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之康 何彩俪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4 9:50:29
选择字号:
提升学生培养质量的“花样”考试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课程考核方式改革工作纪实

 

■本报见习记者 王之康 通讯员 何彩俪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大学期末考试可能都是考试周里的开卷、闭卷方式或者结课论文,但您有没有想过,写微型小说、设计舞台模型、去车间实习等听起来颇有趣味性的任务也能成为期末考试的方式?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就着实体验了一把这些“花样”考试。

“痛并快乐”的另类考试

高宇鑫是南航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大二学生,他以前总为写作课的作业而烦恼,但是通过这次期末考试却深深地爱上了这门课,因为枯燥的记叙文写作变成了有趣的创意故事编写。“我是个想象力很丰富的人,这种考试方式是一个充满创造性的过程,比原来的作业有意思多了。”他说。

在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编写微型小说,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被充分调动起来,新奇创意也得以充分激发,他们一改之前数着字数写文章的痛苦,洋洋洒洒写下去,不知不觉就超过了老师规定的1000字要求。

在艺术学院,模型制作课程是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学生的一门必修课,而更为全校师生所熟知的,是他们在该课程结束时所做的展览——舞台模型展。

这次期末考试,模型制作课的作业以“上海印象”为主题,学生们有近两个月的时间进行创作。他们事先前往上海进行实地考察,感受当地文化,之后才回到学校,把对上海的理解转变成一个个舞台模型实体。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大三学生刘芳最满意的作品是《石库门》。“上海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城市,而石库门是上世纪30年代修建的,正好体现这种特色,所以我把它作为对上海印象的表达”。据她介绍,制作过程中,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但是没有人喊累,因为“我们都对模型制作有浓厚兴趣,其间也可以不断解决问题,最后让一件件满意的作品呈现在众人面前,那种快乐是难以言表的”。

此外,还有一种“花样”考试,让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痛并快乐着”,那就是金工实习。它是几乎所有学生的一门必修课,主要在大二、大三期间开设,学生需要利用一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走进工程训练中心,在专业老师的带领下完成电焊、铸造、铣床加工、特种加工等多种工种实训,而他们的考试内容,就是利用机器设备亲手制作一件作品。

对于平时坐惯了教室的大学生来说,到车间实习是个不小的挑战,许多学生往往刚开始就叫苦不迭,但渐渐也发现其中有不少乐趣,“磨榔头虽然很消耗体力,但看着自己亲手将原本黝黑的铁块磨得发亮,由厚变薄,最后变为成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经济与管理学院大三学生查乐端说。

那么,多样化的“花样”考试,对老师和学生又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老师与学生“教学相长”

对于模型制作课以舞台模型展览的形式作为期末考试,授课老师、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师王立庆认为,学生在这其中得到的绝非单个模型那么简单,老师在训练学生们专业能力的同时,提升他们自身修养才是最主要的。

舞台模型是舞台演出视觉形象中构成景物环境实体的部分,它与灯光、化妆、服装等共同综合塑造演出的外部形象,帮助演员表演,揭示剧本内涵,是演出前期直观感受舞台效果的有效方式,所以“它的地位不言而喻”。“在制作过程中,不光考验了学生们的耐心,更是在细节处理中让他们的动手能力得以提高。”王立庆说。

英语写作课授课教师杨薇薇对于发起创意故事编写的初衷则表述更为直白:“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激发学生写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并让学生挖掘他们在乎的创作文体和创作主题,发掘写作的能力。”

在创作过程中,学生们的前期准备、写作以及后期修改都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可以说对他们的要求更高了,但在英语专业大二学生李馨语看来“这样挺好的”,因为“限时作文很多东西发挥不出来,现在有了充足时间去创作自己喜欢的主题,其间还要考虑起承转合,感觉自己真的像作家一样写东西,很有意思”。

其实,多样化的期末考试不仅对学生提出了更高要求,对老师也是一样,比如杨薇薇,教三个班70多名学生,要多次修改他们的创意文章,因为“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不是单纯为了测试而测试”,虽然增加了工作量,但“可以让学生在创作中提高英语能力和写作水平,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重在提升学生培养质量

常规期末考试之外增设多样化的考核方式,这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务处处长王成华看来,是学校考核方式改革的直接结果。

据介绍,近年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新生研讨课、学科拓展课等新型课程建设为契机,大力推进以过程考核为主的考核方式改革。“学校明确规定,学科拓展平台课程和新生研讨课程的考核不得采取闭卷考试方式,而重在对学生学习过程考核和学习能力评价,且考试成绩占比不超过40%。” 王成华说,在考核评价上,学校也改革传统的书面考试方法,主要根据学生课前学习、课堂教学参与、作业完成情况等学习过程进行评价。

同时,学校也给了学院和任课教师一定的自主选择考核方式和所占比例的自由度。比如前文提到的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的写作课,据杨薇薇介绍,该课程的期末考试成绩主要由平时测试和期末考试两部分构成,这是学校明确规定的,但是在各部分的占比上,老师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调配。

“很多老师把期末考试成绩的比例放到50%甚至70%,我只放到了45%,其中25%是闭卷考试,20%是写文章。”杨薇薇说,而前文所说的创意故事编写,就属于占总成绩20%的“写文章”部分。

王成华直言,从更深层次来讲,这些“花样”考试的出现也是深入推进教育教学改革的必然结果。据他介绍,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近年来围绕培养“高素质公民和未来开拓者”的人才培养目标,实施了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措施。“‘一切为了学生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是我们所有教育教学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王成华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1-24 第6版 动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