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宝亮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4-8-22 13:25:14
选择字号:
中移动组建新媒体公司 五大基地互联网转型质变

 

 
 
见习记者 陈宝亮 北京报道
 
历时八年,肩负中移动互联网使命的“九大基地”终于先后开始实现独立运营了。在2014年中研讨会以及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两次表示:“推进五大基地的公司化改造,这是我们改革的内容。”
 
据悉,中移动将把九大基地中的音乐、视频、游戏、阅读、动漫五大基地组建成立新媒体公司。与此同时,中移动还将在洛阳客服中心的基础上成立在线服务公司,并将互联网基地组建为移动互联网公司。此外,物联网基地已经在2012年实现公司化。
 
至此,除位置服务、电子商务基地之外的七大基地已经明确公司化归属。“从基地的属地化运营,到公司的专业化运营,将给我们的互联网业务带来质变。”一中移动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基地公司化”历程
 
早在2012年,中移动总裁李跃就明确指出:“九大基地将全部公司化。”公开资料显示,中移动已经成立了国际公司、政企公司、终端公司,启动国际、政企、终端业务的专业化运营。此次业务基地的公司化,旨在给专业公司“松绑”。
 
中移动的基地业务一度辉煌过。2004年,中移动在无线音乐方面收入15.8亿元,2005年翻了将近1倍,达到30多亿元。当时,中移动的无线音乐业务已占了中国无线音乐市场80%左右的市场份额,彩铃使用人数达到3.87亿。此外,手机报、飞信等均是中移动的明星业务,为此类业务提供开发支撑的卓望,在当时也被称为“淘金”企业。
 
但好景不长,随着3G入场与智能手机普及,来自Andriod、APP Store的各种应用逐渐取代了运营商引以为豪的同类业务。2011年左右,中移动改革KPI,音乐、彩铃、手机报等业务不再计入各省考核指标,基地业务收入日益堪忧,卓望也渐成明日黄花。
 
各大基地曾相继推出MM商场、咪咕音乐、移动游戏来寻求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机遇,但始终难见成效。“基地模式下,很难跟互联网公司竞争。”前述中移动专家称,音乐基地设计、开发、运营都要以属地省为依托,业务推出之后,需要跟其他部门协商如何纳入现有的运营体系。这也导致新业务在进入市场之前,有很长的流程要走。
 
之后,各个部门要考虑全国31个省的体验和服务水平,确保这个新推出的业务不会带来投诉才会推广。相比之下,其他公司的互联网业务都是快速推出、迭代升级,在试错中成长。这种情况下,一个基地业务刚走完流程,同类的互联网业务已经抢完市场的现象频频出现。
 
运营商的体制烦恼
 
2014年年中总结会上,李跃表示:“组织架构仍然延续话音时代的传统模式,集团-省-市-县-乡镇(片区)五级体系层级多、流程长、权力分散,难以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展需要。要尽快改进原有链条过长、效率过低、成本过高、客户感知较差的传统业务发展模式,加快推动面向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相关专业化公司组建。”
 
奚国华也指出:“用传统的电信思维去尝试移动互联网是不行的,有技术问题,更主要是观念问题、机制体制问题、人才问题、既得利益保护的问题。”
 
“转型之后,公司成为一个独立的运营实体,拥有独立的人事、财务、运营权,”前述中移动专家表示,“可以自行开发上线业务,并和互联网公司搞联合推广或者资源置换,而不需要再走内部流程。”
 
事实上,随着4G到来,运营商不约而同地把“公司化运营”作为向互联网公司转型的体制大改。2012年10月,中国电信天翼视讯开始独立化运营,并计划谋求上市;2013年,中国电信与网易合作推出易信;2014年5月,中国电信又正式宣布旗下爱动漫基地、天翼空间正式独立运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易信的尝试中,中国电信与网易合资成立公司,而且中国电信“控股不控权”,开创了电信业混合所有制的先河。其后,中国电信又将混合所有制扩大到游戏领域,与顺网科技和文化基金成立合资公司。
 
而此次中移动公司化改革,亦有媒体称中移动将实施混合所有制。但接受记者采访的中移动人士则表示:“应该没有这种说法,我们更希望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且,有一些业务的研发和运营都已经是外包了,现阶段是否混合经营对业务没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化转型仅仅迈出了改革的第一步。一位中移动互联网基地人士告诉记者:“体制流程仍然存在阻力,我们想开发一些能提供网络质量保证的游戏业务,但该业务得打通31个省,现在根本无法实现。不过,这类业务的需求量非常大。”
 
除了体制障碍外,“既得利益保护”是改革的另一个障碍。2013年初,中移动成立政企分公司,旨在整合全国政企业务资源,完成“政企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标。但中移动的2014年半年报显示,其政企客户仅从323万增至327万,增长1%,客户数占全国总政企客户比不足10%。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政企公司要集约化各省资源,但各省未必乐意交出这块肥肉,双方僵持不下,这也是董事长提的‘既得利益保护的问题’。”
 
相似的情况也在中国电信上演。2012年3月,中国电信成立了中国电信云计算公司,负责集约化运营中国电信全国云计算业务。2013年底,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曾“鼓励”各省公司“把新增云计算业务转交给云公司,由云公司经营,双方按收入分成”。
 
但直至2014年7月,无任何省公司向云公司转交业务,王晓初不得不在半年工作会上给各省公司下最后通牒:“省公司务必在年底向云公司转交新客户,否则集团将收回所有数据中心。”
 
“从运营商看互联网,一切充满挑战。但站在互联网领域看运营商,一切又全是机会。”一位从中国电信走出来的创业者曾如是向记者感慨:“走出体制,你才能知道运营商的资源有多强大。运营商早晚会意识到自己失去过什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