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4/17 9:03:03
选择字号:
北体大运动与康复系主任王安利:为运动代言

 

■本报记者 胡珉琦

今年两会期间,健康产业成为了关键词之一,可以想见,未来人们对于健康服务的需求量极大,提高服务水平势在必行。“这正是运动康复与健康发展的大好时期。”王安利说。

王安利是国内运动康复与健康专业的创始人、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与康复系主任。他时常把“运动即良药”挂在嘴边。这关乎他的事业,更是他的生活哲学。

运动即良药

王安利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搞教育的。尽管自己也搞了一辈子教育,但并不是“安安静静”搞的。

因为生长在学校环境,王安利从小就有锻炼的习惯,就是“玩儿大的”。

文革期间,学学停停,后来有了机会才到了北京体育大学学习。以他的身板儿,先是学的体育教育专业排球方向,毕业留校后却成为了一名基础理论系的教师。“当时我们招5年制运动医学专业的学生,我和那些学生一块儿在北京医科大学上专业课,最后一起参加考试。”

在拿到运动医学研究生学位后,王安利继续当老师,上世纪90年代初又出国做访问学者,在美国攻读临床生理学,回国后拿下了博士学位。这段跨界的学习经历,让王安利感到乐趣无穷。

事实上,也正是有了训练经历和运动医学理论知识的结合,让年近六十的他有着年轻人一般的体魄。

直到现在,无论教学、科研、管理任务多重,他每周至少进行3次网球锻炼。“不太谦虚地说,我在同龄人中很少有对手。”这一点,王安利相当自信。

无须奇怪,眼前的他,身材挺拔,肌肉张力充足,体脂含量21%,头发发黑发亮,脸上甚至没有多少皱纹,周围的朋友们还因此吐槽,“莫不是脸上也进行了长期锻炼”。

“那是当然!”他笑言,“运动出汗对皮肤也是很好的养护。”

尽管存在遗传和成长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运动即良药”的说法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证明。运动的确可以让人充满活力,延缓衰老。

“而且,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并且强烈地感受到幸福。”王安利十分坦然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把运动变成游戏

就在采访过程中,一个老友的约球电话让王安利兴奋了起来。“即便今天没想着打球,一个电话,要求救场,身体立马就会被唤醒。”按他的话说,有game,有同伴,有社会交往,运动就不容易停下来。

对此,他特别提到一个想法,要从小培养孩子学会一个体育技能,使之成为一种游戏,一种习惯。

“许多上了年纪的人,因为没有选择,才只能跑跑步、走走路。实话说,这些运动比较枯燥。”而人们天生是喜欢游戏的,在游戏过程中,很容易将运动坚持下来。

王安利说,在美国,同龄人的价值取向对孩子影响太大了。一项运动风靡时,几乎所有孩子都去参与、学习。每天下午都是他们疯狂玩耍的时间。长大后,运动才成为了他们与吃饭、睡觉同样重要的存在。

“不过,如果想对青少年成长有利,就不要过早让他们从事一项运动。”

以足球为例,国外专家一般建议,至少要从事5项不同的运动,才能把足球踢好,光练足球是行不通的。足球运动所需要的速度、弹跳、灵敏性、对抗、力量、协调性,只有玩得越多才会越好,技术是可以迁移的。

去年,王安利曾带队考察了牙买加短跑项目。有意思的是,百米飞人博尔特起初喜欢打篮球、踢足球、打板球,还有一大爱好便是跳舞,因此,节奏感很强,他又是山里长大的孩子,稳定性、离心力量、控制能力、放松程度都非常出色。成为专业运动员后,他也是先跑的中场跑,然后越跑越短。

“这个故事说明,从事不同的运动项目,让身体全面发展,再加天赋,才能造就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王安利说,对待孩子,也要让他们接触不同的运动种类。

越来越忙碌

尽管已经到了即将退休的年龄,王安利并没有闲下来的机会。

接受采访当天,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为的是给一位马拉松运动员的团队作咨询。

马拉松运动员几天前出现水肿现象,生化检查却显示正常。王安利的诊断结果是,炎热天气剧烈运动,光喝纯净水,缺乏电解质补充,因此产生低钠血症,组织和脑细胞出现水肿,严重情况下甚至可能致死。这是常识!

“专业运动员尚且缺乏保障团队服务,何况是普通大众。”这让王安利感受颇深。

2005年,王安利作为发起人,申报成立了国内第一个运动康复与健康专业。当时的初衷,是在竞技体育发展中,大量运动员受伤病困扰,只能带伤、带病训练和比赛,因此,急需预防损伤、恢复伤病的专业知识。王安利成为了第一任系主任,直到现在。

如果说,当时的运动康复与健康专业仅仅是为了服务于竞技体育,那么时至今日,它也将服务于普通百姓。

今年两会期间,健康产业成为了关键词之一,可以想见,未来人们对于健康服务的需求量极大,提高服务水平势在必行。“这正是运动康复与健康发展的大好时期。”王安利说。

20世纪90年代初留学美国期间,王安利就对“运动处方”概念颇为关注。这个概念最早是美国生理学家卡波维奇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意思是康复医师或体疗师,对从事体育锻炼者或病人,根据医学检查资料,按其健康、体力以及心血管功能状况,用处方的形式规定运动种类、运动强度、运动时间及运动频率,提出运动中的注意事项。其特点是因人而异,对“症”下药。

举例来说,如今国内的马拉松赛事遍地开花,普通参与者越来越多。可跑步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它需要运动者有基本的准备和练习,身体基本功能完整,对心肺功能、骨骼肌肉系统、支持系统也有着复杂的要求,循序渐进,逐步增加距离。这就意味着,普通老百姓也得有锻炼计划。

王安利说,目前市场上不乏各种运动科普读物,但问题出在“个体化”上。泛泛的原则、标准并没有错,但就个人而言,无法在其中得到非常具体的帮助,从而参照执行。

临床康复虽是运动康复与健康的母学科,理念、技术相同,但目标不同。人们很难去医院求得“运动处方”。

而且,一旦出现运动损伤,或者日常生活中的身体疼痛,医院提供的声光电磁等理疗技术,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唯有运动可以。即便是针对某些疾病,包括轻微心血管斑块、胆固醇异常、非胰岛素依赖的糖尿病等,在初期也可以通过锻炼扭转。

对此,王安利表示,运动康复与健康专业也正在探索与大数据、物联网相结合的实践,个体化远程指导人们预防性功能锻炼、运动康复的方法。

如此看来,王安利只得越来越忙碌。

《中国科学报》 (2015-04-17 第5版 人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