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冬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5-20 11:32:03
选择字号:
殿堂庙宇之外的“另类”研究
普通城市生活成南美考古新热点

 
在壮观的纪念碑之外,考古学家们正在研究普通家庭的房屋,试图发掘消失已久的城市的日常节奏。
 

墨西哥的特奥蒂瓦坎在雄伟的市中心之外还有着不同的社区。
图片来源:BJORN HOLLAND
 
跪在可可树掩映的有着2000年历史的老房子废墟中,Rebecca Mendelsohn仔细地拭去一个红色陶瓷盘破碎边缘的泥土,并将泥土放入一个塑料袋中。这位美国纽约州立大学(SUNY)奥尔巴尼分校的考古学研究生将会把数百份这样的样品带到圣克里斯托瓦尔拉斯卡萨斯山城的一个实验室,在那里,她将分析居住在伊萨巴的神秘居民的食物线索。伊萨巴是中美洲最早的城市之一。
 
伊萨巴位于距恰帕斯州索科努斯科地区的现代化城市塔帕丘拉10公里处,在约公元前850年时兴起,当时人们从危地马拉海岸向北迁移。在接下来的至少800年里,伊萨巴成为了连接墨西哥湾沿岸奥尔梅克人与中美洲玛雅人的贸易路线上主要的经济与文化中心。
 
伊萨巴为何繁荣起来及其居民是哪些人,这是Mendelsohn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解决的问题。她在伊萨巴周围的几个地方进行挖掘,目标是比较居民的工作、财产、饮食和经济福利,以及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模式是如何改变的。她和顾问Robert Rosenswig使用机载激光测量现场并绘制地图,通过在地图上标注这些信息,Mendelsohn希望发现一些过去的考古学家从未想过在该地区的古代定居点能够发现的东西:社区。
 
研究金字塔和破译神奇的书写系统帮助考古学家拼凑出了许多中美洲文明的政治、文化和宗教特征。但是正式的体系结构和官方记录也许不能解释其社会是如何运转的。勾勒这些已逝去的社区的样貌可以帮助考古学家从当时居民的角度观察这座古城,而不是从其统治者的角度。Mendelsohn和其他人正在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发掘像伊萨巴这样的城市。
 
新城市主义
 
城市和社区曾被认为在古代中美洲是罕见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考古学家Michael Smith称,学者长期以来将城市定义为大的、人口密集的、经济活动(包括裁缝、珠宝商、士兵或手工劳动者的贸易)多以及具有文化多样性的地方。“这个定义符合我们对现在城市的认知,所以是有道理的。”
 
特奥蒂瓦坎位于墨西哥城东北方50公里处,在约公元前100年到公元650年有人居住,是中美洲少数符合这些定义的城市之一。不过古代世界的许多其他聚居地并不符合人口高密度的现代意义上的城市定义。例如,玛雅首都蒂卡尔科潘长期被认为拥有许多空置的寺庙和行政建筑,周围零星的村落杂乱地分布在庞大的景观中。但是当考古学家对非洲和东南亚的庞大古代城市(包括柬埔寨的吴哥窟)进行研究时,他们发展出了一种低密度都市生活的概念,即并不是由大小或人口密度定义一个城市,而是由Smith所说的“城市功能”来定义。所谓“城市功能”,包括城市对其腹地的经济、政治或宗教的影响,现在通常被称为市区。
 
该观点为在特奥蒂瓦坎以外的地点研究玛雅文化和其他中美洲文化的考古学家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会不会围绕仪式中心的景观并不是荒地,而是腹地呢?会不会家庭的集群并不是独立自治的村庄,而是社区复杂网络中相互连接的节点呢,就像特奥蒂瓦坎一样?
 
隐藏模式
 
在伊萨巴,Mendelsohn正在寻找社区存在的迹象。在一张地图上,她指向了在市中心东南方向远处较大集群附近的一个小型建筑物集群。这些都是她在可可树种植区所挖掘的房子。她的另一个团队正在西边几百米处挖掘土堆。Mendelsohn希望辨别这些是否为独立的社区。
 
初步发现暗示存在一种主要生活方式的差异。在房子中发现的陶瓷和魔石表明这是一个平民的住所。西边的土坑中则发现了宝贵的玉珠、黑曜石和高级陶器。Mendelsohn称,很简单,“似乎是有钱人住在这里”。
 
然而在加州斯坦福大学研究特奥蒂瓦坎的考古学家Ian Robertson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其附近的邻居都是富裕的。例如,在特奥蒂瓦坎,其社区都是各种经济水平混合的。精英住宅、庙宇和行政建筑分散在整个古城中,富人与穷人生活在一起。
 
一些考古学家认为,特奥蒂瓦坎的经济混合型为其政治结构提供了一个线索。基于对一个被称为Teopancazco的存在经济多样性的社区中心的8年发掘,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考古学家Linda Manzanilla提出,Teotihuacan作为一个“家庭社会”的集合进行运作,社区首领会要求附近地位较低的居民从事劳动和服务。她解释道,这种关系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封建制度。
 
SUNY奥尔巴尼校区考古学家Marilyn Masson在雅潘看到了一种相似的模式。雅潘是干燥的亚卡坦半岛的一个古城。从公元12世纪早期到14世纪崩溃,雅潘曾是玛雅地区的政治和经济首都。Masson称,雅潘的历史表明,随着城市的合并,从半岛各处迁徙来的统治者会“强行让人们搬迁到”这里来填充新的城市中心。
 
Masson相信她找到了影响雅潘成为无规则熔炉的主要表现方式:墙壁。墙壁在城市里到处可见,经过多年的野外工作和2013年的激光绘图调查,Masson和默尔黑德州立大学考古学家Timothy Hare已经将每个墙壁都纳入地图中。“有了这些墙的信息,我们就开始了解这个城市了。”Hare说。
 
雅潘不仅拥有防御墙保卫着人口密集的面积为4平方公里的市中心,还拥有较小的墙壁分隔房子、划定道路以及阻止人们如何在城市穿行。“当人们走出自己房子的前门,他们会看到什么?”Masson问道。有可能的是,其住宅面对着他们社区中“最重要的标志”。她说,在市区,那将会是雅潘仪式中心的庙宇和行政建筑。不过在更远处,尤其是在城市防御墙之外的低人口密度区域,这些建筑往往面对的是精英住宅和小型仪式建筑的复合式建筑群。据Masson解释,这些二级中心可能在将周围的家庭纳入社区方面发挥了作用,甚至成为了帮助居民在城市中认路的地标。
 
民族多样性
 
在可可树掩映的房子处,Mendelsohn指出了她正在挖掘的一处土堆的奇怪特性:这里的住处被安排围绕着一个共同的天井。这种架构模式在玛雅地区南部和东部更为常见。她想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民族飞地。伊萨巴位于主要贸易道路沿线意味着玛雅人和奥尔梅克人很可能频繁路过,其中有些人会选择留在那里。在伊萨巴“找到一个玛雅社区或者奥尔梅克社区是完全合理的”,Mendelsohn说。
 
尽管大多数考古学家,包括Mendelsohn怀疑工艺品能可靠地用于在几千年后分辨主人的身份——至少已经确定特奥蒂瓦坎存在两个民族。城市西边的公寓集群中存在由特可人制作的陶瓷。特可人居住在向南500公里处,位于现在的瓦哈卡。这些特立独行的烹饪工具和仪式用品使用本地黏土制作,但在加热时使用了瓦哈卡技术令陶器发黑。后来在该地区的发掘发现了一个华丽的萨波特克风格的墓穴和一个明显模仿瓦哈卡的庙宇。同时,考古学家还在城市另一边的公寓混合群处发现了同样反常的来自墨西哥湾沿岸和玛雅地区的陶器风格。这两个飞地是第一批在特奥蒂瓦坎中得到确认的社区。
 
在伊萨巴,社区的轮廓更加难以捉摸。Rosenswig的激光考察发现早期城市的实际大小是预计的两倍,揭示了还有许多隐藏的土堆。现在Mendelsohn的发掘暗示人们在伊萨巴的居住时间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长。其社区经过多个世纪的边界和角色变化,令这个城市更添魅力。(张冬冬)
 
《中国科学报》 (2014-05-20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