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11/23 10:31:44
选择字号:
跨境农业投资深入非洲

 中国技术非洲稻,农业投资不能少。图片来源:央广网

■本报记者 李晨

回想起2000年出访喀麦隆,中国经济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还记忆犹新。当时的喀麦隆总统用热气腾腾的白米饭招待他们一行人,并且骄傲而感激地说,请他们吃米饭,是因为喀麦隆人民感谢中国的农业专家,用15年时间的努力,把喀麦隆变成了一个能够种植水稻的国家,让他们再也不用吃进口的大米了。

很快,2002年,魏建国访问赞比亚时,再次被当地农业发展的变化所感动。此前,赞比亚的蔬菜都从法国进口,一颗卷心菜售价大概是6~7欧元。在中国江苏的国际公司帮助下,赞比亚人自己种上了蔬菜,养上了猪,而且还形成了每天清晨送到市场的流通机制。

11月21日,北京初降的瑞雪让从事农业的人们感到明年有盼头了。魏建国在当天举行的中国、印度、南非在非洲跨境农业投资国际研讨会上分享了上述故事,引起了听众的关注。本次研讨会起源于联合国粮农组织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合作开展中国在非洲跨境农业投资的研究,旨在集中讨论中国、印度和南非三国在非洲跨境农业投资的形式、影响和经验等。

非洲需求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赵忠秀列举了一组数据,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全球大约有8亿饥饿人口,大部分集中在非洲和亚洲,其中撒哈拉以南仍有1/4人口处于饥饿状态。70%的非洲人口从事农业,而在非洲超过90%的土地所有权并没有记录在案。

“农业是经济增长、就业和维持粮食安全的基础。促进小农的发展,对于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以及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发挥着重要作用。”赵忠秀认为,中国、印度、南非与其他非洲国家都具有相似的以小农为主的农业组织生产方式,都需要精耕细作的农业技术,加强南南合作,加强中非合作是国际社会达成的共识,也是中国政府对外合作的优先方向。

然而,要想在发展中国家进行跨境投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联合国粮农组织驻中国、朝鲜及蒙古国代表Vincent Martin说,很多时候,“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是非常昂贵的事情,因为随时都会出现很多纷争和矛盾,所以我们就需要处理好一些矛盾,能够进行更为负责任的投资,做好土地权属界定工作”。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英国国际发展部驻华代表处高级经济顾问Shantanu Mitra的回应。他认为,土地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土地权属的确定问题。“非洲大量的土地都没有真正确权,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投资环境,因此我们尤其要确保土地的权属和权益。”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英国采取的措施是,与东道国合作进行土地确权的工作;与跨国公司合作进行负责任的土地权属沟通;与国际组织合作制定国际规则,参与国际讨论,帮助推动、实现土地权属方面的国际合作。

中非合作

“我们不能满足于现在,应该看到明天,应该用更好的努力来做好明天的工作。”魏建国在分享了他的亲身经历之后介绍说,从商务部统计来看,今年1—10月份我国对外投资总额达到1459.43亿美元,其中国外并购占整个对外投资的17%。

而且在我国对外投资中涌现出的势头也让魏建国认为是“过去所没有的”。例如,国企和民企合力到国外境外加强援区的建设;在东道国形成聚集式的上下游产业链的全面发展。

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非洲处副处长王先忠则介绍,多年来中国和非洲国家在农业领域投资合作成效显著,主要表现在对非农业投资合作平台不断完善。截至2015年底,中国农业部已经与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亚等18个国家签署了33份农牧、渔业合作协议,并与南非、埃及、苏丹、厄立特里亚、坦桑尼亚、肯尼亚、赞比亚等9个国家建立了工作组机制。

中国农业部还在非洲国家举办了一系列投资促进活动,技术转移成效逐步显现。2006年以来中国政府开始在非洲建设中国示范技术中心,分两批建立了25个农业技术示范技术中心,有两个已经进入技术合作区,其他示范中心尚处于不同的筹备建设阶段。

通过实验研究,示范中心筛选出一大批适合东道国生产的粮作、精作和畜牧品种,一些品种通过东道国使用、投入生产。通过示范推广工作,示范中心将高产优质品种以及中国先进适用育苗、耕作、质保、施肥、灌溉与收获等技术推广到示范中心的周边和各国示范区,对提高东道国农业生产水平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中国政府还积极参与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安全特别计划框架下的南南合作。自2016年7月,中国向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等非洲国家派遣近千名专家技术人员,通过实施南南合作项目,培训技术人员10万人次,带动项目区水稻、玉米、水果、蔬菜等农作物平均增产30%~60%,为当地农业技术水平提高和生产能力的增强作出了积极贡献,得到东道国的广泛欢迎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高度赞誉。

投资前景

“今天的非洲正在经历中国过去的发展历程,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化大量的传统农业技术是由农民创造的,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容易得到非洲人民的理解和接受。”王先忠指出,中国对非洲农业投资合作符合双方的共同愿望。农业投资是非洲国家农业发展的重要动力,非洲国家具有谋求粮食安全、发展经济和提高人民福祉的实际需求和资源条件。非洲国家普遍重视农业发展,制定了优惠政策,不断扩大对外合作,同时推动对非农业合作也符合中国的实际需求,双方优势互补。

但是,也要看到中国对非农业投资合作还面临着诸多的挑战。王先忠认为,对非洲农业发展条件的系统性研究和对非农业政策体系的建设,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改善。非洲自身农业发展的政策创设和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建设,尚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魏建国则建议,短期之内应提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包括印度和南非,加强农业贷款等金融支持的举措,通过进出口银行优贷和优买,让更好的农业项目走出去;要把国内农业大省的优势发挥出来,比如河南小麦、湖南水稻、甘肃马铃薯等,让龙头企业带动起来,共同走出去。

他指出,据渣打银行的统计,非洲未来5~8年将吸引1万亿美元的农业投资,“所以我们要通过国家政策撬动社会资金、民间资本、国际资本,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加入到投资队伍中来。”

“只要设身处地从非洲自身情况出发,充分结合非洲发展的需求,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一定能提升非洲国家自身发展的水平和农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实现互利共赢。”王先忠说。

《中国科学报》 (2016-11-23 第5版 农业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