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昌孝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2/15 17:38:35
选择字号:
刘昌孝院士:中国医药产业研发和供给侧改革初显成效

 

我国创新药研发水平不断提高

当前,我国新药研发创新与医药产业强国之间仍存在巨大差距。一是投入少,2016年罗氏、诺华、强生年投入研发资金均超过80亿欧元;二是自主创新能力低,我国在药物研发最为关键的靶点上,原始创新的新药很少。

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为加速我国药物研发高端仿制的发展,为医改大病保障工作提供重要支撑,在多项医药创新指标中已显现出强劲增长势头。

经过近10年的发展,我国与国际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我国第一个喹诺酮类药物比国际上晚了40年;第一个非甾体抗炎药比国际上晚了12年;第一个靶向抗肿瘤药物比国际上晚了10年。这几个数字背后,反映出我国化学创新药物正不断缩短与国际的差距。

我国对全球医药总体贡献率小于5%,新药专项未来将更关注从理论到技术体系,实现“中国造”的原创药研发。过去,我国青蒿素、三氧化二砷等原创药物的问世,显示出传统医药为来源的药物研发优势,但随着国家实力和科研力量的不断加强,未来将更重视原始创新,尤其是国家有重大需求品种的创新药。

我国重大新药创制要力争进入原始创新阶段,一方面要不断有新品种出现,同时也要有新技术的突破来支撑更持久的创新,把创新提高到更高的水平,在从仿制到创新,从跟跑、并跑逐渐实现领跑的新药研发过程中,显示了我国创新能力的提升。

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共批准了206件药品生产注册申请,获批上市品种大约为申请注册数目的1/10,共批准20多个仿制药上市,包括引进宝洁医药的发明专利研发的新药苹果酸奈诺沙星胶囊及其原料药批准上市,批准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双价人乳头瘤病毒吸附疫苗的进口注册申请。

在一系列利好因素的作用下,国内生物药研发非常活跃,尤以抗体类药物最受关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国内已上市或在研的抗体类药物(不含融合蛋白类药物,排除鼠源单抗)总数达到180个,其中国内企业开发的品种为128个,占71.1%。

加大企业为主体的医药产业供给侧改革

2015年,整个医药行业增速放缓,2016年产值和效益水平上行空间不大。生物制药仍处于发展初期,技术壁垒高,其仿制药研发在质量、安全、疗效及监管方面的门槛远高于化学仿制药。在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化学药存在压产能、压成本、压价格等问题,受质量一致性问题以及化学原料药严重过剩、竞争更激烈的影响,出口并不理想,产业转型升级应重视走国际化道路。已有75家国内药企的100多个产品通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审查,成为企业走向世界的榜样。

药物制剂发展是提高药品质量和效益的关键,建议从节能、减排、药物资源利用的角度,结合制剂发展前沿,采用多种灵活的合作机制,利用国内外的资源和优势,发展高端创新制剂。要关注新型给药系统的研发,发挥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引领作用。针对研发理论、技术、辅料、工艺、设备等短板,加强药用辅料的研发和产业化。在一致性评价指南细化的条件下,有利于改剂型、改规格、改盐的“三改”制剂研发机遇,为生产缓—控释、智能化制剂提供高端辅料研发提供了新空间。

最后应理顺药品价格,推进创新发展。近30次药品降价和医改招标压力,无法体现药品的价值和市场调节的作用,成本上涨的结果使一批确有疗效和安全的药物成为“短缺药物”,企业只能“停产”,扭曲的价格在调整,三医联动和两票制对药品质量、流通市场和临床用药的作用开始显现。

应重视质量疗效评价

根据CFDA的信息,2015年核查品种共1622个,除免于临床试验品种外,1429个自查核查品种中只有5个通过核查,企业撤回和不通过品种高达90%。

纵观企业品种撤回的原因,一是新产品申办者与研究者的问题;二是监管政策和审评审批能力严重滞后;三是临床试验存在不规范、数据不完整或不可溯源的情况,试验管理不健全或受到历史条件限制;四是临床基地执行GCP的资料难以溯源,与我国药品研发及审批速度缓慢现状脱节。

2016年,我国医药行业仍然面临质量标准体系建设和供给侧改革的挑战。其中临床试验数据质量是判定药品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重要依据,CFDA在对临床试验机构现场核查时发现,大部分试验项目存在数据不真实、不完整、不规范问题,大多数项目经过自查和药监部门核查。真实、规范、完整的临床试验是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基本保障,数据核查渐渐成为上市的法定程序。但是,药品注册申请中的临床试验数据不真实甚至弄虚作假问题突出。特别是真实性问题涉嫌造假,如编造、篡改、瞒报数据,原始数据无法溯源、试验用药品不真实等诚信问题的整治渐渐有法可依。

中国药企走向世界的步伐在提速

我国生物医药研发、创新和GMP、GCP、GLP、GSP等质量规范的推行和升级,特别是在国内产能过剩的供给侧改革的大势下,中国制剂“走出去”的时机已经成熟。

从2004年开始实施制剂国际化战略,国内一些研发能力较强的药企坚持“品质+创新”的核心理念,目前已通过欧盟认证的海正、华海、凯夫、天平等医药企业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种路径。天士力等几家中药企业的6个中药制剂在美国FDA申请临床试验,目前虽然还未获得上市批准,但也获得不同阶段的临床试验进展。

华海公司是全国第一家获得美国FDA认证的制剂生产商、第一家获得美国FDA药品制剂文号并在美国大规模药品上市的企业,到目前该公司已经有近20个化学药制剂批准在美国上市,如首个高端缓控释制剂“拉莫三嗪控释片”在美国市场占有率超过60%,此产品的净利润每年超过1亿元人民币。

2016年,复星医药以12.6亿美元收购获得美国FDA批准的印度第一家注射剂生产企业;人福药业以5.29亿美元收购美国仿制药企业;绿叶制药以2.45亿欧元收购欧洲先进透皮释药系统公司。我国药企在规范市场的并购交易规模持续扩大,制剂国际化的步伐加快。

我国在世界医药市场所占比例不高,不是世界仿制药大国,更不是药物制剂大国,与欧美、印度仿制药出口规模相比,我国制剂出口起步晚、基数低。当前,印度企业发展迅速,其利用近15年专利过期的黄金时期,迅速扩展制剂国际化业务,目前已占到全球仿制药市场20%的份额。今后5~10年是我国制药企业与印度企业在仿制药展开竞争的阶段,我国只有战胜印度药企才能真正进入到欧美规范市场。

(作者系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药物研究院研究员)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学解释拥挤人群如何避免碰撞 最大树木有最小叶
用数字柠檬制作一杯柠檬水 关注身边的前沿科技:石墨烯,有惊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