普上任,美高等教育将何去何从

 

■郭英剑

距离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还有几天的时间。鉴于未来新政府即将采取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高等教育政策,不久前,美国高校175位教育学院院长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新政府与国会保护美国的高等教育制度。这封公开信透露出学术界对美国高等教育未来深深的忧虑。

高等教育的“原则宣言”

这封公开信的题目为《原则宣言:公共教育、民主与联邦政府的角色》(以下简称“原则宣言”)。截止到1月11日,已经有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在内的175位教育学院院长等教育界领袖人士联署。该声明一经发布,就引起了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1月13日,《华盛顿邮报》等对此予以报道。

这封公开信的联署者来自全国100余所高校,主要是教育学院的院长、前院长和教育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他们在信中对未来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同时呼吁政府和国会在未来要保护美国的教育体制,特别是公立教育制度。公开信虽然没有对当选总统和未来的教育部长指名道姓,但其指向非常明确。其中最令教育界,特别是公立大学担忧的是,特朗普曾经明确表示要设立200亿美元的一揽子联邦基金,用于支持将“教育券”同样用于私立学校的各个州政府。

所谓“教育券”(vouchers),也称“学券制”,属于一种政府教育补贴制度。在过去,美国政府一般是将教育经费直接拨付给公立学校,公立学校对符合条件的学生予以减免学费等优惠措施。而“教育券”制度则是直接由政府向学生父母发放代金券,其额度相当于政府每年贴补给学生的津贴数额。学生或者学生父母可以用这种代金券交付全部或者部分学费。

这一措施的焦点之处在于,学生由此可以自由选择政府所认可的学校,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学校收到代金券后,再凭券向政府兑换同额度的经费。“教育券”制度对公立教育会带来极大的冲击。

为此,《原则宣言》为未来的白宫官员提出了四项指导性原则:维护公立学校作为强化美国民主社会中心教育制度的角色;保护所有青少年(特别是历史上被边缘化了的族群的青少年)的人权与民权;在公立教育民主政治视野与良好的教育研究的基础上,制定相关政策、法律与改革措施并加以实施;通过支持并与相关的教育学院开展合作来实现上述目标。

该公开信发布的时间与原定1月11日美国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名的新教育部长进行听证会的时间相契合。但由于相关的审查工作还未结束,这一听证会被推迟到了下一周。

德沃斯:一位不懂教育的教育部长?

2016年11月23日,当选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贝特西·德沃斯担任未来的教育部部长时,教育界一片哗然。稍微看一下她的经历,人们大概能够明白这一提名令人惊讶之处。

德沃斯现年59岁。她出身富豪之门,父亲为亿万富翁,从小在密歇根州的荷兰市长大。其父家大业大,一度当地1/4的人口都受雇于他。德沃斯从小在当地的私立学校——荷兰基督高中上学,后来入读加尔文学院。该校是密歇根州的一所私立文理学院,也是一所宗教学校。德沃斯从该校获得工商管理与政治学学士学位。此后,她没有再进入教育领域,但却在教育体制外倡导教育改革。

德沃斯现在是一位亿万富翁,同时还是一位大慈善家,并成为了密歇根州共和党的知名成员。1992到1997年间,她担任密歇根州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在1996到2003年间,担任该州共和党主席。在教育问题上,德沃斯一直倡导的是自由择校和教育券制度。她是底特律特许学校制度的建立者之一,现在还是“卓越教育基金会”的董事,一直担任“自由择校联盟”的董事会主席。

在德沃斯被提名担任未来教育部部长后的第四天,2016年11月27日,《华盛顿邮报》就发表了署名文章《两种设想:德沃斯担任教育部部长后,会发生什么最糟糕的事情》。提出这两种最坏设想的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派拉斯。

这位社会学与教育学教授一开始就质疑德沃斯的资质,认为她对公立教育一无所知,称她自己所上的中学和大学都是私立学校,而她的四个孩子也都上的是私立学校,迄今为止,她个人与公立教育毫无瓜葛。像这样一位与教育界毫无联系的人,如何担当得起教育部部长之职?

派拉斯提出的新教育部部长可能带来的两个最坏的结果,全都与“教育券”制度的实施有关。在派拉斯看来,推进并实施200亿美元的教育券是德沃斯必走之路。而这也必将对美国的公立教育体制带来恶劣的影响。

“教育券”制度自实施以来就备受争议。支持者认为,该项制度使得学生及其父母有了选择学校的权利,相当于引入了竞争机制,使得各个学校都面临竞争压力,进而提升教学质量。反对者则提出,该项制度将会损害公立学校的资源,弱化公立学校,并有将教育制度私有化的倾向;教育券来自联邦政府纳税人的经济来源,在它们用于私立学校或者宗教学校后,纳税人却无法对私立学校或者宗教学校的经费预算具有发言权。

正因为如此,很多教育界人士对特朗普的提名予以谴责,并且悲观地认为这将带给美国公立教育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高等教育何去何从?

当然,教育界人士最担忧的还是特朗普本人,以及其上任之后给教育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其中包括留学生会大幅减少,校园不和谐的声音会受到鼓励,甚至会出现反智现象。这些都令知识分子感到无比的担忧。

就在前不久,2016年11月29日,来自哥伦比亚学院、伊利诺伊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学者在哥伦比亚学院举办了一个圆桌会议。此次会议的主题为“特朗普时代的大学”,与会者探讨了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可能对高等教育带来的影响以及未来的出路。总体上看,学术界更多考虑的问题来自如下诸多方面:免费的高等教育目前还未被主流所接受;资本对高等教育的冲击与威胁,使学生进入高校面临诸多困难,包括沉重的贷款压力、就业困难以及大学功能的日益私人化(包括安全、停车与住房等问题似乎都成为了个人问题)等。

哥伦比亚学院人文、历史与社会科学系副教授艾克西卡斯表示,在当今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特殊历史时期,我们目睹了高校备受来自各种意识形态、管理政策与形态的指责。伊利诺伊大学英语系主任迈克教授认为,当前高等教育正处在一个危机时期。他说:“我一点都不怀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高等教育在走下坡路,比如教职工工会遭到了破坏,公立大学正在日益私立化,而特朗普政府将会使这一切变得更加糟糕。”伊利诺伊大学英语系副教授科恩布拉把大学比喻为集体研究之地,无论教职工还是管理者,双方都应该意识到大学的这一功能并竭力加以保护。

实际上,自从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获选美国总统之后,高等教育界一直在思考未来高等教育的走向,并为此寻找可能的出路。在最近五十年的美国历史上,大概没有任何一任总统像特朗普即将上任一样令高等教育界感到如此忧虑和不安。

当然,未来究竟如何,人们还需拭目以待,静观其变。(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7-01-17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