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之康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18 9:24:21
选择字号:
以科学之名点燃梦想
2017年青少年高校科学营南开大学分营侧记

 

营员们在天津市人民医院学习心肺复苏术急救技巧。南开大学供图

■本报记者 王之康

就像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所说的那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偶像,南京市第一中学学生郁以田也不例外。但她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在一次与科学相关的活动中遇到自己的偶像——中国科学院院士、有“嫦娥之父”之称的欧阳自远。

这项活动就是全国青少年高校科学营,今年是该活动开展的第6个年头。几天前,欧阳自远出现在了2017年青少年高校科学营天津营的开营仪式上,分享了自己所经历的“探月之路”。这让从小就有“航天梦”的郁以田着实兴奋了一把,不仅因为欧阳自远是自己的偶像,而且通过他的讲述,自己也更了解了科学家的严谨态度与家国情怀,从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梦想。

今年,一共有420名来自甘肃、江苏、天津等8个省市的高中生参加天津营的活动。开营仪式后,一半营员前往南开大学,另一半营员前往天津大学,分别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科学体验”。

那么,他们取得了怎样的收获呢?

“比在学校一年的收获还多”

在科学营结束的前一天,当被问及最大的感受时,郁以田十分肯定地说:“这几天时间真的很短,但是比我在学校一年的收获还要多。”

“因为在学校里学到的就是书上面印好的知识,自己翻翻书也能知道,但是参加一个星期的科学营,接触的却是一些‘高大上’的东西,是一些科学技术前沿的知识。”她说,这都是之前想接触而接触不到的,“真的见识了很多”。

甘肃省庄浪县第一中学教师石定全是第一次带队参加科学营活动。在他看来,中学生到高校参加这样的活动,实际上是对视野的开阔,他们的收获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包括我在内,很多知识都是大开眼界的,可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

“我们给学生提供的很多知识都已经非常老了,可以说是脱离了时代的发展阶段,对很多前沿的科学知识与发展现状也都很盲目。”石定全说,今年在给参加高考的学生填报志愿时,他发现有一个叫“环境工程”的专业。此前,他只知道这是一个近几年才出现的新兴专业。听完一位北京教授的报告后,他才认识到,如果选报这个专业,不仅对学生个人发展来说非常好,对国家与整个社会来说也都非常有用。“我觉得非常惭愧,如果不来参加科学营活动,依然是盲目的。”

自2012年首次开营以来,科学营对于提升中学和中学生对科学的认识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以我所教的地理学科为例,一学期就有五场著名专家学者面向学生的讲座;学校的社团和校本课程也有许多是与科学息息相关的,例如望星会(天文社团)、生活中的物理现象(实验课程)等。”南京市第一中学教师姜雨青说。

“特色活动每年都有所不同”

科学营之所以能起到姜雨青所说的潜移默化的作用,与其丰富的活动内容是分不开的。

比如在南开大学分营中,营员们不仅走进实验室和医院,参与了众多妙趣横生的科学体验,还来到大学课堂,聆听了名师讲座,与院士、专家面对面交流。此外,校史之旅、素质拓展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也让他们眼前一亮。

不过,石定全却有个遗憾,就是今年的科学营中没有生涯规划方面的内容。

“从学校角度来说,我们能够提供力所能及的最好的教育;从学生角度来说,他们也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但是,对于社会就业的趋势、未来道路的设计,他们是迷茫的。”石定全说,庄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很多学生因为不了解而盲目地选择专业,大学毕业后就失业,这已经成为了相当普遍的现象。“如果能有生涯规划方面的引导,让他们通过参加科学营,以点带面地影响更多人选择适合个人发展和社会需要的专业,进而使其未来发展之路走得更顺畅,这是非常必要的。”

对此,在南开大学科技处工作的贾国君向记者解释道,每年科学营的活动内容是有所不同的。“秉持着打造精品活动的原则,除了校史之旅等传统项目外,每年主打的两个特色活动和院士讲座都是不同的学科和不同的院士。”他说,一周时间太短,如果活动内容太多,就不容易做精做细,效果反而会不好。“这两年,我们已经分别做了环境科学、生命科学、物理、化学、医学等特色活动”。

贾国君透露,接下来,南开大学在活动内容的设定上将向新兴学科倾斜,同时加大精准扶贫力度,“比如南开定点帮扶的甘肃省庄浪县,在名额上可以多分配一些;石老师所说的生涯规划内容,也可以考虑单独开设”。

“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在开营仪式上,南开大学副校长许京军对营员们提出希望:在为期一周的参观实践中体验科技创新、体验科学家的家国情怀,深刻体会追求真理、勇于创新、敢于担当的大学精神,加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使命感,为国家未来科技创新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那么,他们是否做到了呢?

对此,庄浪县第一中学的张颖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通过这次科学营,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将来要做一名心理医生。”

其实,她一直都有一个“医生梦”,之前也会上网搜集生物、医学方面的资料自学,这次去天津市人民医院亲自体验后,“这个梦想更加强烈了”。

“我们在专业医护人员的指导下学习了心肺复苏急救知识,每个人都能体验三五分钟。没体验时觉得特别简单,亲自上手后才发现挺难的。”张颖说,首先要找准胸腔的正确位置,然后按照一定的频率用力按压,但是由于力气比较小,总是达不到按压力度的标准,“这时候,我才真切地感受到,救死扶伤的医者真的很伟大。”

“之所以想做心理医生,是因为现代社会很多人都有抑郁症,但国内心理方面的专家相对较少,大城市还好一些,在我生活的小城,可以说没有心理医生。而且,人们即使有心理方面的问题也大都不愿提及。”她希望成为心理医生后,通过心理干预和治疗,让生活在小城里的抑郁的人也能体验到快乐的生活。

其实,在这场丰富多彩的科学营活动中,被点燃梦想的又何止郁以田与张颖两个人呢?

《中国科学报》 (2017-07-18 第5版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小柯机器人:最新《科学》《自然》精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