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熙熙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6/9/12 21:16:39
选择字号:
卷心菜+意大利面条
瑞典科学家或成首个吃CRISPR餐的人

一名瑞典科学家食用了这盘意大利面条中经由CRISPR-Cas9编辑的卷心菜。图片来源:Stefan Jansson/于默奥大学

在瑞典植物学家Stefan Jansson宣称的一件“可能”的历史性事件中,他栽培、种植并最终吃掉了一种用CRISPR-Cas9技术编辑了基因组的植物。

Jansson在于默奥大学研究树木如何知道秋季的来临以及蛋白质如何让植物收获光线。该校在9月5日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介绍了Jansson吃的这顿饭——添加有300克卷心菜的一份意大利面条,而其中的卷心菜则是由通过CRISPR-Cas9技术进行转基因改造的种子培育出的。

如今,CRISPR这项革命性的技术大大简化了基因编辑,并引发了其植物产品是否应被视为一种转基因生物(GMO)进而接受监管的大量讨论。

正如全球多家媒体所注意到的,Jansson十分享受与Gustaf Klarin共享的这顿午餐,后者是瑞典广播电台的一位主持人。“令我们高兴的是,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惊讶的是,这顿饭菜真的很好吃。”Jannson于8月16日(这可能是创造历史的真正时间)在博客中写道,“我们都非常喜欢吃它的味道。Gustaf甚至认为卷心菜是盘子中最好吃的蔬菜。对此我表示认同。”

Jansson的实验室并没有培育这些种子,但他向媒体表示,自己从“另外一个国家”的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同事那里得到了这些种子。

正如Jansson所强调的,欧盟尚未确定是否经由CRISPR-Cas9技术消除了一种基因的农作物应被划为一种GMO——在欧洲,种植GMO是违法的。但Jansson获得了瑞典农业发展委员会的批准,允许种植由他的实验室加工的一种类似的CRISPR-Cas9种子——有关部门认为那不是一种GMO,因为它并不包含外源脱氧核糖核酸(DNA)。

Jansson向媒体表示,因为他们吃的植物并没有被定义为一种GMO,因此“我们当然不需要请求许可甚至通知他们”。

Jansson在博客中写道,他试图搞清食用一种经由CRISPR编辑的植物是否为“世界第一次”,并且他知道没有人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今年4月,美国农业部对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大学园区的Yinong Yang表示,后者经过CRISPR编辑的蘑菇不受其条例的管束。Yang向媒体表示,他已经食用了来自其实验室的蘑菇,但它们在CRISPR实验中可能并未发生改变,并且无论如何,蘑菇是一种菌类而非植物。

“在一些国家,如果人们偷偷食用一种CRISPR植物并不会让我感到惊讶。”Jansson在他的博客中写道,“有一件事情是很清楚的——这是第一次公开并且合法地这样做。”

自2012年诞生以来,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以横扫之势风靡整个生物学界。科学界普遍认为,这是21世纪以来生物技术方面最大的一个突破。

基因编辑技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但相比此前的技术,CRISPR技术具有成本低、易上手、效率高等优势,使得对基因的修剪改造“平民化”,无论实验室大小都能使用,所以只有4岁的CRISPR技术已三度入围美国《科学》杂志年度十大突破,更在2015年被《科学》评为年度头号突破。

与CRISPR技术有关的论文数量爆发式增长,很好地说明了它在科学界的热度。2013年,相关论文只有280篇左右,但2014年和2015年,这方面的文章分别增长至670篇和1200多篇,而今年上半年已经发表了约1000篇。科学界普遍认为,如果CRISPR技术没有被新的技术突然取代,那它的发明者一定会获得诺贝尔奖。不过,也有观点认为,鉴于该技术的发明人存在争议,也许得奖会晚那么几年。

尽管与CRISPR技术相关的基因疗法、细胞疗法、免疫疗法、药物开发等人类健康方面的应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正如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保罗·范埃尔普等人2015年的一篇述评文章所言,这个市场正在经历“狂热增长”。有人估计,CRISPR技术带来的商机可能高达460亿美元。(赵熙熙)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有时,一个蛋白便可决定生死康健
万亿个纠缠的原子在高温里热舞 仿生眼有望强过人眼?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