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辑 薛成清 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时间:2016/2/23 15:20:23
选择字号:
探访西沙永兴岛:战士网购收快递 曾打电话都难

 

“北京路”在哪?广州、银川、乌鲁木齐……网上一搜,全国十多个城市都有“北京路”。但许多人不知道,在西沙永兴岛——三沙市政府所在地,目前修建的唯一一条街道也叫“北京路”。春节前夕,记者在永兴岛采访时,在“北京路”上偶遇海军西沙某水警区高炮连一位名叫杜家齐的北京籍战士。得知我们是从他家乡来的记者,小杜觉得很是亲切,主动要求带我们逛逛这条“北京路”。

和所有驻岛官兵一样,常年风吹日晒使得小杜的肤色黑里带红。“这就是‘西沙色’。”小杜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在这方圆仅两平方公里多的小岛上,虽然从小杜的连队到“北京路”只有几十米,但休息日外出连队却严格控制比例。小杜告诉记者,今天请假外出,是因为自己网购的包裹快递寄到了。

网购?快递?这些我们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名词,从这个远在“天涯海角”的驻岛战士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人颇感意外。

岛上的快递,目前只有EMS一家,由“北京路”上的中国邮政营业所负责收寄。拿到包裹,杜家齐打开后,边清点里面的一套电子技术丛书边告诉记者:“网购一些工具书,给自己充充电。”小杜掏出手机在订单上确认“收货”,满格的4G信号让收货手续很快搞定。

小杜因“淘”到宝贝而眉飞色舞的脸,与记者来西沙前脑子里想象的各种“苦”,着实有些大相径庭。

“刚上岛时,站岗训练风吹日晒确实感觉劳其筋骨,赶上天气不好补给船靠不了岸也难免饿其体肤,不过相比这些皮肉之苦,最让人觉得煎熬的还是那种抓心挠肺的寂寞孤独。”杜家齐说,上岛不久自己就和女朋友“吹”了,原因很简单——“连个电话都不能按时打。”不过因为当兵之前在北京的那个手机号是和女朋友办的情侣号,小杜一直没舍得注销,后来“北京路”上也可以买到充值卡了,他就按时往那个卡上充月租费。

“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纪念吧。”小杜告诉记者,这几年岛上软硬件设施建设一年一个样,就拿通信来说吧,脚下是海底光缆,头顶有无线网络,虽说再不会因为打不上电话和女朋友闹掰,但自己暂时却不想谈恋爱了,想利用这难得的清静,静下心来好好学点东西。小杜憨憨一笑,朝怀里的包裹努努嘴。

说到不谈恋爱,小杜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和战友们的感情日渐深厚。“虽然那不同于爱情,但在这‘与世隔绝’的海岛上,与身边战友天然的‘零距离’,会让你不自觉地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情感寄托。谁休假出差一段时间看不着,都会觉得心里面少了点什么。”

义务兵两年服役期满时,家里给小杜找好了一个工作岗位,但小杜却以那段时间通讯不畅为由,关掉手机瞒着家人转了士官。“总感觉兵没当够。自己走了,或许战友们心里面也会空落落的吧。只是这一留又是3年,觉得挺对不住父母……”

没走两步,小杜带着记者走进路边一家农村信用社,掏出工资卡塞进了ATM柜员机。“现在每个月的工资除去零花,其他都给家里汇过去。虽然我知道我妈都替我存着了,但这样做也觉得心里面舒坦些。”

可这岛上又有多少花钱的地方呢?“几年前还真没有,但现在越来越多了。走,我请你喝杯奶茶。”顺着小杜手指的方向,不远处,路边还真有一家名为“果留香”的奶茶店,小杜替自己和记者点了两杯咖啡珍珠奶茶。(原标题:探访西沙永兴岛:战士网购收快递 曾打电话都难)

小杜使劲嘬了一口,咧嘴笑了:“每次外出都会来这里喝一杯,和北京西单街头的一个味儿呢,不信你尝尝。”说实话,记者真不知道西单的奶茶是什么味道,但喝了一口觉得确实甜滋滋的,便不自觉地使劲点了点头……

“你看,这家店是卖鸭脖的,对面是超市,前面是理发店……”记者和小杜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出了300多米长的“北京路”,路口一个到北京的指示路牌引起了记者的兴趣:“小杜快看,从这儿到你家2649公里!”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小杜突然沉默了,顺着指示牌指向的北方望去,良久,揉了揉鼻子低声说道:“其实,这儿也是我家……”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