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6/8 9:28:41
选择字号:
科学家寻找携带寨卡病毒宿主元凶

 

巴西研究人员已经捕捉到数千只蚊子,用于检测其携带的寨卡及其他病毒。图片来源:AP Photo

自从2015年初寨卡病毒首次在巴西东北部被注意到以来,这种此前被忽视、现在被人们广泛担心会导致出生缺陷以及其他问题的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超人们预料。该病毒目前已在美洲40余个国家扩散,其中包括远离非洲西海岸的佛得角群岛,而且已有超过100万人被感染。

当公共卫生官员在设法控制这场疫情之时,研究人员也在努力回答关键问题:哪些区域存在风险?采取哪些方式降低传播速率更有效?哪些蚊虫在传播这种病毒?回答这些问题的挑战很大,科学家需要收集实验室培养和野外繁殖的蚊子,确定哪一种蚊子是罪魁祸首。

近日,里约热内卢一个团队表示,他们捕获了一些感染寨卡病毒的埃及伊蚊,这是在巴西发现的首批感染蚊虫。这种蚊虫一直被认为是导致黄热病的元凶,一些科学家认为寨卡病毒肯定还有其他的携带者才能传播得如此之快,他们设法通过野外和实验室研究解开这一谜题。除非有证据,否则“我们不能直接跳到结论”,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Duane Gubler说。

埃及伊蚊之所以被科学家怀疑为“元凶”,是因为该物种会传播登革热病毒、基孔肯雅病病毒和黄热病病毒,而且在包括巴西在内的拉丁美洲疫情暴发城市区域普遍存在。但是一直以来却缺乏感染寨卡病毒的野外蚊虫的证据,而且想要找到这样的证据也很难。在登革热疫情中,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昆虫学家Sander Koenraadt说,研究人员发现即便在导致人们发病的区域,也仅有不足1%的蚊虫样本感染了登革热病毒。“你需要捕捉大量蚊子才能发现其中被感染的。”Gubler说。那些感染人的蚊子“在被感染者尚未出现疾病症状进而住院治疗之前已经死亡”,英国伦敦牛津大学昆虫学家Oliver Brady说。

对于传播病毒的蚊虫来说,它们需要从人体或动物体内吸血使自身感染,然后病毒才会通过其肠胃传播到唾液中,而且仅有一些物种可能会传播其中的某些病毒。

为了检测一种蚊虫是否会传播病毒,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给一些蚊子喂食了1周左右感染寨卡病毒的血液,以此收集它们的唾液,如果其唾液包含寨卡病毒,那么这种蚊子就被认为是一种“可能的”带菌者。然而,并非所有实验室培育的蚊虫都会成为潜在的病毒携带者。这取决于若干因素,比如蚊子多久叮咬一次,它们主要叮咬人还是其他动物,其寿命有多长。为了确定一种物种会传播疾病,研究人员还需要在野外找到感染病毒的蚊子。

报告巴西首例寨卡感染蚊虫的团队由里约热内卢奥斯瓦尔·科鲁兹基金会昆虫学家Ricardo Loureno-de-Oliveira率领,该团队采集了里约热内卢出现人感染寨卡病毒症状的家庭以及街区的蚊子。他们在10个月内采集到了1500多只蚊子,并在物种、性别、血样及其携带的寨卡或其他病毒等方面对样本进行了检测。其中采集到的样本中近一半是埃及伊蚊,其余的多是致乏库蚊,后者也是巴西城市常见的一种蚊虫,此外还有5%的其他蚊虫物种。Loureno-de-Oliveira表示,另一种白纹伊蚊(俗称亚洲虎蚊)在实验室中发现也会传播寨卡病毒,而且在墨西哥和加蓬等地发现它们感染了寨卡病毒,但是在此次实验中它们的比例仅占其中2%。研究人员仅发现3组雌埃及伊蚊携带有寨卡病毒,其他的物种则没有。

致乏库蚊并未携带病毒在某种程度上是个安慰,Loureno-de-Oliveira说,但是这也许并非最终结论。累西腓奥斯瓦多·克鲁斯基金会昆虫学家Constancia Ayres说,她的实验室有证据表明,该物种是潜在病毒传播者,该团队曾在致乏库蚊的唾液中发现过寨卡病毒。

然而,实验室测试可能存在误导。“关于你在实验室看到的情况和野外发生的情况存在不同,有很多经典案例。”Brady说,“亚洲虎纹和埃及伊蚊在实验室中传播登革热时都具有高致病性。但是在欧洲,有很多亚洲虎纹,几乎没什么埃及伊蚊,最终并未发生大规模登革热疫情。”

Ayres和其他科学家仍在寻找野外寨卡病毒宿主。她和同事从今年3月开始已经在累西腓地区收集并分析了5000多只蚊子,其覆盖区域包括寨卡病毒感染者的家和紧急救护中心。她表示自己正在等待拨款,从而进行聚合酶链反应实验,找出这些蚊子携带哪些病毒。(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6-08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黑斑”让蜘蛛如此美丽 青藏科考:只为心中那座高地
“海洋六号”船完成深海探测共享任务 俄罗斯加入全球基因编辑行列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