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佳 李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4-17 7:47:44
选择字号:
癌症村:谁动了我的生存权
 
■本报记者 丁佳 实习生 李宁
 
最近,一份“中国癌症村地图”在网上流传,中国癌症村数量被认为超过200个。
 
近年来,有关癌症村的新闻报道频繁见诸报端,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让农村的环境问题赤裸裸地显露在公众面前。
 
“水魔”来袭
 
谈及癌症村以及癌症高发,很多专家学者怀疑饮用水水源污染是主因。
 
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环境地质环境研究所一项调查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且污染较严重,未受污染的地下水仅占采样点的55.87%。
 
“饮用水水源对人体健康安全至关重要。”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李景虹说,“长期接触或者饮用受致突变、致癌物质污染的水,可使饮用人群癌症发病率提高。”
 
流行病学证实,70%~80%的人类疾病与水污染密切相关。另有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约有500万人死于与水相关的疾病。
 
尽管地下水污染与疾病发生的关系还没有直接的数据佐证,但我国癌症逐年高发,水污染是元凶之一的说法并未遭到反对。在水污染中,一些化学物质如苯,就是强致癌物,长期摄入会引起白血病、淋巴瘤、皮肤癌。而被污染的水中含有的砷、铅、镉、锰等重金属,也可能导致癌症。
 
被侵害的乡村空间
 
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字,似乎都将矛盾的源头指向了流向村口沟渠的高毒污染物。在肆意排放的污染背后,是否还隐藏着更深层次的问题?专家介绍说,农村地下水等环境污染,与农村发展模式缺陷以及空心村整治不当等关系密切。
 
对农村的痛,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彦随有真切的体会。作为该所区域农业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他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农村基层调查研究。
 
“中国农村正经受着过分追求高速度、掠夺式发展模式的侵害。”他说,“农村土地、人力、资金投资都在流向城市,涌向农村的多是日益加剧的各类污染排放物,使农村的自我调节和自适应能力越来越弱。”
 
在刘彦随的办公室,有一套25厘米分辨率的高清遥感影像集,直观地反映出一个个中国典型“空心村”的真实面貌。
 
在其中一个“空心村”,村中心的老房子早已破败不堪,是几十年前祖辈去世后留下来的,至今没人去翻修或重建利用;新盖的房屋不断吞噬着周边的耕地,但这些房子大多为进城农民工回家时所盖,平日绝大多数时间也都处于闲置状态。从卫星图像上看,整个村庄毫无规划可言,被荒废的裸露土地七零八散地分布在村中,就像一块块难看的秃斑。
 
据统计,类似这样的自然村,全国大约有300多万个。“建新不拆旧,人走地不动,这不是消费,而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周边新房的地基越垒越高,空心村就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大坑’,只要有污染排放,就会流到这些坑坑洼洼里去。”
 
出路在何方
 
刘彦随对上述现状痛心疾首,“中国转型发展与社会安全的根基在农村,可这样散乱、空废的‘乡村空间’,何谈新型城镇化、新农村建设?现在已经到了解死扣、破难题,正视现实、寻找出路的时候了”。
 
在山东省禹城市伦镇牌子村调查时,该村文书许庭金给刘彦随看了一张自己画的村庄整治房屋规划图。“老百姓盼着自己的村庄发生改变,需要政府相应的制度设计。”
 
“我们常在上演亡羊补牢的悲剧。总在危害已经到来时,才开始想办法解决。”河南中医学院基础医学院副院长司富春觉得,“治理环境污染不能临渴而掘井。政府应加强环境污染的预测和预防,做到未雨绸缪,不能等到问题严重到不可解决时再花百倍的努力补救。”
 
癌症村的悲剧并不是“中国特色”。上世纪50年代,日本曾发生过震惊世界的“水俣病”事件。熊本县一家氮肥公司将含汞废水排入海湾,在海水、底泥和鱼类中富集后被人食用,最终引起近300人中毒,60人死亡。也正是这次沉痛的教训,带来公众环保意识的觉醒以及法律体系的完善,让日本逐渐从一个传统工业国家向绿色国家靠拢。
 
对中国来说,法律或许也是行之有效的手段。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周振杰认为,目前我国现行刑法对环境污染打击的力度还不够,国家应完善环境犯罪立法,加大对排污企业惩处力度。“为保护癌症村病人的合法权益,避免更多类似悲剧发生,应建立先行赔付制度和国家赔付制度,让身体饱受病痛折磨的村民早日得到救助。”
 
“只有中国的环境污染受害者可以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造成污染的肇事企业和渎职的政府官员难逃应有的惩罚,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才有望得到真正的解决。”周振杰说。
 
《中国科学报》 (2013-04-17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将研究西南极冰盖坍塌 中微子研究揭示太阳核聚变缺失环节
癌细胞能改编免疫细胞 “慧眼”卫星再添新成果 科学技术两开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