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7/5/15 14:24:58
选择字号:
两院院士思客会:如何让中国制造找到世界新坐标

 

5月13日,“两院院士思客会”在佛山举行,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在内多位两院院士聚焦工业大数据时代的智能制造,献策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这一场顶尖的头脑风暴,带你了解国际前沿的新技术、新成果。

图为“智能制造与工业大数据思客会”现场,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发表致辞。

制造业的发展,决定了国家能不能变得更强大

周济(中国工程院院长):

中国要将“制造强国”战略这一条路走下去,“强”字应该有两个意义,第一它是形容词,我们的国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被建设成一个制造大国,2010年的时候,中国的制造业生产总量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但是作为规模来说,我们还不是一个制造强国。希望经过我们大家三十年的奋斗,可以让国家从一个制造大国走向一个制造强国。

周济:制造业的提升,实际上就决定了我们国家能不能变得更加强大。

“强”也是一个动词,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制造业的发展,来推动国家实现现代化,使我们的国家变得强大。制造业是中国经济的主体,是国家经济实力的根本、经济财富的来源。所以制造业的提升,实际上就决定了我们国家能不能变得更加强大,毕竟我们是依靠制造业起家的。

工业大数据时代,如何消弭“数据鸿沟”?

邬贺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院士联谊会会长):

消弭“数据鸿沟”,政府还是可以有作为的,至少政府部门之间的数据应该是共享的。但对于企业间的数据,不能行政性地命令企业数据共享,只能设计一些利益机制来促进它们共享数据,比如说让企业认识到数据是资产,认识到数据是有价值的。这样对于所有的人而言,如果你要获取别人的数据,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彼此互相交换,从而实现信息的共享。

邬贺铨:可以设计一些利益机制来促进企业共享数据,比如说让它们认识到数据是资产,认识到数据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想,解决“数据鸿沟”这个问题既需要从政策的层面考虑,也需要从利益的层面来权衡。政府不能笼统地要求所有企业都把数据公开,在竞争的社会上也很难这样做。但是一些公共的数据,可以在不威胁国家安全、不涉及公民隐私的前提下,率先地、尽可能多地向社会、向企业开放。

智能制造离不开高端人才

丁汉(中国科学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

人类进步还是要靠新产品、新事物的出现来推动。怎么样使装备更好用,在装备的使用过程中不但不退化,反而还有增长?这里面就要把人的知识放到感知、学习等过程当中,使装备有学习、感知、决策、执行的能力,这样才能实现装备的智能化。

智能制造是积累的过程,不是今天提出智能制造,明天就达到了。而是通过长时间的积累,使得数据和用户的体验不断提升。智能制造要抓住产品创新,离开了产品创新,就很有可能会走向一个相反的方向。

丁汉:怎么样使装备更好用?使装备有学习、感知、决策、执行的能力。

智能制造需要高端人才,因为高端制造需要非常扎实的数学和物理知识,离开这些技术,就做不了高端制造。智能制造要面向适应性与自律性。第一要面向高精度、高性能、数字化、智能化的学科前沿,加强基础研究、开拓新的学科增长点;第二要加强国家学术交流和科研合作,加强国际化高端人才的培养与引进。

工业互联网需要什么样的网络?

刘韵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科技委主任):

工业互联网需要什么样的网络?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能不能满足工业互联网的要求?安全、可靠、实时性等一系列问题都满足不了。

在工业互联网里面我们能做什么?我觉得,我们现在第一要解决企业内部怎么通过软件定义人工智能的理念,实现自动化、智能化。第二,要解决企业与企业之间怎么通过互联网联结在一起,像阿里巴巴一样,能够实现全球买、全球卖。制造业要实现这些,有很多的挑战。

刘韵洁: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能不能满足工业互联网的要求?安全、可靠、实时性等一系列问题都满足不了。

我们现在可以给企业解决几个问题。对中小企业而言,要解决它们的上网成本高,解决它们的软件应用服务问题。对大中型企业,它们的痛点是确保云上核心数据的安全。第三,企业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公有云上,但是也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放在私有云上,公有云和私有云怎么对接,也是我们需要给大中小企业提供的服务。

智能制造的核心是制造

李国杰(中国工程院院士、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中国的经济利润80%产生于金融业,其中第一名是一年利润有2700多亿的中国工商银行。对比美国,制造业对美国来说至关重要,占美国出口的比重达60%。对中国来说,也应该以制造业为核心,依靠制造业的发展来获得经济的稳定性。

李国杰:不要花太多精力追问智能在哪里,不要攀比智能划分。

智能制造的核心是制造,不要把制造忘掉。智能制造的目标是实现个性化,按需定制,同时要柔性化、高质量、低能耗等,但是本质是制造。智能是随技术进步不断更新的模糊概念,技术普及了就认为不怎么智能了,因此不要花太多精力追问智能在哪里,不要攀比智能划分。

追求智能,需要产品质量做基石

陈新(广东工业大学校长):

不能盲目追求智能,盲目地追求智能就会把自己害了。包括现在的德国、美国在内,虽然现在在搞工业4.0,但是他们的工业基石是产品质量。

陈新:工业的基石是产品质量,1/10000的返修率将毁掉一个品牌。

Galaxy Note7的安全事故调查结果显示,是电池超声波焊接瑕疵所导致的。一到两次事故使三星企业损失上千亿元。1/10000的返修率将毁掉一个品牌。广东有数万家企业每天在生产手机零部件、手机电池,质量、效率要求极为苛刻,如何保证质量和如何保证精度是制造业永恒的主题。

用人工智能找到“看不见”世界里的价值

李杰(美国辛辛那提大学IMS主任):

人工智能就是要解决问题,帮助你在数据处理工作中提高效率。其中分类、分割和算法都很重要。举个例子,轴承振动中的问题,一般人用耳朵听是听不出来的,但是机器人一听就会知道问题在哪,如果人要分辨出来就需要37年的经验积累。今天工厂可以在一分钟内分辨出问题轴承,这个是机器人才能做出来的,人是做不出来。

李杰:在不可见的世界里,可以利用创新方法与技术解决未知问题,利用信息创造新的知识。

大家可以看可见的事物都可以改造,比如通过持续训练、利用新知识做加值等手段。在不可见的世界里,可以利用创新方法与技术解决未知问题,利用信息创造新的知识。信息物理系统(简称CPS)作为计算进程和物理进程的统一体,是集成计算、通信与控制于一体的下一代智能系统。CPS要找到看不见世界里面有价值的关系,这个价值由你来定,而不是别人来定。

对于制造业而言,我们最缺的是人才

彭劲雄(维尚集团董事副总裁、技术总监):

彭劲雄:我们希望政府在人才引进方面提供一些便利,让高水平的人才愿意到生产一线去。

对于制造业而言,我们现在不缺政策优惠、税收优惠,最缺的反而是人才。我们企业的工厂在佛山,招人的时候高水平的人才比较难招到,因为他们不愿意到我们的生产一线去。很多人以为我们只做家具,但实际上我们做的是设备开发,因此急需电机和软件方面的人才,但这些人才不一定来佛山。所以我们会先带应聘者去广州总部面试,告知他们会在佛山工作一段时间,这样才会提高一点招聘的成功率。因此我们希望政府在人才引进方面提供一些便利,让高水平的人才愿意到生产一线去。毕竟生产一线在哪里,创新就在哪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5/17 20:56:10 izsl
与其向德国人学习制造不如向美国人学。德国人的制造,主要是机械制造,其体系完整,从设计到工艺,从零件到集成,都做得挺好。美国有所不同,面向全球销售,也面向全球采购零部件工艺服务,在机械制造方面,设计集成为主,零部件未必自己全都制造。工艺零部件往往真的需要时间的积累,要一个一个实验的做,一个数据数据的拿,一天两天拿不下来。但单单设计一个方面是可以比较独立地提高甚至超越的,中国人在这个方面应该不会差,MIT现在的机械系主任都是中国人,我们只要下点力气学习学习美国人的设计的教育方式,项目的研发模式,哪一天达到美国的那种制造业水平也不是不可能。当然也不是不发展零部件的生产,反而可以通过总成的进步倒逼部件生产的跟进。有些部件看起来利润很高,但市场未必大,采购又如何。为了让全球最好的产品和服务为己所用,希望电商们不仅考虑把中国的产品卖出去,也要把国外好东西找过来,放到目录里供国人很方便的选用。
2017/5/15 17:27:01 luoxc
大数据不可能创新,更没有智能,都是骗钱的差事!只有李国杰院士是清楚的。
罗祥存 2017.5.15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