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普建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12/14 8:53:20
选择字号:
普建新:西部之光是我的及时雨

 

■普建新

我是藏族人,藏名为普诺·白玛丹增,从小父亲就给我起了个汉族名字——普建新。

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在众多老师及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一直在一个极好的环境中成长,学习生活中的各方面能力也得到了不断提升。2001年有幸考上云南大学药学院硕士研究生,并渐渐对天然产物化学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2004年我继续攻读博士,并有幸拜在了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孙汉董老师门下。在课题组的3年,我不仅提高了自己的科研能力,拓宽了科研视野,同时坚定了我今后从事科研的信念。

博士毕业后,我得到了留所工作的机会,开始了香茶菜属植物次生代谢产物及其生物功能的系统性研究。但对于一名刚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来说,能否独立申请研究课题并开展研究是极为重要的。此时,申请项目的渠道及选择范围还是极有限的。虽然,中科院推出了“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但刚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是无法申请并获得资助的。

幸运的是,在我博士毕业的这一年(2007年)中科院开始实施“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西部博士科研启动资助项目,每年资助60个项目,每个项目资助20万元,执行期为3年。这为我们刚毕业的博士开启了便捷之门。通过积极申报,我有幸入选,这一项目也就成为了我本人开展科研工作的第一个自主申请的研究课题,意义重大。

在这一项目的支持下,不仅研究内容得以顺利开展,我还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并在2011年1月被遴选为硕士研究生导师,真正开启了作为导师的历程。该项目在结题时获得了“优秀”的成绩,同时在此课题的研究基础之上获得了自己的第一项国家基金委青年项目资助,并入选了2011年度云南省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计划。

2012年,幸运之神又一次眷顾到了我。我们开展的针对香茶菜属植物的研究课题在已有研究基础之上,以“香茶菜属植物中对映—贝壳杉烷二萜成分及其抗肿瘤成药性评价”为题申报了当年的“西部之光”重点项目(30万元),并有幸入选;同时在2016年结题又再次获得了“优秀”的成绩,并得到了中科院优秀项目的后续支持(20万元)。该项目执行期间,我晋升为研究员、博导,并获得了2013年度国家基金委优青项目的资助,同时获得了国家基金委—云南联合(重点)项目的资助。最为重要的是,在孙老师的信任及极大支持下,成为了课题组组长。

从博士毕业至今已走过9个年头,我着重关注重要药用类群植物(五味子科和香茶菜属,即“一科一属”)及其内生菌次生代谢产物与生物功能的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西部之光”之“西部博士”项目开启了我从事科学研究的“神圣之门”,实现了自己从博士研究生到科研人员,再到导师的逐渐蜕变。而“重点项目”则是我科研生涯的助推剂,不仅督促自己更为努力地开展研究,同时也促使自己更多地独立思考,紧跟学科的研究前沿,不断拓展新的研究内容,开展多学科合作研究。

我从出生于高原小山村的一个藏族小孩,成长为一位从事天然产物化学研究的科研人员,这一过程中需要感谢的人很多,包括从小到大所遇到的所有老师和给予我极大支持的家人与朋友。

正如前面所提及的“西部之光”项目,它的存在,对于本来就处于竞争力相对劣势的西部地区,尤其是刚毕业的博士研究生及副研究员来说可谓“及时雨”,相信许多人都从中受益。同时这一有针对性的人才项目,确实会为一些有志于从事科研工作的学生奠定较好的研究基础,使其在科研道路上走得更为顺畅,并能不断地发挥其主观能动性与聪明才智,为中科院乃至我国的科研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当然,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加强,我也希望 “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能得到院里的不断重视,加大支持力度,打造品牌效应,从而培养出更多热爱科研、有潜力、愿意扎根祖国边疆的青年科技工作者。

(作者系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6-12-14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判断河流干旱与否,请看海洋 月亮上的水比我们想象中多
新方法描摹艾滋病病毒含糖屏障 科研人员研发出污水处理新材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