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世昕 杨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2-25 10:46:46
选择字号:
环保部督查组遭遇排污企业闭门羹
 
今天是我国中东部地区遭遇此次灰霾污染的第5天。虽然卫星遥感数据表明,空气污染较重的面积较昨天已经缩小,但根据现有气象条件,直到2月27日冷空气来临,京津冀等重污染地区才有可能走出灰霾。
 
在此轮灰霾袭击我国1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过程中,环保部正好派出12个督查组对京津冀及其周边地区的污染防治情况进行督查,本报也派出记者随一路督查组采访。
 
多个督查组发现,一些地区的企业仍在肆意排污、处于无组织排放状态,个别企业污染严重,影响了区域环境质量。甚至在有的地方,企业居然阻止环境执法人员进厂检查,还有的对督查组的车辆尾随、跟踪。
 
每次灰霾污染大规模袭来,环保部都会分析形成的原因,排在首位的都是污染排放量大、强度高。
 
谁是污染的贡献者?此前,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邹首民曾表示,机动车污染和秸秆焚烧等问题对灰霾污染的贡献不容忽视,但当前大气污染的来源中,企业违法生产依然是污染的主要组成部分。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2013年10月,环保部决定,在这个冬天的整个采暖期,都将派督查组督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大气治理。
 
在一二月陆续结束的各地两会上,至少有26个省(区、市)在各自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治理大气污染”的民生目标,“铁腕治污”、“背水一战”等军令状不绝于耳,可就是在政府这样的高压治理态势以及民众对蓝天白云的迫切要求下,居然还有不少企业肆意违法排污。
 
此轮重污染发生时,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正负责对河南郑州的大气治理情况进行督查。在当地,督查组在对企业进行执法检查时,被多家企业拒之门外。
 
督查组成员回忆,在新郑福华钢铁集团门口,当环保执法人员要求进厂检查时,被门卫以工厂已经停产为由拒绝。对执法人员提出的任何问题,门卫均以“不知道”来回复。后据督查组了解,该企业并没有停产。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新郑市恒益瓷业,当督查人员进入厂区找到相关人员要求进行执法时,被工作人员强行要求离开,并声称他们“不搞环保”。
 
在登封市铝庄碳素厂,当执法人员进厂,准备对违法行为进行拍摄取证时,遭到了企业负责人的阻扰。
 
环保部污染防治司和华北督查中心组成的联合督查组在河北邢台进行执法检查时也数次遇阻。
 
据介绍,在邢台的建滔(河北)化工有限公司厂外,督查组的执法车被从厂区冲出来的车堵住,车上下来的保安将执法人员团团围住。在纠缠了20多分钟后,保安才离去。
 
包括本报记者随访的去河北邯郸的督查组在内的多路执法人员都有被企业车辆跟踪、尾随的经历。督查组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一些心虚的排污企业,一看有北京号牌的车辆在厂区附近转悠,就会采取尾随、跟踪、驱赶的做法。
 
12个督查组的检查报告陆续完成,“企业无组织排放”成为郑州、石家庄、天津、德州、唐山、邢台等地区共同存在的问题,而且有一些企业是当地屡查屡犯的污染大户。
 
在唐山,督查组查看了46家工业企业,其中34家存在各类环境问题,其中的河北鑫达钢铁有限公司因为多台烧结机未按期完成脱硫设施建设曾被环保部门要求停产。但目前这家企业依然在没有脱硫设施的情况下,将大量污染物直排大气。
 
在北京周边,也有违法排放的企业。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在北京郊区进行检查时就发现,房山区太行前景水泥有限公司(金隅集团下属公司)除尘设施不运行,在熟料转运过程,大量粉尘无组织排放,场地积灰严重;牛栏山酒业公司三台锅炉烟气均未实质脱硫,数据造假;燕京啤酒北厂锅炉烟气密封不严,存在漏气情况。
 
环保部科技司司长熊跃辉曾多年在执法一线工作,每当有人和他讨论灰霾污染成因时,他总会提及责任不到位,其中既有政府部门监管责任不到位,也有企业治理污染的责任不到位,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执法监管的不到位。
 
来自环保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月23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中,有18个城市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邢台、邯郸、阳泉、张家口、石家庄、衡水和德州7个城市空气质量为严重污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