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6/7 17:41:01
选择字号:
世界上没有“纯粹”的人
几乎所有现代人类都拥有混杂血统


    研究人员正试图从埋葬在阿什克伦(位于今天的以色列)古代非利士人墓地中的骨骼中提取DNA。图片来源:TSAFRIR ABAYOV/LEON LEVY EXPEDITION

当第一辆满载着叙利亚和伊拉克移民的大巴车在2年前开进德国时,一些小镇变得不知所措。拥有102人的Sumte村不得不接收750名寻求庇护者。大多数村民积极行动起来,践行着德国的“欢迎文化”。不过,当地议会一名自诩为新纳粹主义分子的人士表示,通过允许移民大量涌入,德国人面临着“自身遗传基因的毁灭”并且拥有成为“灰色的混杂人种”的风险。

事实上,德国人并未拥有需要保护的独特遗传基因。对古代人类起源进行了研究的科学家表示,德国人以及所有其他欧洲人已经是混杂人种,即反复出现的多次古代移民的后代。最新研究表明,几乎所有本土欧洲人都是在过去1.5万年间至少3次大规模移民产生的后代,其中包括两次来自中东的移民。这些移民遍布欧洲,并且同此前的移民混杂在一起,然后重新混杂形成了今天的欧洲人。

利用变革性的新方法分析在骨头和牙齿中发现的DNA以及同位素,科学家正在探寻包括德国人、古代非利士人和克什米尔人在内的全球多个人群盘根错节的起源。

“我们可以证明有人是纯血统的说法是假的。”美国犹他大学人口遗传学家Lynn Jorde表示。相反,几乎所有现代人类“都拥有混杂、交配和迁移的异常复杂的历史”。

人类一直拥有“漫游癖”

二战结束后,很多学者从移民研究中退出,以回应纳粹分子对历史和考古学的滥用。纳粹分子四处宣扬“外来”人种移民到德国领土的思想,从而替种族屠杀辩护。“整个移民研究领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瑞典哥德堡大学考古学家Kristian Kristiansen介绍说。一些研究人员还对移民促进了诸如农耕等关键创新的扩散这一观点提出反对,部分原因在于这可能意味着特定人群是优越的。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并未拥有追踪史前移民的可靠方法。“大多数关于移民的考古学证据都是基于文物的,但文物可能被盗窃或者复制。因此,它们并不是真实的人群移动的极好体现。”通过分析同位素追踪古代移民的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考古学家Doug Price表示。

但如今,新的方法收获了更加明确的移民证据,从而刺激了相关研究的爆发。Price和其他人研究的同位素与当地水源和食物是一一对应的,因此能揭示人们是在哪里生长的以及他们随后是否有移民。来自古代骨骼和当代人的DNA在证明哪些人群之间存在关联提供了“黄金标准”。

最新数据证实,人类一直拥有“漫游癖”,并且渴望同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混杂在一起。在最初的智人出现于非洲后,若干帮人在约6万年前走出这片大陆并且融入尼安德特人以及其他早期智人的分支。如今,几乎所有非洲之外的人类都携带着古代DNA的痕迹。

三次大规模移民

这只是很多移民和人种混杂序曲的一部分。哈佛大学人口遗传学家David Reich介绍说,虽然最初的欧洲人来自非洲并在约4.3万年前经由中东在此定居,但其中一些开拓者同今天的欧洲人存在很少的关联。

他的团队研究了51名生活在4.5万~7000年前的欧洲人和亚洲人的DNA。他们发现,当代欧洲人的大多数DNA源自3次大规模移民,并且起始于当冰川在1.9万~1.4万年前消退时从中东来到此地的狩猎—采集者。在约9000年前发生的第二次移民中,来自安纳托利亚西北部(如今的希腊和土耳其)的农民开始涌入。

这场农民的大规模迁移横扫整个欧洲大陆。古代DNA记录了他们曾到达德国,并且同7500~6900年前的线纹陶文化存在关联。例如,一名来自斯图加特的7000年前的女性拥有这些农民的遗传特征,从而将她同8名生活在卢森堡和瑞典且仅比其早1000年的狩猎—采集者区分开来。在当代欧洲人群中,撒丁岛人保留了来自这些早期农民的最多的DNA。早期农民的基因显示,他们拥有棕色的眼睛和黑色的头发。

2015年,一项利用古代DNA计算农场中男女比例的研究表明,这些农民以家庭为单位迁移,并且在同当地狩猎—采集者混杂在一起前“洁身自好”了一段时间。这同开始于约5000年前的第三次大规模移民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来自黑海北部大草原(位于如今的俄罗斯地区)的牧民大量涌入。纽约哈特威克学院考古学家David Anthony介绍说,这些被称为颜那亚人的牧民放牧牛羊,其中一些人还骑着被最新驯化的马匹。

成功的组合

在最近出版的《古物》杂志上,Kristiansen和哥本哈根大学古遗传学家Eske Willerslev报告称,欧洲中部最早期颜那亚人墓地中的性别比例表明,新移民大部分是男性。由于一起到达的女性较少,因此这些高大的陌生人迫不及待地追求或者诱拐当地农民的女儿。对颜那亚人进行了分析的Price介绍说,根据其骨头中的锶和氮同位素,在颜那亚人入侵后不久,他们的骨骼被和作为孩子生活在农场中的女性的骨骼埋葬在一起。

颜那亚人和安那托利亚农民后代之间的融合催化了著名的绳纹器文化的诞生。Kristiansen表示,绳纹器文化因刻有线状模式的独特陶器而出名。DNA分析显示,这些人可能继承了使其长得更高的颜那亚人基因。与此同时,他们还可能拥有一个使其消化牛奶中乳糖的突变。该突变在当时非常罕见,并且迅速扩散。

这是一个成功的组合。绳纹器人拥有很多后代,而后者在整个欧洲迅速扩散。一项由Kristiansen和Reich日前发表的研究显示,他们是欧洲中部因用于饮酒的容器而出名的钟形烧杯文化的祖先之一。“这场大规模的颜那亚人迁移一路猛进,直到爱尔兰海岸。”都柏林三一学院人口遗传学家Dan Bradley表示。他的团队在今年报告称,钟形杯文化的盆罐和DNA出现在约4000年前的拉斯林岛(靠近北爱尔兰海岸)的墓地中。

最新研究意味着传说中的赫尔曼自己就是后冰期时代狩猎—采集者、安那托利亚农民以及颜那亚牧民混杂在一起产生的后代。大多数其他欧洲人也是如此,包括其帝国被阿米尼乌斯击垮的古代罗马人。

这3部分人群在欧洲的混杂情况不太一样,每次迁移中所占比例不同并且混有少量的其他血统。不过,这些怪异模式极少同人们所讲述的关于其祖先的故事相匹配。例如,拥有独特语言的西班牙北部巴斯克人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民族。然而,去年,乌普萨拉大学人口遗传学家Mattias Jakobsson报告称,现代巴斯克人的DNA和在颜那亚人迁移前居住在西班牙北部的古代农民的DNA最为相似。换句话说,巴斯克人是普通的欧洲混杂人群的一部分,尽管他们携带了比其他欧洲人更少的颜那亚人DNA。(宗华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农业更“绿”  环境更美
解开花朵演化之谜 卫星太多,电磁辐射殃及射电天文学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